睾丸激素水平太高,无法参加女子比赛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6
  • 9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详写第一件事略写后两件事。、闻一多先生潜心研究学术的目的是什么?明确:闻先生研究学术的目的是“要给衰微的民族开一剂救济的文化药方”。、哪些语句生动形象地描绘了闻先生潜心研究学术?(先让学生自由发

详写第一件事略写后两件事。、闻一多先生潜心研究学术的目的是什么?明确:闻先生研究学术的目的是“要给衰微的民族开一剂救济的文化药方”。、哪些语句生动形象地描绘了闻先生潜心研究学术?(先让学生自由发表见解再引导学生理解。

春天是五颜六色的,她绘青了山峰,漂白了柳絮,让世界万物变得美丽动人。

睾丸激素水平太高,无法参加女子比赛资料图。

  5月4日,南非双性人选手卡斯特尔·塞门亚(CasterSemenya)在2019年国际田联钻石联赛卡塔尔多哈站中获得了女子组800米冠军。

  不过,根据国际田联(IAAF)的最新规定,塞门亚必须把体内睾丸酮值降低到正常女性标准,否则将不能参加400米到一英里(约1600米)的五项女子赛事。   近日,国际体育仲裁庭(TheCourtofArbitrationforSport,简称CAS)正式宣布,允许国际田联在奥运会等部分项目中限制女田径运动员的睾酮水平。 国际田联有权强制要求体内天然睾酮水平含量过高的女运动员,以人为方式降低体内激素水平,否则可取消运动员的参赛资格。   此前,国际田联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的调查结果表明,高于正常水平睾酮激素的女性选手,在田径项目上会比她们的对手拥有最高达到%的优势。

为此,国际田联在2018年4月26日规定,睾酮过盛选手必须进行抑制治疗才可参赛,并表示“虽然这一规定存在歧视性,但却是有必要的”。

随后,塞门亚即对此项规定提起了上诉。   现在看来,5月CAS的决定已经表明塞门亚的败诉,但这场关于性别认同与体育公平之间的辩论,却不会因此停止。   《纽约时报》报道指出,造成冲突的部分原因在于,生物学是否可以被视为性别认定的唯一决定因素。 包括塞门亚和布隆迪的弗朗辛·尼扬萨巴(FrancineNiyonsaba)在内的运动员,她们体内存在部分仅为男性所有的Y染色体,但由于受到性发育障碍的影响,其生殖器官等表象特征又区别于普通男性或女性。   国际田联的初步检测报告显示,塞门亚虽然有着女性的体表特征,体内却没有卵巢,但是有一个睾丸,可以分泌大量的雄性荷尔蒙,导致她体内睾丸素的含量是普通女性的三倍。   毋庸置疑的是,在生物学上,如塞门亚等双性人运动员,是区别于普通女性的,尽管运动员个人依然坚定自称为女性,并希望能够获得与其他女性运动员同等的待遇。

  事实上,数十年来,能否允许双性运动员与普通女性运动员同场竞争一直困扰着跑步界。

部分支持者认为,性别激素并不是决定运动员赛事水平的唯一决定因素,毕竟要达到世界级的竞赛水平,任何一名运动员都需要进行长期严格的训练,单靠睾酮激素是无法使一个运动员从最后一名跑到领奖台上的。

  目前,女子800米世界纪录的保持者仍为捷克选手克拉托赫维洛娃,其成绩为1分53秒28,比塞门亚个人最好成绩高出了秒。   不过,科学家的研究却表明,在距离较短的赛事中,额外的睾酮激素对运动员而言是有帮助的。 内分泌学家一致认为,睾酮激素可以增加人体内红细胞的数量,使得更多氧气进入肌肉,以此增加骨骼肌力量,进而使得运动员获得更好的成绩。   这解释了,为什么男性和女性在体育竞技水平上存在巨大差异,即便是最顶级的女性运动员,也难以达到男性运动员的运动水准。

  因此,对双性人运动员提出抑制体内激素要求,是出于对赛事公平性的考虑。

目前,这一赛规定所针对的还是少数拥有罕见染色体组成的女性。

如果不这么做,国际田联或许会要求数以百万计没有睾酮激素优势的运动员,进行睾酮激素注射,否则将取消她们的参赛资格。

  多哈站夺冠后,塞门亚则表示,自己不会服药,将继续通过法律手段进行抗争,并希望自己能在9月的多哈世锦赛上实现女子800米的卫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