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零四章 青苗法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3
  • 16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面对陈行贵的质疑,丘明山冷笑道:“我知东翁爱民如子,已是行事有分寸了.你知道那些管河工的官员,平日间如何作吗?在有老百姓田亩之处,就算好堤也给盗决,以此要挟。 ”“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八百零四章 青苗法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面对陈行贵的质疑,丘明山冷笑道:“我知东翁爱民如子,已是行事有分寸了.你知道那些管河工的官员,平日间如何作吗?在有老百姓田亩之处,就算好堤也给盗决,以此要挟。

”“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如何撑起河工这么大一个摊子,若是今年汛期一至,老百姓又当如何?”陈行贵欲再说,林延潮道,够了,你们都是我用事的左膀右臂,别争执,告诉那些乡绅就说这钱我暂且收下了……但是只是借用,年前归还。 ”借用?陈行贵知林延潮的主意道:“我知道东翁欲用利息之入,来补河工银之不足。

但是就算将钱尽数收来,但无处放贷,那么也是没用。 ”林延潮笑了笑道:“我自有办法。 ”说话间赵大,张五二人来至堂上,向林延潮使了个眼色。 林延潮于是让陈行贵,丘明山先退下。 赵大,张五二人向林延潮道,钦差大人已是到了。 林雅潮问道:“钦差现在何处?”“就在后门。

”林延潮立即出门迎接。 但见丘橓年已古稀,穿着一身几乎褪了色的青袍,站在门外,身旁只有两名下人随侍。 林延潮行礼道:“下官林延潮见过都宪。

”丘橓从眼角看了林延潮一眼,然后道:“先进去说话。 ”数人至偏厅。

丘橓道:“本宪微服查案而来,你需叮嘱内外,让他们严守口风,不可声张。 ”“敢问都宪在何处居住?”“本宪就住你家,若有人问起,就说是你新请的师爷。

”林延潮不由吐槽,堂堂右都御史当师爷,还真是屈才。

林延潮口道,下官遵命。 丘橓顿了顿道:“那封书信,除了你还有什么人看过?”“回禀都宪,没有第二人。

”丘橓欣然道:“好,你与此案有什么见地?”“下官一切以都宪马首是瞻。 ”丘橓闻言道:“你也是陛下钦点,协助本宪查案的,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下官年纪轻轻,没有为官经验,一切全仰仗大人提点。 ”丘橓点点头心道,此子还算知趣,没依仗陛下信任,申时行撑腰,干涉我处置此案。

丘橓生平最嫉恶如仇,办张居正之案时,就认为他身为宰相,却不居身持正,实是个大贪官,虽说仅抄出二十万两,但他却不认为他有错。 他现在一把年纪了,却老而弥坚,听闻御史被杀,牵扯出河工贪墨之案,这一次决心办一次大案,好好杀一下贪官污吏。

见林延潮露出以他马首是瞻的意思,丘橓点点头道了句道乏,让林延潮次日来见。

林延潮回到堂后吩咐陈济川好生招待,不可简慢,但更不可奢侈。 次日,林延潮起了大早来见丘橓,但见他正在用早饭。

丘橓之清廉天下皆知,一晚小米粥喝得是甘之如饴。

丘橓见了林延潮点点头,态度比昨日温和少许。

丘橓一口一口喝着小米粥,对林延潮道:“昨日路上道乏,不曾细问。

本宪奉旨视察河南,林司马以为归德府恢复旧貌,难在何处?”林延潮不假思索道:“在于河工,黄河不治,百姓房屋田亩不保,无恒产者无恒心。

”“譬如这一次水灾过后,数县民房无存,田地颗粒无收。 眼下开了春,百姓连种地的种子都没有,在我们归德,地贱得只有二两银子一亩,一袋米就可以卖一个丫鬟。 ”“每逢大灾之年,就是劣豪兼并田土,老百姓卖儿卖女之年。

”林延潮这一番话听得丘橓微微点头心道,林延潮来归德不过数月,就如此了解地方民情。 此人出身翰林,却又比只会作文章的词臣强多了,真可用之才,难怪陛下对此子如此看重。

丘橓叹着道:“这也是世情如此。 ”林延潮道:“是啊,都宪,要阻止老百姓卖儿卖女,低价出售家田,就要拿出一笔钱来贴补,待到今年丰收之时,就可缓过来了。

但朝廷现在只能勉强拿出赈灾粮来,哪里有钱贴补百姓。 ”“若非朝廷拨付的河工银,素来连七成都不到,下官都打算将钱借给老百姓。

”林延潮心想,自己话都说到这里了,就看丘橓能不能领悟了。 只见丘橓露出深思的神色,忽道:“林司马,我看你可以将手头空闲的河工银,以两分之息贷给老百姓。

”“两分利乃低息,远胜于民间钱庄之高利贷,这笔钱渴先暂解老百姓燃眉之急,待今年六月夏税缴后,老百姓将钱连本带息还回来,再用于河工。

”林延潮闻言装出一副又惊又喜道:“都宪真是高见啊!此莫非是王安石的青苗法不成?”丘橓见自己想出这个妙法,也不有得意地道:“确实。

青苗法虽不可久为,但作为权宜之策倒是可行,既救了老百姓,又能让河工银不用空置”林延潮又为难道:“都宪实在高见,远胜于下官,只是只是青苗法乃变法之举,而且这个办法有挪用官银之嫌疑。 ”丘橓摇了摇头道:“不要怕当干系,只要是有益于老百姓的事,就算丢了乌纱帽又如何呢?”“此事本宪为你做主。 将来有事,让他们找本宪就是。 ”林延潮得了丘橓一席话,当下心底大定,日后有人若追究起此事,说自己挪用官银,也有丘橓替自己顶着。 林延潮虽知丘橓有笼络之意,但这一次也算承了他情了。 丘橓见林延潮表情,心想挪用官银这罪名比挪用仓粮轻多了,这是可以变通的。 自己用此事先拉拢住林延潮,如此就不怕他不在查案之事上为自己卖力。

丘橓想了想又叮嘱道:“不过宋时青苗法争议很大,甚至被人骂为祸国之法,其因就在于地方官吏实施不当,这一点你需谨记。

”林延潮道:“下官记住了。

”丘橓不知,这青苗法林延潮不打算让官府出面,而是打算用他的钱庄来办。

说到这里丘橓道:“林司马,当初你上谏时,我以为你是张居正之同党,后来本宪查抄张家却发现满潮大臣独你和严太宰没有给张居正贿进,此方知你的为人。 ”“但张居正乃奸相,大是大非前,你不要错了。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