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故乡的冬天抒情散文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10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时令一过冬至,天气寒冷起来,故乡的农人便开始“数九”了。 我至今间断记得故乡的农谚:一九二九,袖中揣手;三九四九,冻死猪狗……七九八九,沿河看柳;九九八十一,庄稼汉子把田犁。

怀念故乡的冬天抒情散文

  时令一过冬至,天气寒冷起来,故乡的农人便开始“数九”了。

我至今间断记得故乡的农谚:一九二九,袖中揣手;三九四九,冻死猪狗……七九八九,沿河看柳;九九八十一,庄稼汉子把田犁。 九尽寒尽,即至春耕。 时届添衣加被季节,想必故乡已是数九寒天了。

  岁岁由暖转寒,我便怀念起我那遥远的故乡山村。

那是一个银白、纯净、空灵、质朴的世界,让人滋生无限的恋爱情结。

  故乡的冬天常降大雪,下雪的日子,镌刻在我几时的记忆里,那股清新、亲切——那是一个童话的王国,天地融为—体,没有尘埃,没有喧嚣,没有雕琢。

山里的雪,就那么纷纷扬扬地飘下来,一片片地落在田野、院坝、屋顶和茂密的林梢,沉睡的村庄仿佛浑然不觉,一夜之间便改换了模样。

  清早,农人“吱呀”地打开房门,刺眼的光芒扑面而来,潮湿的空气拥鼻而来,茫茫的银白直逼过来。

农人眯缝着双眼,细细地了望远处的山,分辨近处的岭,呵一口气,搓一搓手,咂几下嘴,脸上的皱纹溢出不易察觉的欣喜。

村落里有三三两两的人走了出来,在完整无损的雪被里“噗嚓噗嚓”小心地踩过。

他们走到自家的麦地,蹲下身,抓一把雪在手上掂掂,在唇边嗅嗅,又抖落下去,相互说:“好大的雪。

”面对这场大雪就这么覆盖了村庄,庄户人家心里盛满踏实和惬意,他们没有更多的话题,他们的话题,深藏在积雪下的土壤里。 一场大雪,兆示一个丰收的年景。   故乡的雪景是原始的景致,一草一木,一石一土都裹着一层莹洁,一片灵光。 山里的雪花在没有风尘的旷野中,默默无闻地飘落,点点滴滴地积累,一丝一缕地融化,悄无声息地滋润身下的泥土。 整个村庄置身于大自然生动、真实和沉静的境界之中。

  在清纯亮丽的时光里,在鸡鸣狗叫的乡音中,故乡的冬日格外宁静、安祥。

牛羊大多关在圈里喂吃干草料,山路上偶尔响起放牧人的吆喝和单调的铃铛。

山雀子蹲在屋檐和岩缝边懒懒地张望,袅袅娜娜的炊烟里,隐隐传来一只冬喜鹊孤单的鸣唱。 农家小院的石磨,“嘎吱嘎吱”地摇着唱着,像在背诵一首古老的歌谣……,汉子们穿着棉袄,双手插进袖管在田埂上转悠,烟斗里升起的缕缕青烟,散散淡淡的写意着农闲的恬静。   其实,在冬闲的日子,乡亲们并不空闲。 他们还要自觉地出工出力为村里修塘整堰,补路建桥,为来年春天备耕备种。 忙完集体的义务后,汉子们便进山修林斩草,女人们给果树剪枝施肥,老人则坐在院子里编竹筐,修理劳动工具。 乡下人一年四季都有做不完的活。

  冰封雪冻时,家家户户都用树疙瘩烧起了火塘,乡亲们便利用这闲散时光串门聊天,男女老少绕炉而坐,烤火取暖。 那熊熊燃烧的火塘中间吊着的鼎罐里,炖着喷香的腊肉,炭火边烤着硕大的红薯。 他们谈家事,拉家常,话桑麻之经,说逸闻趣事。

热情的主人定要拿出好吃的东西招待,男人们便就着农家特有的小吃用一只碗喝起“转转酒”。

山里人无所遮掩,热酒下肚,话语增多,彼此间心灵沟通,亲情融汇。 他们的呼吸、话音和心绪都融进暖暖的酒意里。 那通红的脸上,浸润着一种朴实无华、真诚淳厚的乡情。

  睛朗的阳光下,顽皮的牧童脚上的冻疮痒痒的,索性在山野翻起筋斗来,累了,便脱去衣衫晒太阳,赤身裸体地躺在草地上写意大自然冬天的秘密……山  里的村姑,则在冬闲时绣花纳鞋,偶尔走出门来倚在石柱边若无其事地望一望村口。 ——平淡的冬日,山妹子幽然的心思被封锁在故乡最美的风景里。   临近年关,家家户户都忙着杀猪宰羊,腌熏腊肉。 杀年猪是一派热闹场面,那膀大腰圆的屠夫口衔长刀,一脸不屑,揪住牲口耳朵三下两下就把笨重的肥猪拖到凳上,看热闹的人立即围上去帮忙,小孩和妇女早就退得老远了。   故乡冬天的日子,粮食储进仓了,总有嘹亮的唢呐吹响,清脆的鞭炮炸响,醇香的米酒酿熟,山里人在用质扑的憧憬对美好日子的渴望……  冬天的尽头,磨得雪亮的挖山锄整齐地列在房檐下,等待第一声春雷从笋尖上冒出,从泉水里溢出。 孕育了一个冬的鹅黄,将要蓬勃地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