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凰血镇神物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7
  • 15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怎么回事!?”秦墨起身冲向小丫头,却发觉热浪袭来,距离那块小石头十数米处,温度已经达到惊人的地步,秦墨身上的衣物都传出一股焦味,再难寸进。 “墨哥哥,怎么办?我的手被这块鬼东西粘住了。

第二十章 凰血镇神物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怎么回事!?”秦墨起身冲向小丫头,却发觉热浪袭来,距离那块小石头十数米处,温度已经达到惊人的地步,秦墨身上的衣物都传出一股焦味,再难寸进。

“墨哥哥,怎么办?我的手被这块鬼东西粘住了。

”小丫头哭丧着脸,惊慌的叫唤。

感受着这种可怕的温度,秦墨脸色罕有凝重,急问道:“丫头,身体承受得住这温度么?如果不行,立刻自断手臂逃脱,不要犹豫!”“呃!”听说要断手逃脱,小丫头吓得一个激灵,眨巴着眼睛,感受了一下,呐呐道:“其实,这温度还好啊!我觉得蛮舒服的。 ”“……”秦墨顿时无语。

“我就是担心,以后手上一直粘着这块鬼东西,那多难看啊!”小丫头嘟着嘴,说出了她的担忧。 这丫头,果然是没什么害怕的东西。

秦墨无奈摇头,退后一段距离,看着那块小石头,心中不由一动,难道说这块小石头,与开启小丫头的体质有关。

前世,秦家举行祭奠期间,秦墨已然成为“庸人”,重伤卧床。 等到数月后,他能够下床走动,才得知小丫头失踪的消息。 后来,再见到秦小小,则是秦墨20岁时,漫天黑炎侵袭焚镇,一名绝色少女从西而来,额生赤凰印记,手持玉戟,于虚空血战,威势震天。

难道说,前世小丫头赤凰之体的开启,就是在这座大厅中么?秦墨思绪电转,猛地转身,窜至先祖的骸骨面前,深深鞠躬,就将那黑盒子,钥匙拿了下来。 他猜测这黑盒子中,应该有关于这块古怪石头的记载。

咔嚓!黑盒子打开,最上面放着一叠纸张,秦墨迅速翻找着,找到了其中一张纸。 “有了!”仔细阅读这张纸上的内容,秦墨脸色连变,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一大一小两块石头,竟有如此惊人的来历。 “原来如此,我们秦家的秘密还真不少。 ”秦墨轻声叹息。

见秦墨一声叹息,小丫头不由急了,“墨哥哥,有没有办法,将这块鬼石头拿下来啊!”“丫头,不用担心,很快这石头就会消失的。

”秦墨说道。 话音落——那块小石头表面完全剥脱,顿时整个大厅一片明亮,小丫头手掌中,一团炙热般的物质出现,仿佛是一团跳动的火焰。

而在那团物质里面,则包裹着一滴七彩的液体。

秦墨认识这种液体,前世,他赤足横渡黑血沙漠期间,极偶然的碰到过一次,被液体中蕴含的恐怖温度,差点燃成灰烬。

这是一滴血液——凰之真血!轰……,那滴七彩的液体中,涌出极其可怕的温度,朝着整个大厅蔓延,使得秦墨不断后退,一直退到墙边,背靠着冰冷的墙壁,他才勉强抵御住这股可怕的高温。 砰……,石椅上先祖秦奇朔的遗骸,再失去“力量种子”后,也承受不住这股热浪,粉碎开来,散落一地。 而在大厅中央,小丫头的外衣已经化为飞灰,她却是毫发无伤。

咔嚓、咔嚓、咔嚓……那团火焰般的物质迅速溶解,化为缕缕炙热的气息,将小丫头包裹在其中,那滴七彩血液悬空,滴溜溜转动,嗖得没入她胸口,渗入心脏部位,消失不见。

随即,笼罩大厅的高温如潮水般消褪,顷刻之间,大厅中便恢复了清凉。 大厅中间,那块书本样的大石头旁边,出现了一个火红色的茧,茧的表面涌动着炙热的气息,小丫头的身影若隐若现,这情景透着一种难言的神秘。

火茧周围的地上,有着一个玄奥的阵法,散发着令人畏惧的力量,让人难以靠近。

那阵法中的阵纹极是古老,即使以秦墨前世积累的阵法知识,竟是完全不认识。 “赤凰之体,真的要开启了么?”秦墨轻声自语。

望着手中的那张纸,其中详细记载着,这两块石头的来历,其实就是五个字——凰血镇神物!那块小石头,实则是一块【凰血石】,当年先祖秦奇朔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一件宝物。 当然,秦奇朔并不知道后辈子孙中,会出现拥有赤凰之体的秦小小,他寻找【凰血石】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开启小丫头的体质,而是另有极重要的用途——镇住那块书本样的大石头。 这张纸上提及:“……此物为《天工开物》,是上一个纪元流传下来的奇书,记载鬼斧神工的器炼之术。 凡我秦氏子孙,得我之‘力量种子’,修为达到武师境界以上,便可阅读奇书内容。 若能参悟任何一页的奇术,则终生受用不尽。 此乃天下神物,切勿让旁人知晓,慎之,重之……”秦墨轻声叹息,喃喃道:“《天工开物》,鬼斧神工的器炼之术,天下神物,原来在这里!”至此,他才明白过来,跳崖重生之前,那些鬼族、骨族、妖族的强者,一直搜寻的天下神物,十有八九就是这部《天工开物》。 却是想不到,这件天下神物是存放在秦氏墓园的地底,最后落到了他的手中。 伸手拿起这部石书,说来也奇怪,之前小丫头拼尽力气,也抬不起的这本石书,秦墨却轻飘飘的拿了起来。

继而心念一动,这部石书便消失不见,秦墨感到体内某处,似乎多了一样东西。

再是心念一转,这部石书又出现在手中。 “吸收先祖的‘力量种子’,就能自如收取这本石书。 看来我们秦家的独门功法,与这部《天工开物》有着极大的联系。

”抚摸着石书光滑的表面,秦墨注入一股真气,却如同石沉大海,消失无踪。 他不禁摇头苦笑,看来正如先祖在遗言中提及,需要修为超过武师境界,才能阅读石书中的鬼斧神工之术。

“只能先收起来,等到修为达到武师之境再说了。 ”把《天工开物》收起,秦墨目光重新落在那个黑盒子上,里面放着一叠纸张,皆是先祖秦奇朔的手稿。 也不知过了多久,将所有手稿翻阅一遍,秦墨惊喜的发现,这些手稿分为四个部分。 其中的大部分,是先祖对《天工开物》的参悟心得。 手稿中记载着数种器炼之术,制造的物品之奇,皆是秦墨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奇物。

第二部分,则是秦家各个区域的地图、结构图,其中几个区域,秦墨竟是从未听闻过。 第三部分,则是布置在秦家区域的一些阵法图。 让秦墨吃惊的是,除却秦氏墓园之外,秦家还有一个区域,也布置着一个灵级大阵。

第四部分,只有一张纸,准确来说,这才是先祖秦奇朔真正的遗言。 将这张遗言仔细看了一遍,都是秦奇朔临终前,叮嘱后辈的一些嘱托,还有则是关于这个黑盒子的秘密。 这个黑盒子,还有另外三个隔层,遗言中提及,需要等修为分别达到武士、武师、大武师的境界,才能依次开启三个隔层。 “第一个隔层开启只要武士修为,我正好符合。 ”正准备打开第一个隔层,不远处的火茧猛地碎裂,便见小丫头光着身子,悲伤的哭号着,扑进秦墨怀中。

“丫头,怎么回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秦墨吓了一跳,相当紧张,小丫头从小到大,可是从未如此哭闹过。 “呜呜呜……,有人要来带我走,我不要走,我不要离开墨哥哥……,呜呜呜……”小丫头哭得淅沥哗啦,秦墨却是听的一头雾水,在仔细询问下,他才明白过来,在火茧中小丫头听到一个模糊而遥远的声音,说是要来接她,带她离开。 秦墨心中微动,搂紧小女孩,安慰道:“你这丫头,就会胡思乱想,那些都是你的幻觉。 有我在这里,谁也别想带走你。 别哭了,本来就胖,再哭要成丑八怪了。 ”“哼!我才没哭呢,再说,我才七岁多,胖一点有什么关系。 等再过几年,我会比火迷炎漂亮好多,好多的……”小丫头擦拭着脸上的泪痕,嘟着嘴反驳。

秦墨失笑摇头,这丫头看来对火迷炎相当没好感,不过,她说的也没错,等再过几年,这丫头当真是绝代芳华,惊艳当世。 忽然,秦墨感觉有异,这丫头好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