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鬼怪与平民之声:中国宗教文化中的“左道”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26
  • 15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历史学教授万志英(RichardvonGlahn)对旁门左道在中国宗教中的地位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探索,审视了五通神信仰的缘起和漫长演变。 万志英著《左道:中国宗教文化

妖魔鬼怪与平民之声:中国宗教文化中的“左道”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历史学教授万志英(RichardvonGlahn)对旁门左道在中国宗教中的地位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探索,审视了五通神信仰的缘起和漫长演变。

万志英著《左道:中国宗教文化中的神与魔》(TheSinisterWay:TheDivineandtheDemonicinChineseReligiousCulture)中译本近日由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澎湃新闻经授权刊发由作者撰写的导言部分与读者分享,标题与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作为正道对立面的左道下面这则轶事于1194年发表于洪迈《夷坚志》中的第十一册。

洪迈编录了许多古怪奇异的故事,据他说向自己讲述这则故事的人是从统治中国北方的金朝逃难而来的朱从龙,这个名字只在《夷坚志》中出现过。 这则故事发生的时间不详,但朱从龙向洪迈转述的其他故事都发生在12世纪40-50年代,因此它或许也发生在这一时期。

商贩刘庠十分幸运地娶了美貌的郑氏为妻,但生意做得不太好。

他因贫困而憔悴落魄,长期与损友在酒馆中消磨度日。

郑氏被弃在家中,忍饥挨饿,深受孤独寂寞之苦,对丈夫生出了怨怼之情。

一日她忽然发烧,虽然几天后稍有好转,但她仍然独自坐在卧房之中,睁着眼却一句话不说,每当她的丈夫想要靠近时,她就会对其怒目而视、冷嘲热讽。

刘庠变得更加沮丧,彻底离家远去。

郑氏则将自己关在屋里,不再见客,但从屋外常常可以听到她似乎在和谁窃窃私语。 他们的家人于是在墙上挖了一个孔对她进行窥视,但没有发现任何人。

一段时间之后,刘庠终于返回家中,甫一进门便惊奇地发现屋里堆满了金币和上品丝帛。

他问妻子从哪里得来了这些财物,妻子回答说,最近数月,每到更深时分便会有一自称五郎君的青年前来与她共寝,他看见的所有财物都是五郎君送给她的,她不敢向他隐瞒此事。 虽然刘庠对妻子的不忠感到十分愤慨,但长期忍受贫困之苦的他终于看到了解脱的希望,因此他发现自己很难开口责备她。 随后某日,这位陌生的访客于光天化日之下出现了,他告诫刘庠不得再与郑氏过夜。

刘庠在畏惧中答应了他的要求,另外找了寄宿之处。

这位神灵带给郑氏的财富使刘庠心存敬畏,他为其铸了一尊铜像,每日早晚都要对神像顶礼膜拜。 不久,神灵为刘庠另寻了一位妻子。

刘庠一直没能生出儿子,于是他向五郎君祈求帮助,五郎君偷来了地方官西元帅的第九子帮他传承香火。

西元帅为了找回儿子,提供了一笔丰厚的赏金。

刘庠的一位女邻居恰好在他的家中看到了裹着锦缎的婴儿,她心生疑窦,不认为一个贫穷的商户人家养得出这样的孩子,于是将这一消息告诉了西元帅,领走了赏金。 然后,刘庠与郑氏均被捕入狱,他们的财物也被悉数没收。 五郎君因此感到震怒,召来了一群鬼怪,命它们打开狱门,救出刘庠夫妇,同时放走了其他所有犯人。 西元帅同样大怒,第二天又重新抓回刘庠夫妻二人,对其施以棰楚酷刑。 当晚,五郎君又放出刘庠夫妇,纵火将西元帅的府邸全部焚毁。 砖瓦如雨点般落下,致使无人能靠近把大火扑灭。

无可奈何之下,西元帅服了软,答应人们可以继续祭拜五郎君,并发誓今后将不再治刘庠和郑氏之罪。 故事最终以五郎君对郑氏的占有结束了。

五郎君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五通,他是洪迈时期的宗教文化中人们十分熟悉的一位神灵。

在留存至今的《夷坚志》中有二十多个故事都提到了这位邪神。

对于民间对五通神不屈不挠的供奉,与上述故事中的西元帅相似的公共秩序维护者感到十分震惊,在他们眼中五通神违背了忠、贞、顺等备受推崇的价值观。

虽然洪迈本身就精通儒家经典,但他的故事以淫邪之神在秩序之力面前的大获全胜为结局,这有违邪不胜正的儒家基本原则。 许多儒学家对洪迈记下的这类涉及鬼神之力的故事嗤之以鼻,认为它们不过是愚昧乡民不着边际的东拉西扯;然而对于那些利用左道迷惑臣民的人,朝廷始终保持警惕。 左道是正道这一治理良序社会必不可少之要素的对立面,自帝制初期起,它就常被用来描述巫觋们的异端邪说。 在成书于汉代(前202年~220年)的《礼记》中,《王制》一文视借助左道的行为为罪大恶极:析言破律,乱名改作,执左道以乱政,杀。

作淫声、异服、奇技、奇器以疑众,杀。 行伪而坚,言伪而辩,学非而博,顺非而泽以疑众,杀。

假于鬼神、时日、卜筮以疑众,杀。 此四诛者,不以听。

在这个段落列举的四项罪名中,左道一词出现在第一项,严格说来它似乎指政治上的权术阴谋,尤其是意图欺君的不臣之臣谋求私利的伪善之言。 相较之下,另外三类罪行都与旨在惑众的妖术、谶术、卜筮之术有关。

久而久之,左道也同巫蛊联系在了一起。

公元前1世纪,在控告朝廷命官不道之恶的诉状中,上述引文中的执左道曾多次出现。

在其他例子中,左道被用来指代方士们对君王的谄媚逢迎之语。 在对涉嫌用巫术更精确的说法是咒诅伤害或杀害皇帝或其他皇室成员的宫廷命妇施以死刑的奏章中,关于执左道的控诉尤其引人注目。 前18年,汉成帝废后许氏的姐姐许孊因对皇帝的新欢使用巫蛊之术而被处死,对她的指控特意点出她犯了执左道之罪。 到汉末,左道已经成了巫蛊的同义词。

224年,汉朝结束后称帝的魏文帝曹丕颁布诏令,规定涉嫌行巫祝之术、非祀之祭者都将以执左道论处。 在之后的律例中,执左道始终与巫祝相关。 在洪迈的时代,地方官员继续运用视左道为非法之举的法规治罪于巫术及反常的祭拜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