天降重生妻:程少快签收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4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正文第一百六十四章开天辟地第一次[更新时间]2019-07-0823:46:15[字数]2005“绵绵!”自带磁性的男低音在顾绵绵背后响起,很奇怪的是在这么嘈杂的环境里,顾绵绵竟然听得一清二楚

天降重生妻:程少快签收

正文第一百六十四章开天辟地第一次[更新时间]2019-07-0823:46:15[字数]2005“绵绵!”自带磁性的男低音在顾绵绵背后响起,很奇怪的是在这么嘈杂的环境里,顾绵绵竟然听得一清二楚,甚至连声音里面的情绪都听得清清楚楚。 着急慌忙的转过身,映入演练是程溪年那张棱角分明、不用特意伪装却霸气侧漏的俊脸以及一大束鲜红的玫瑰花!感动吗?答案是肯定的,顾绵绵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作为一个杀手怎能如此轻易的就被感动?看着这张与往日不同的俊脸,没有冷酷,没有生硬,有的只是满眼满脸的宠溺。

宠溺?顾绵绵觉得自己应该洗洗眼睛,怎的就能看出宠溺了?这明显的不太符合程溪年的风格。

“生日快乐!”深情款款的模样,加上这么一大束玫瑰花,顾绵绵自然是感动的落泪。

顾绵绵不好意思的接过玫瑰花,却没有想到因为太重差点摔倒地上去。

程溪年眼明手快的从下面托住顾绵绵的手,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心里却为南宫钰麒狠狠的记了一笔账。

这么大一束花是特意为了累绵绵吗?“谢谢!”顾绵绵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是随口一说,程溪年就记得这么清楚。 上一世的顾绵绵是孤儿,根本就不记得自己的生日。

重活一世,不仅全了她想要做父母手心里小公主的梦,还全了她想要做母亲的梦,虽然是个意外。

这一声“谢谢”说的真心诚意,程溪年的脸也黑的真心诚意。 看到顾绵绵感动的落泪,本想教育一下,却变成了:“我们是夫妻,理所应当。

”夫妻?顾绵绵愣了一下,随之喜笑颜开。

以前总是无法将自己代入到程溪年妻子的角色中,现如今却是已经适应良好。 顾绵绵重重的“嗯”了一声,看着手里的玫瑰花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也是从这天开始意识到自己是程溪年的妻子。 不是名义上的妻子,是名副其实的妻子。 “溪年!”顾绵绵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程溪年,本来想要伸出手要抱抱,却发现想要抱抱,手里的玫瑰花得放下。 但是……这还是程溪年第一次这么浪漫,顾绵绵想鱼和熊掌兼得。

为难的看着手中的玫瑰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正在纠结的时候整个人连同玫瑰花都被程溪年抱在了怀里,顾绵绵呆了一下,随即嘴角带着浅浅却幸福的笑容。 本以为的钢铁直男原来也懂她,懂她想要什么。

顾绵绵满足了,程溪年满意了,观众也看的过瘾了。

至于参与者南宫钰麒他们,一个个累的不轻。 不是什么重要的业务,却是更加的劳心费力。 庆幸的是达到了预期的效果,而且顾绵绵看起来似乎很喜欢。

“这下,溪年应该会满意了吧?”南宫钰麒自言自语,却不知道因为他的主意,早就被程溪年给惦记上了。 满意是满意了,但是程溪年可没有忘记顾绵绵刚刚差点被花束砸到的事情。

顾绵绵可不知道这其中的事情,艰难的抱着玫瑰花正欲回房间却突然感觉手上一轻,玫瑰花被程溪年给抱走交给一个侍应生送回房间。

他们却朝着外面走去,还有什么吗?顾绵绵不由得期待起来,烟花、玫瑰,接下来会是烛光晚餐吗?顾绵绵猜的没有错,但是也没有全对。 的确是烛光晚餐,但是程溪年却大手笔将整个餐厅都给包了下来。 餐厅里也跟往常不一样,没有亮灯,墙壁上是五光十色的琉璃灯,或者是一根根摇摇晃晃的蜡烛。 到了餐厅,顾绵绵发现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拉住程溪年的手小声问:“溪年,人呢?”程溪年顺势握住顾绵绵的手,神秘一笑:“都在这里?”嗯?顾绵绵突然觉得毛骨悚然,是她视力不好,还是程溪年话中有话。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气快乐!”不等顾绵绵想明白,一个个手捧蜡烛的人从黑暗处走来唱着生日快乐歌,一个接一个,不一会,餐厅的人便多了起来。 顾绵绵泪光盈盈的看着程溪年,跟着众人一起唱生日快乐歌。 歌曲结束,顾绵绵以为到此为止,准备切蛋糕。 但是……就在众人静止的时候,程溪年突然拿起话筒,对着顾绵绵开始唱歌,也是生日快乐歌。 嗓音低沉有磁性,深情的凝望着顾绵绵,一句又一句。 众人先是惊讶了一下,紧接着跟着程溪年的节奏开始拍手掌,到了最后一句,程溪年放下话筒,深深的抱住了顾绵绵。

“谢谢,谢谢,谢谢!”伴随着众人的掌声,顾绵绵趴在程溪年的肩膀上低声说着谢谢,手指紧紧的按压在程溪年的背上。

掌声落下,顾绵绵已经擦干眼泪,准备切蛋糕。 在欢笑声中,顾绵绵看向程溪年,两人相视笑了一下,一切尽在不言中。 顾绵绵是个爽朗的性子,和程溪年的朋友相处的也甚是…嗯,愉快。 如果程溪年能够不黑脸,就更好了。 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很快就到了深夜,顾绵绵和程溪年变准备回去。 临出门前一秒,顾绵绵听到南宫钰麒嘟囔着说:“今天好玄幻,真的是开天辟地第一次,反正我是第一次听到溪年开嗓,你们呢?”第一次?顾绵绵侧脸看看身边这个回复一脸冷酷的男人,内心说不喜欢是不可能的。

这个看脸的世界,程溪年的颜值无疑是站在食物链的顶端,尤其是这个男人的能力也是超一流。

“溪年--”到了酒店的房间,顾绵绵拖长着尾音,从背后抱住程溪年,说:“你唱歌真好听,我还想听。 ”还想听?程溪年突然红了耳朵尖,这次被顾绵绵给看到了。 咦?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顾绵绵伸车手指捏捏程溪年的耳朵,惊奇道:“溪年,你的耳朵红了。 ”然后……顾绵绵被程溪年拖进卧室的大床,狠狠的蹂躏了一番,当然范围仅限于下巴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