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我跳舞咋样 免费的情感咨询平台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11
  • 2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第24章我跳舞咋样小说:作者:更新时间:2019/6/1016:23:04 了解了恽王和郑颢的情况,张威也就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些人了。 饭后,张威骑马回到了军营,有几天没回军营了,张威想

第24章   我跳舞咋样 免费的情感咨询平台

第24章我跳舞咋样小说:作者:更新时间:2019/6/1016:23:04  了解了恽王和郑颢的情况,张威也就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些人了。

饭后,张威骑马回到了军营,有几天没回军营了,张威想在营中待上一夜。

还没等他回到帐篷,有人过来告诉他令狐滈已经派人来军中请他去府上了,而且车驾都等在营帐外了。

更重要的是王将军因有要事就不参加恽王的腊月盛宴了,委托令狐滈代表自己带上张威一起参加。 合作参会?这种方式竟然在大唐都有了?原本在温庭筠草堂已经喝了点酒的张威本想好好歇息一下,谁知道令狐滈竟然不死不休的要自己去他府上。 令狐滈,这个老东西一天到晚找我干什么?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张威还是起身跟着车夫去长安城中了。 奢华的生活呆惯了,再让他去过那种艰苦的生活,他自己也是受不了的。 由于白天跟温庭筠喝了不少的酒,回令狐府的张威觉着头有些晕,想早点歇息。

但谁知刚一进门就被管家令狐展给拦住了,“张公子,长公子让我告诉你,回府后去他的房间。

”回府后去他的房间?张威听罢,头也不回的对令狐展道:“你去告诉长公子就说我头晕的厉害要回房歇息,有什么事情明天自会前去禀报。

”好家伙,这口气,简直比脚气大多了。

听完张威的话,令狐展的眼珠子都快要蹦出来了,张大嘴巴呆呆地望着张威,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你你你,你这意思是让长公子等你了。

你知不知道长公子已经等你整整一个下午了,你竟然让长公子明天再说。

你你你以为你是谁啊!”在令狐展等人看来,长公子令狐滈是除了老爷之外这个府里最厉害的人物了,要一个人性命简直跟碾死一直蚂蚁还容易。 这样的人物,张威一个年轻人胆敢轻视,说不去就不去吗,难道他真的不想要命了吗?张威是现代人,对于古代的君臣关系,主人与奴才之间的关系,夫妻之间的关系,以及父子之间关系的了解仅限于影视剧上的知识;也知道那时候主人对奴才有生杀大权,但却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 不过今天他从令狐展的眼中看到的是惊慌、不解和意外。 不就是没有按照令狐滈的意思去他的房间吗?多大点事啊!值得那样意外吗?“我什么我,我就是我啊,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值得你那样大呼小叫吗?”见令狐展对自己大叫,张威很直接的回敬了过去。

“啊?你小子是不想要命了,长公子的事情你都敢不放在心上,看来你小子是活腻了。

”令狐展气呼呼的对张威说道。

虽然张威嘴上很硬,但他并不是傻瓜,现在他的酒已经清醒多了,从令狐展的言语中他能够听得出令狐滈在这座府邸中的地位,更知道如果自己因此得罪了令狐滈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于是服软的对令狐展说道:“好好好,我给你一个面子,这就前往长公子那里。

”说吧张威头脑不清的来到令狐滈的房间外,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快步走进令狐滈的房价。

“长公子,我回来了。 ”见到令狐滈,张威立即换上一副喜笑颜开的样子,笑着对令狐滈说道。 “哦,原来是张公子回来,我可整整等了你一整天啊!”见张威进来,令狐滈也很高兴,满脸堆笑的对他说道。 “我就知道长公子等我,所以呢,这一回来就直接奔你这儿来了。

让公子久等了,抱歉的很啦。

”说罢,张威拱手对令狐滈说道。

门外,令狐展望着张威这种样子,气的连连在地上吐了两口唾沫,“什么东西吗?刚刚还不是跟我嘴硬,这一转眼又换成了另一种模样。

”吐唾沫归吐唾沫,但是走出不远的令狐展突然感到这个新来到府上的年轻人是真的令人害怕啊!刚才是一种模样,转眼又成了另一种模样。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模样呢?令狐展觉着自己的后背嗖嗖的发凉。

闹不懂,那是真的怕啊!“不知长公子如此着急的找我有何要事?”寒暄过后,张威问令狐滈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想跟你说说恽王腊月盛宴的事情。

你也知道我也在王爷面前夸下海口了,到时候要在宴会之上拿出一个拿手的节目。

你说说我该怎么办呢?”令狐滈对张威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令狐滈竟然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

车走车路,马走马路。

张威在想像你令狐滈这样要长相没长相,要歌喉没歌喉,要文艺水平有没有文艺水平的人,除了一肚子坏水意外什么都没有的人,为何偏偏要在腊月盛宴上展示自己的“短处”呢?真的不怕丢丑吗?一般情况下,人们都喜欢展示自己的长项,而避免在自己的短相。

但也有的时候,一些人为了自己的企图,硬着头皮去展示自己的短处。

“嘿嘿嘿,长公子,你也知道,这腊月盛宴原本就是恽王展示歌舞甚至是诗词的平台,而且今年的盛宴恽王尤为重视,如果实力不济的话,贸然展示不但不会引起恽王的重视,反而会让恽王不高兴。 ”听完张威的话,令狐滈重重的点点头,“你说的很对,本公子也是这样认为的。

既然我已经在恽王面前夸下了海口就一定要好好给恽王他们表现一下,也好让那些人也重新认识一下本公子。 ”张威的本意是想让令狐滈知难而退,谁知道人家不但不知难而退,反而像打了鸡血的猴子一样,冲上去要跟老虎打架。 哎哎哎,这人咋一点廉耻都没有呢?狗无廉耻,一棍打死;人无廉耻,无法可治。 既然令狐滈是这样一个不知进退的人,张威还能说些什么呢?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既然长公子执意要在腊月盛宴上表现一次,那我们就好好想想看看你的特长在什么地方?我也好教你。

”令狐滈想了想,“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特长,说说吧你有什么本领,说出来我听听,看看自己适合学习哪一种。

”“我的本领可多的去了,会唱歌、跳舞、吟诗作赋,还能够弹吉他等等,会的东西多的去了,不知道长公子你想学习哪一样呢?”在张威看来这恽王的腊月盛宴其实跟现代的联欢晚会差不了多少,虽然叫的名字不同其实都是大家在一起娱乐而已。 想当年自己的还是一个学生的时候,虽然学习成绩不咋的,但是文艺天赋那绝对是杠杠的,唱歌、跳舞、弹吉他,猜谜、朗诵、说相声,无一不通,无一不精。

每年学校的联欢晚会少了他就犹如春节联欢晚会少了本山大叔一样。

诚如李太白所说的那样,天生我材必有用,既然我张威来到这个世界上,肯定是有用的,如果不是学习的料,那一定是娱乐的天才。

现在令狐滈竟然要跟自己学习娱乐,真是找对人了。

“你看我学习跳舞咋样?”令狐滈稍稍想了想说道。

“我呸--”张威差点没有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