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田诗人”在宁海谱志中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6
  • 6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顾鸿安 元末明初的诗人顾田,字九畴,号耕云散人,南田临门村人。 元季副贡,即科举考试曾中拔贡之副榜,可直接参加省会试(考举人)。 他善诗,著有《耕云集》和《耕云集遗》堪称“南

“南田诗人”在宁海谱志中

  顾鸿安  元末明初的诗人顾田,字九畴,号耕云散人,南田临门村人。 元季副贡,即科举考试曾中拔贡之副榜,可直接参加省会试(考举人)。 他善诗,著有《耕云集》和《耕云集遗》堪称“南田诗人”。   现经查考,最早收录顾田“怀南田诗”的,当属明代崇祯《宁海县志》。

该志于卷11《艺文志》中,录有顾田的诗共8首。 我县七市顾族续修的《顾氏宗谱》(手抄本)和下详顾旧修《顾氏宗谱》(刊印本),收录顾田诗共27首。 人们不禁要向,“南田诗人”的作品,怎么会出现在明代崇祯《宁海县志》和我县有关的《顾氏族谱》中呢?  1986年10月,南田岛樊岙洋厂湾山上出土了一方唐代墓砖,以及一批唐代长沙窑瓷碗等文物。

墓砖上的“坟记”载明:唐元和十二年(817)南田山隶属于“台州宁海县依仁乡万岁里”。 “唐元和十二年二十七日”,即公元817年2月6日,距唐神龙二年(706)象山立县,已111年。

由此可知,“万岁里”在象山立县111年后,仍属台州宁海县依仁乡(宋代改为宁和乡),亦可知象山立县时,南田不曾划归象山。

明崇祯《宁海县志》记载,“万岁里”为宁和乡“五里”之一。

古时五户为邻,五邻为里。 “万岁里”自唐、五代、宋至明代,均设在今天南田樊岙一带。

“万岁里”这一带地方曾是南陈开国皇帝陈霸先,以及后主陈叔宝的后代居住过的地方,因此这“万岁里”之名,疑与这二陈世称“万岁”有关。 由此可见,南田在明代归属宁海县管辖。

“南田诗人”顾田的诗,收录在明崇祯《宁海县志》顺理成章。

以后,南田行政归属的变化是:民国元年(1912)南田立县。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南田撤县,并入新成立的三门县。

直到1952年4月,南田才从三门县划归象山县。

  “南田诗人”顾田的诗,又怎么会收录在我县七市和下洋的《顾氏宗谱》中呢?其实,七市顾和下洋顾,以及东仓、西仓、路下施的顾族祖先,都是从南田迁徒而来。   明洪武十一年,封汤和(1326-1396)为信国公。 在汤和任征南大将军期间,曾于洪武四年、七年、十一年,三次“徙发沿海”。

据史料显示:当时南田已有顾氏、陈氏等族人,被“徙发”到宁海东部各地。

不过,这三次“徙发”并非对南田实行“封禁”,不少被迁居民后来又陆续返回南田。

到了洪武十八年(1385)前后,倭寇屡犯浙西、浙东沿海各地,洪武帝朱元璋听从了方国谦(方国珍从子)“量地远近,设置卫所”之策,遂敕命信国公汤和巡视浙江海防,设置卫所59处,选壮丁筑城,“浙人苦之”。

其间,汤和在舟山发现“赵宋遗族”多聚居于此,疑有“苞蘖之萌”(有复辟宋朝的苗头),遂以防倭为名,废昌国县,移昌国卫驻象山石浦东门岛,并徙发舟山、南田、玉环等46个大小海岛居民10万余人至内地“市居”。 洪武二十年(1387)三月,南田奉旨“迁徙封禁”。

南田临门顾氏、范岙范氏200户,若恋土不迁,则“尽赤其族”(杀灭全族)。

并以三月十九日(阳历4月13日)为限:“午前迁者为民,午后迁者为军”。 为军者,实即罪犯,将世代执役,或称“长生军”。

在这种高压政策下,6000余名居民在半天之内,悉迁台州东郊,编户一百十三里而聚居。 其中顾氏十一世48个壮丁(均属南田顾氏“中兴之祖”顾应魁的玄孙辈),在当天星夜下船逃往宁海七市、下洋、东仓、路下施等地,终于免遭“赤族之变”。

这就是历史上的南田“迁徙封禁”,民间叫“洪武剿南田”。   诗人顾田逃离临门故家,是早于“迁徙封禁”之日,他流离失所,在宁海、象山各地漂泊无定。 虽然怀乡心切,却又欲归不能,一如他在诗中叹道:“杜鹃劝我归家去,我竟无家何处归?”“芒鞋踏破天涯云,飘泊江湖日已久。 红颜去尽黄金空,衣上尘污一尺厚。

”直到20年后,在永乐六年(1408)前后,他才从象山石浦“番坡”(今番头岙村)乘船回南田,重游故土,暂住临门故家。

期间他因景以寄所思,写下了一系列“怀故土之情,悲骨肉之离”的诗篇。

不久,他又“携书海上归”,写下《自丹山回宿宁海梅枝弟廷静草堂》。 “丹山”指南田箸渔山。 “梅枝”实指七市东山,是七市顾家祖先居住过的地方,七市与梅枝曾合称为“梅七”。

“弟”是诗人的胞弟,但此人名讳及何时迁居于此,无考。

题中有“回宿”一词,可见诗人早前已经宿过“廷静草堂”,这次不过是回宿而已。 “廷静草堂”在七市东山脚。

新中国成立初,这里尚存破旧的几间木结构房子,今无遗迹。

顾田在这首七言古诗中,表达了自己在动乱社会中的不幸遭遇,是诗人的悲叹,更是对“迁徙封禁”的控诉。

  由于诗人顾田与七市顾和下洋顾的族人,是同祖同宗,他又有功名(元季副贡),为了彰显他的成就,宁海的顾氏家族把他的诗作收录在《顾氏宗谱》中,予以保存和传承,是很自然而有意义的。   剔除重复篇章,今能见读顾田的“怀南田诗”,共33首。

这些诗都是怀乡感时或因景思旧之作,字里行间蕴含着南田“迁徙封禁”前后的诸多历史信息,包括政治、经济、文化、风俗等方面。 透过这些篇章,今人可窥见南田历史的真实画卷,如史家所言,“诗可证史”!它给南田填补了人文历史的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