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子弟—谈民国琐事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5
  • 1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六、谈谈曾祖父 我家为列侯之家,且宗亲人数众多,高祖卒于南方任上,不细表。 其时我曾祖父西学出身,外语颇好。 清末某肥缺官员(我隐去官位是为写其故事)曾帮曾祖父补民国的北

世家子弟—谈民国琐事

  六、谈谈曾祖父  我家为列侯之家,且宗亲人数众多,高祖卒于南方任上,不细表。   其时我曾祖父西学出身,外语颇好。

清末某肥缺官员(我隐去官位是为写其故事)曾帮曾祖父补民国的北洋系统的缺,对我曾祖父帮助很大,在此由衷表示感谢,我曾祖得以官运亨通。

民国期间,两家素有往来。 该官员人丁兴旺,但家教严格,但是由于子弟颇多,朋友也多,难免有外来闲人,其家财富流失很快:一是老一辈都有鸦片瘾,其子弟也有;二是世家中遇到外来闲人骗财,投资失败;三是子弟们好玩,什么新鲜学什么,例如开汽车等,有几个公子就有几辆汽车;四是最厉害的,通货膨胀系最大杀手;五公司合营。 其家族在北京居住,惯好排场,某年其后人登门拜访向我曾祖父借钱。 想其巨室之家,经过不到20余年居然到此地步,近日之人多不了解。 我曾祖父命人拿出银元,对方见少遂拂袖而去,此就是世家子弟的范儿。 曾祖父再备一份亲自送到北京府上,还其祖辈情分。 1944年后,其家曾在北京搞过小范围拍卖,名目是【东西多,搁不住】,楠木箱子不开箱验货直接由商人出价拍卖,现场银元成交。

在北京的北洋系统内曾有人见到,亦道其子孙真是有范儿。

这个我还要说明白,开箱验货卖东西,谈价还价,其家认为与其身份不符,有败家嫌疑,所以该家族拒绝开箱买卖。

而商人深谙此道,知道世家爱面子的特点,知道买回去稳赚不赔。

如果商人说一句:“怎么是假货或者说买赔了”,对方脸上就挂不住人了。 解放后,两家后辈亦有往来,不过其后代所拥有的财富和地位暂时不可比其先祖当年。

  近日我翻开祖父所留资料,兼及翻看前人文史资料,曾祖父为直系北洋军阀系统内文职官员,曾祖父为西学出生,在南方某省,1921年身兼多要职,实权不小,曾祖父称“硬把子”,月俸合计7000银元,一年约9万银元,其月俸高于省级官员,曾祖父绝对绝对是高薪官员。 彼时北大教授月工资不过200-300银元,曾祖父的月俸相当于23—35个北大教授。   我这是口述历史,所以我对书上所晒的民国官员工资单,多持怀疑态度,那点钱不都让官员喝粥去啊。 月俸有明有暗。

可能那些材料没有注意其它部分仅仅列出明的一面月俸,而我曾祖父身兼多个要职,也是极少数官员。 的确等曾祖父升任省长后,其月俸不升反降。

  曾祖父所管辖领域如贪玩则极其便利,祖父称曾祖父清廉,并不贪污捞钱。

  实事求是的说,我不知道曾祖父收的那种成色的银元。

银元的折算众口不一,跟时代和银元的成色有关。   此时曾祖父时与官场官僚颇多来往,没有直系的底子,日后到了天津还真不便和北洋系统的官员及其子弟交往。

例如,后来做了汉奸的齐燮元亦属直系,我曾祖父和其比较熟悉,在天津时,也有往来,1937年卢沟桥事变,齐燮元历任华北临时政府治安总长等职,那是齐燮元炙手可热,北洋系统不爱沾日本人的都对其敬而远之。 其五弟在华北临时政府财政局任秘书长,北洋系统都管其叫“齐五”,尚有所交往,但都不爱深交。

抗日战争胜利后,齐燮元被南京国民政府以汉奸罪枪毙。   我翻看民国期间在北洋圈里混的小人物—《白坚武日记》,此人乃李大钊同学、吴佩孚的幕僚。

白坚武在南方四处请人吃饭,拉拢关系,其实乃刺探军情,此人常设饭局,日记中曾数处纪录我曾祖父情况。 白坚武和李大钊关系最好,李大钊曾想通过其拉拢吴佩孚,未果。

待李大钊牺牲后,白坚武曾数次接济李大钊家眷。 吴佩孚失势后,白坚武倒向日本人,被冯玉祥部下枪毙。

预了解民国的人可以读读该日记。

民国人物关系错综复杂,不要搞绝对了。

  北伐以前,南北格局一时难定,北洋政府、国民政府何去何从?大家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我曾祖父有一好友曾投靠南方国民政府,在北伐前夕来找我曾祖父,相劝我曾祖父倒向国民政府。 很遗憾,据我父亲听我曾祖父回忆,那时他们没有谈什么谁革命、谁进步的问题,谈的更多的是倒向民国政府不妥,中国到底是谁的天下?“中国到底是谁的天下”这个问题,在天津北洋圈里还经常聊。

  曾祖父未能听其意见。 结果经过整合的黄埔系统,居然在两湖、江西、安徽等处都先后获胜。 南方失手,我曾祖父遂至上海租界,那时候失败了就往租界里躲。 稍后,北伐军进军上海,曾祖父乘坐外国人火轮至天津。   举家到了天津,所交往多是北洋系统官员。

百度上动遏某某资产多多少少,我既相信也惊诧。 我相信,是相信有些北洋系统的官员可能捞了不少钱。

我惊诧,是惊诧这家财也败的太快了。

有些1945年左右不少都钱财也不能比当初或没落,如前文所书其核心问题之一是通货膨胀。 我试举两例,北洋系统内常有姻亲关系。

袁世凯家不能说没钱,其家孩子多,其某公子与我曾祖父交往较多,该公子人品好,常来我家玩,我父辈需要叫其表姑父,其女儿亦常和我父亲、姑姑们玩耍,但到1945年,其家族也大不如前。

  我非金融专家,只能说大略,那时已不便大量囤积黄金和银元,否则易引兵匪,下野官员需购买土地、房产、企业等,由此黄金和银元进入流通流域,等卖出时已经换成纸币。 日本进入中国,伪政权重新发行货币,华北地区制造数次大的通货膨胀;国民党政权回来后,再发货币,换回民众手中伪币,又损失一次;最后金圆券登场;其后政府不许民间藏黄金。

如此,如不搞事业,不以黄金白银为财产储备,有的巨室之家财产30年内则十不足一或百不足一。

以我家为例,我父亲出生时,其外婆送钱一笔,为18年定息,拟作为我父亲18岁时到欧洲学习的费用,该钱从未动过,经历几次大的通货膨胀,至返本还息之时连一张车票都不够买,夸张至此。

  有人道珍玩古董不是可以储值吗?买的时候,全凭高兴,要多少给多少。

卖的时候,三文不值二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