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五云(九)(短篇小说)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8
  • 14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十多天后,在砻筌山钢铁大会战工地上的乡党委书记得知龙五云的家里发生的变故之后,悄悄地在一个晚上连夜赶回乡政府来,把组织安排的乡政府临时召集人找到,语重心长地对那个人说:“龙五云的家里面现在

龙五云(九)(短篇小说)

  十多天后,在砻筌山钢铁大会战工地上的乡党委书记得知龙五云的家里发生的变故之后,悄悄地在一个晚上连夜赶回乡政府来,把组织安排的乡政府临时召集人找到,语重心长地对那个人说:“龙五云的家里面现在只有一个母亲了,身体又不好,你方便的时候悄悄地安排一个人去看一下她母亲有没有吃的东西,如果没有粮食了,你要给她送点粮食之类的东西,我相信龙五云的事迟早有一天会说清楚的!”。

  乡党委书记停了一下接着说:“你看其他乡由于上报的粮食产量放了卫星,却苦了老百姓。 而我们乡由于龙五云没有报那么高,给老百姓留下了一些口粮,还可以勉强生活得下去,这都是多亏了龙五云因祸得福换来的。 做人不能忘恩负义是吧!”。   在得到那个人的首肯后,乡党委书记又从自己的身上搜出十多斤搭伙券(当时是粮票的前身)托那人转给龙五云的母亲。

  乡党委书记交代完后又连夜赶回砻筌山钢铁大会战工地上去了。   三个月后,乡政府接到县上的通知,说是为了改造反革命分子龙五云,经县里研究决定,把龙五云押送回原籍劳动改造。

  几天后,龙五云在两个公安人员的押送下回到了乡政府,押送人员说按照县上的要求,由乡政府派人将龙五云送回他家的那个地方,接受群众的监督和管制教育。   办完交接手续后那两个公安便回去了。   待那两个人走后,乡民政干事这才跑过去喊着龙五云说:“龙乡长,你吃过午饭没有?要不我去找点东西给你吃,然后才回去哈?!”。

乡民政干事问过之后却没有得到龙五云的任何反应,而这个时候乡民政干事这才发现,站在桌子旁边的龙五云两只眼睛呆滞地看着他,对他的问话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   乡民政干事端了一盅热水给龙五云,龙五云非但没有接过乡民政干事的那盅热水喝,反而口中念念有辞不断地重复说:“我没有、我没有!我增加、我增加!不够不够!报多点报多点!”。   乡民政干事不明白龙五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以为是龙五云有点累,因此努力地给龙五云说先坐一会儿,晚上再送他回家去。 可龙五云仍然不知所云地重复自己说的话,对其他毫无感觉一般。

乡民政干事只好把龙五云安排到办公室的后面一个小会议室里,让龙五云坐在那里,自己跑去找乡政府那个临时负责人。   乡里那个临时负责人本来是龙五云的同事,两个人一起工作也有两年多了,除了一起工作外,两个人也算得上是朋友。

两个人一起来到龙五云坐的小会议室后,龙五云居然仍然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的认识的感觉,完全像陌生人一样毫无表情地看着他,自己仍然只是在口中不断地重复那几句话。   看到这样表情的龙五云,大家不禁潸然泪下。 原来龙五云已经成了一个傻子了!嘴里说出的断断续续不连贯的话,是这几个月在县里被看管时反复交代问题时说的话,以前那个既有文化,又有能力,朝气勃勃,活蹦乱跳,工作认真负责,干起工作来就忘记其他的龙五云已经成为过去,已经成为历史,已经荡然无存转而成为一个傻蛋了!  吃晚饭的时候到了,乡里的几个工作人员给龙五云多送了一些饭菜,龙五云一边吃东西一边还不断地重复说着那些话,一顿饭吃了一个小时才吃完。   吃过晚饭,乡民政干事和几个乡政府工作人员一起送龙五云回家。

  路上,几个人闻到龙五云身上散发出一阵一阵的汗味。 一个年轻一点的小伙子伤心地说:“我们的非常爱好的龙乡长不再有了,只剩下一个‘龙疯儿’了!”,这话一路上让大家都十分的伤感。

  到了龙五云以前父母住的地方而今只有龙五云母亲一个人住的家。

天虽然刚刚进入夜晚,可是龙五云的家却没有半点声音。

推开门后,从黑不溜秋的里屋传来龙五云母亲有气无力的声音:“谁呀?我可是一个孤老婆子在家,什么东西都没有喔!”。   陪送龙五云回家的乡政府几个工作人员听了之后心里觉得特别的难受,大家都担心龙五云听了他母亲说的话也会伤心。 可是当转过头去看龙五云时,龙五云仍然还是傻乎乎地看着大家,嘴里仍然是不停地重复那几句话。   看到这个样子的龙五云和他家的情况,几个人一时之间都无言以对。   几分钟后,龙五云的母亲端着一盏灯火如黄豆一般大小的煤油灯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当看到自己的儿子龙五云时,急忙放下手中的煤油灯,趔趔蹿蹿地几步走到龙五云面前,抱着龙五云就嚎啕大哭起来,一面哭一面喊着:“五云,我的儿呀,你可回来啦,再不回来,你就见不到你老娘啦!”。

  看到嚎啕大哭的母亲的龙五云脸上毫无表情地咧着嘴傻笑着,嘴巴里还是念着那几句话。 龙五云的母亲见自己抱着的儿子龙五云没有任何伤心的反应,顿时停止了哭泣,不解地问道:“五云这是怎么呐,他是怎么呐?!”。

  一个乡干部走上前去一面搀扶着龙五云的母亲,一面压低声音轻轻地告诉龙五云的母亲说:“大娘,龙乡长前段时间在县城得了病,现在他的脑子有一些不清楚。

不过可能慢慢地就会好起来的!”。

  龙五云的母亲听了之后一下子就瘫坐在地上,之后又放声嚎啕大哭起来:“我的天呀,你可要睁开眼睛看看我呀,我们可是老老实实的人呀,老天爷为什么你就这样对我嘛?!老头子呀,你把我留在这世上干什么呀?你怎么不把我一起带走嘛,让我看到我的五云儿子这个样子呀……”。

  听着龙五云母亲的哭喊,陪同龙五云一起来的几个人也不禁地伤心不已。   一个多小时后,待龙五云的母亲稍稍平静一些后,乡政府的几个人这才离开了龙五云的家。

但是几个人走了一两百米外的路上还听见龙五云的母亲那饱含幽怨直达人心灵深处、令人快要窒息的呼唤儿子龙五云的声音。

  那一夜,声音已经嘶哑了的龙五云的母亲整整一夜没有合过一下眼,只是木纳而呆呆地看着和衣而卧打着呼噜的龙五云一直到天亮。

  就在龙五云回家后的半个月,本来身体就有病又被悲情缠绕于心的龙五云母亲,一天早上在不断地呼唤着龙五云的名字之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离开了傻看着自己的龙五云和这个世界。   呆头傻脑的龙五云没有任何的悲伤,直到第二天还是邻居家的一个大婶路过,发现之后才去乡政府报告,然后乡政府才安排人帮助龙五云把母亲安葬了。

  从此以后,不管是天晴还是下雨,也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雪,在小镇的街上总能够看到傻傻的龙五云的影子。 一些不明事理的小孩有时跑过去挑逗龙五云,而每当这个时候,一旁的家长或其他大人都要严厉呵斥不懂事的小孩,然后把龙五云的故事告诉小孩子,叫小孩不要去挑逗龙五云,因为他是一个好人,只是得了不该得的病,不然龙五云一定还是一个帅气十足的男人!  而龙五云虽然是傻傻的,嘴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停地重复说着那几句台词一般的话,可从来不做一点打人骂人的事。

  在后来乡镇上运送货物和东西拉板车的人还发现,每当有人拉的板车因为拉得太重显得非常吃力地路上时,龙五云发现后都要主动的跑过去抱着推车上坡,有的人想拿一些东西给他吃,龙五云的嘴上总是不停地说道:“公家的东西不要,公家的东西不要!”而不接受一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