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 碍眼的周星池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153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叫唤了胡茵梦一声,叶景诚走了上去并在她旁边坐下。 关心道:“是不是不太习惯这样的气氛?看着身边匆忙来回的剧组人员,胡茵梦说道:“嗯,在这边拍戏会有一种压迫感,感觉所有人都在赶时间,唯独自

第085章 碍眼的周星池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叫唤了胡茵梦一声,叶景诚走了上去并在她旁边坐下。 关心道:“是不是不太习惯这样的气氛?看着身边匆忙来回的剧组人员,胡茵梦说道:“嗯,在这边拍戏会有一种压迫感,感觉所有人都在赶时间,唯独自己拖了后腿一样。 ”在呆湾,拍的多是一些文艺爱情片,演员都是由浅至深慢慢入戏。

拍摄并不像港岛这么快节奏,有时候前一秒还定格在这个镜头,下一秒又不得不切换一种形式。

如果再早个十年八年,港岛对于电影的拍摄日期就不是按月、按周来算,而是神速到用日数来计算。

当时最流行的就是七日戏,因为它意味着一个大工程。 由此可见,港岛的电影拍摄有多么注重效率,或许这也是港岛电影圈在十年光辉之后,急速衰败的原因之一。 因为电影不是一昧注重工作效率就行了,那样只会让赶工出来的影片质量不断下降。

“慢慢就习惯了。 对了!今晚你有空吗?”原本叶景诚是想询问她与李傲的事情,想了想还是先给自己营造个机会。 “我…”胡茵梦神色犹豫,不知道拒不拒绝好。

她肯应邀来参演张永成这个角色,足以证明她与李傲并不是无法分离的。 “叶生,你和胡小姐的戏份表。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替她解了围。 回头看去,周星池双手正不断摩挲。 烚熟狗头的看着两人,心里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

这个家伙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见到周星池还不识趣的离开,叶景诚不耐烦的问道:“还有什么事?”“叶生,就是说…不知道…可不可以…多给我一些戏份。

”周星池挠了挠头,有些抓急的说道。

他在这部影片的戏份,比上一部的还要少。 扮演的角色是任达桦的儿子,一名报社的小记者。 如果是第一次客串,他也不敢这样说话。 但是这里几个比他还新的人,譬如何嘉劲扮演叶问的徒弟黄粱,钱小壕扮演洪震南的徒弟郑伟基,就连狄威这个外行都有不输于两人的角色。 狄威扮演的金山找暂且不提,这个角色块头要够大只,这一点周星池没办法去争。 但是你说要斗靓仔,他还是那么几分自信的,更何况他还学过几招散手。 何嘉劲和钱小壕两人的戏份,勉强已经算得上是配角人物。

戏份比他多几倍有余,凭什么分给这两个新人,而不是分给他这个‘老人’。 叶景诚嘴角咧了咧,问道:“那你想要什么角色?”“比如说男配角那样…就最好啦。

”周星池的眼光闪避,不是很敢和叶景诚对视。

“再说吧。

”叶景诚朝他扬了扬手,一句话直接没了下文。

周星池为自己争取角色无果,带着几分失落并低着头走开了。 回头看去,胡茵梦已经进了化妆间。 叶景诚叹了一口气,同样进了化妆间装扮。 适时,两人再次走了出来。 妆容在叶景诚特别吩咐下,将他本人化得格外的老成。 不过看起来一点也不显老态,反而呈现一种男人该有的成熟稳重。 而胡茵梦,本身就是一个绝美的女人。

并不是所有女人都适合任何的服饰,有些女星适合古装,有些女星适合时装,很少说有人能兼容,而胡茵梦恰恰是这种类型。

而且她本身走的就是成熟路线,经过稍微的粉妆点缀,立刻变得韵味十足。 穿着一身民国服饰走出来时,几乎将全场的眼光都给夺走。 “给多你们五分钟时间,五分钟之内全部到位。

”黎应就拿着个大声公,开始催促所有剧组人员。 而后对叶景诚说道:“叶生,你和胡小姐准备上场。 ”“嗯。 ”两人各自放下手中戏份表,由于没有第一部的铺设,所以片头一些内容已经被删减。

第一个要拍摄的镜头是叶问被日军暗枪打伤,而后在朋友的帮助下和妻子离开佛山。 “叶问:宗师传奇,第一场,第一次。

艾克什!”在所有人员到位之后,这部影片正式宣布开机。

此时,叶景诚身穿黑色长衫马褂,屹立在擂台之上。 擂台下有各式各样的人围观,其中就包括格外显眼的胡茵梦。

在他对面站着一个龙套演员,扮演日据佛山最高负责人三浦,从对方的眼神中,还能看到激昂的情绪。 这个龙套知道他在几秒后,将会倒下扮死尸。

但是可以在开头就出镜,这一点是其他龙套奢望不来的。 当黎应就那声‘艾克什’喊出之后,叶景诚动作有如闪电,依照一早设定好的套路出拳。 一拳一削一踢,画面在三浦不甘的脸上定格好几秒。 日军将领不甘倒了下来,当所有人以为一切结束,一把暗枪射出一枚子弹,正中叶景诚的胛骨处。 此刻,叶景诚尽量让自己入戏,脸色表现出一副多有迟疑和始料未及,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眼神中轰然而倒。 “咔!”黎应就看了看摄像机,说道:“过了。 ”谁也没料到第一场戏过得这么轻松,特别是对于叶景诚,没人会想到他的表情和动作如此到位,甚至那位搭对手戏的龙套也准备要多挨几次打。

“怎么样,没事吧?”叶景诚扶起那位龙套,尽管不是真正的对打,但是力度肯定有那么上下,不然这戏份拍出来就假了。

“没事,没事。 ”龙套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被踢到的胸膛还隐约传来痛楚。 不过比起出镜那几秒钟,登时让他觉得这一切都值了。

拍完这个镜头,众人移位至武馆外的马路,一辆老式货车正停放在那里。 “叶问:宗师传奇,第二场,第一次。

艾克什!”这场戏的演员只有三个人,分别是叶景诚、胡茵梦以及一个扮演两人孩子的童星。 拍摄开始,叶景诚两眼无神躺在胡茵梦的怀中,而胡茵梦这个花瓶角色的演技也不差。 在这段戏开始的同时,她就感到这个剧情十分的熟悉,似乎……那么一刻,胡茵梦神游太空。 没错,眼下这个场景,和当初的银行劫案极为相似。

胡茵梦看了看怀中的叶景诚,剧情来得如此巧合,这个男人是想向她表达些什么,还是说为了纪念上次那一件事?自己又是不是不应该拒人于千里之外?“咔!过了。 ”黎应就在摄像机前扬了扬手,示意切换下一个场景。 又过了?大部分人都感到很意外。

这才几分钟的时间,两个镜头都是一次过,效率也太神速了吧。

最意外的还是胡茵梦,因为她刚才根本没有进入拍戏的状态。 哪曾想正是她没融入这种状态,从而真情流露使得这个镜头更加完美。

剧情一路推进,从叶问抵达港岛,到收下第一个徒弟黄粱。

过程就没有前两个镜头那么顺利了,甚至有一个镜头ng十多次才完成。

一下午的时间堪堪完成今天计划好的戏份,主要是演员之间的契合度差了些。

结束一天的工作,叶景诚再次邀请胡茵梦共进晚餐,胡茵梦的表现比之前更加犹豫,可惜最终的结果依然是婉拒他的请求。 换作平时,叶景诚肯定会死缠烂打。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白天他要到剧组拍戏,晚上还要分析曹人超和李政平收集回来的资料,有时候还不得不连夜赶过去和两人商量对策。 这点就是信息落后的弊端,想要知道国际金属价格的走势,就必须无时无刻收集资料,稍有落后得到的信息都未必准确。 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他还敢分心去追求女人,完全是在给自己的前途埋坑,到时候分分钟赔光全副身家。

所以他纵使再急色也好,有些念头也必须先压制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