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手邪妃倾世心凌婧百里绯月上官洵小说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21
  • 5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小说《仁手邪妃倾世心》的主角是凌婧百里绯月上官洵,作者:落喵喵,为您提供仁手邪妃倾世心小说阅读,仁手邪妃倾世心小说讲述了:五年前,凌婧被自己的心上人背叛,落得个怀胎七月被扔乱葬岗的下场,幸而遇

仁手邪妃倾世心凌婧百里绯月上官洵小说

小说《仁手邪妃倾世心》的主角是凌婧百里绯月上官洵,作者:落喵喵,为您提供仁手邪妃倾世心小说阅读,仁手邪妃倾世心小说讲述了:五年前,凌婧被自己的心上人背叛,落得个怀胎七月被扔乱葬岗的下场,幸而遇见贵人才保全一名,五年后,她卷土重来,化名百里绯月,只为复仇。 小编推荐:《》、《》、《》精彩试读:李氏母女可真是当她是眼中钉肉中刺,片刻也见不得她好过啊。

挺好。 求之不得!李嬷嬷气得恨不能手撕了这小贱人!她更怕!心里天都要塌了下来,这小贱人真要去了清风阁,上面怪罪下来,她怎么担待得起!好在去选住处前,要先去选丫鬟。 想想办法,万一这小贱人改变主意了呢。 候选的丫鬟就等在梅苑外面,百里绯月和李嬷嬷一出来,那些丫鬟齐齐垂头行礼。

她们不知道百里绯月这位三小姐不打算住梅苑,面上恭敬,心底都暗暗觉得倒霉。

谁想伺候一个丁点背景没有,又被山贼抓过,现在一大把年纪还没嫁出去,估计一辈子也嫁不出去,发达不了的庶女主子?还有,眼前这梅苑是人住的地方么?说是鬼屋都不为过!听说之前住在这里的甄姨娘就是在里面吊死的。 不够晦气可怕的!心底都在拼命祈祷,不要选上自己。

百里绯月目光扫过去,似笑非笑。 她不选是不行的,哪怕这些人都有可能是李氏的眼线。

不过眼线这种东西,要看怎么用了!就在这时。 ‘噼啪’。

树枝被踩断的声音响起,李嬷嬷厉声道,“谁?出来!”百里绯月微微扭头,偏过脸,被火烧得黑乎乎的残破墙角后,一张圆乎乎的脸庞映入眼帘。

一身颜色发旧的薄袄子,头上还梳着两个简单的发髻,用红丝线打出一个漂亮的结。

一左一右,看着倒也可爱伶人。 嗯……就是比寻常小丫头白胖圆满了一圈……“你是哪里伺候的?鬼鬼祟祟在这里干什么?”李嬷嬷不假辞色。

她刚刚受了气受了惊,这个没眼色的小丫头正好撞上给她出气!“我……”“我什么我,小蹄子,一个低贱的奴才,也敢自称我!”全然忘了自己也是个奴才。 小丫头抬头看着李嬷嬷,倒不怕她了,认真道,“奴婢是烧水房烧火的丫鬟,名素衣。 来这里是听说三小姐回府了,要选丫鬟,奴婢是来给三小姐当丫鬟,伺候三小姐的!”李嬷嬷还没说话,那些候选的丫鬟有人忍不住笑了。

虽然她们和素衣完全不是一个品级的丫鬟,平时也基本接触不到。 可私下里,烧水房下等丫头素衣的名头那是响当当。 大家都当个笑话在说,在逗弄。 “哟,这副肥得猪一样的德性,也好意思叫素衣这么清雅的名字?”“呵呵,不是猪一样。 就是猪好吗!上次不是有人拿猪食给她,她还呼哧呼哧吃了?”“不止猪食呢,狗食她还不是一样吃过?”素衣被嘲弄惯了,她也没办法呀,她从小就控制不住想吃东西。

一直觉得饿,如果不吃,就要饿晕过去。

她不管她们,只是问李嬷嬷,“嬷嬷,奴婢可以站到那边去一起让三小姐挑选么?”“让你去?一个吃猪食狗食的东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府里在三小姐住的屋子里头养了猪狗呢!”王嬷嬷捏着鼻子,嫌弃得嘴巴都歪了,可话里那姗姗的语气,分明有指桑骂槐的意味。 呵呵,三小姐,狗屁的三小姐!她可是夫人的陪嫁嬷嬷,府里谁不高看她几眼?先前吃了那样的大亏,现在可算让她等到机会了!她不能把这三小姐怎样,还不能借着打骂一个低等丫鬟的口,狠狠踩那小蹄子一番不成?那些候选的丫鬟谁不想攀上李氏主母这棵高枝?先前大厅里闹那一场,看见的人毕竟是主子居多。 她们是完全不知道刚回府的老爷为这位庶出三小姐出头的。

都是选出来的人精,一看李嬷嬷这样说,就有人很有眼色的连连点头来讨好她。

学着李嬷嬷的动作,拿手在鼻子前面挥了两下,嘴里喋喋着,“李嬷嬷说得是啊。

咱这可是将军府,怎么能让那些猪呀狗呀的弄脏了地方。 依奴婢看,那些猪狗就该养在外面那些猪圈狗窝里呢。

怎么就混进我们将军府了……”她们的识趣上道让李嬷嬷很满意,“呵呵呵,夫人仁慈,将军府也是行善之家,猪儿狗儿来了,给口吃的也是有的……”素衣眨眨眼,“难怪奴婢听到一只老狗带着一群小狗在乱吠……原来是夫人养的呀……”在府中她一直被欺负嘲笑,她不是不懂,她只是不计较,她不能惹事被赶出去。 虽然这里也吃不饱,但是也饿不死。 可眼下,这些人骂到三小姐头上了,别以为她没听出来!就算被打一顿,被赶出去,她也不后悔!李嬷嬷压根就没料到素衣会这个时候开口说话,楞了一瞬之后,顿时就怒不可解。 一个下等烧火丫头,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暗讽她是老狗!手指指向素衣,气得手指头都颤抖起来,“小贱婢你找死!给我摁住她!”那边丫鬟中立刻有人上前,一脸奸笑的利落抓住素衣的手臂。 李嬷嬷拿出了一根细长的银针,捏在手指间,不停的在素衣眼前晃过,嘴里还桀桀阴笑着,“今儿给你尝尝这签指的滋味,看你个下贱东西还怎么油嘴滑舌。

”一把抓起了素衣的一只手,就要下手时,抬高的手臂被抓住。 李嬷嬷侧头,这一瞧,心底莫名就是一颤。

抓住她手臂的百里绯月嘴角勾着笑意,可那笑在李嬷嬷眼里,怎么看怎么让人瘆得慌……这位三小姐是要阻止了?不管怎么,那小贱婢今天她教训定了!“快扎,快扎她!”李嬷嬷迅速撇开眼,不敢再看。

身旁的丫鬟拿过李嬷嬷手里的银针,狠狠的就往素衣的指甲缝里刺了过去。 “给我扎狠点,看她还敢不敢对我不敬!”李嬷嬷站在原地,眉眼尽是阴狠。 果然啊……这不是扎素衣,这是恶心她呢!真当她是死人?呵……百里绯月漆黑的瞳眸闪过一片冰寒,嘴角的笑容却越发妖娆起来。 和她比玩什么不好,玩银针?她会让她们看看,什么叫玩银针的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