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回 鬼圣现踪沧狼行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6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恐怕你们不用讨论这个事情了,先担心一下自己的安危比较实在。 ”楼梯口站起了一个瘦高的老者,脸色惨白,吊眉细眼,全身裹在一袭黑袍之中,让人看了一股说不出的阴森恐怖,三分象人,倒是七分象鬼

第二百四十回 鬼圣现踪沧狼行最新章节

“恐怕你们不用讨论这个事情了,先担心一下自己的安危比较实在。 ”楼梯口站起了一个瘦高的老者,脸色惨白,吊眉细眼,全身裹在一袭黑袍之中,让人看了一股说不出的阴森恐怖,三分象人,倒是七分象鬼。

刘大哥手里的碗“苍啷”一声掉在了地上,舌头仿佛打了结:“鬼,鬼,鬼……”再也说不出下一个字。 那黑衣人阴森森地笑了笑:“是鬼圣。 ”满楼的食客一见这架势,都吓得夺路而逃,只有李沧行和远处出菜口那里的一个青衣人没动。

李沧行迅速判断了一下形势,那鬼圣早在一来时就落在他眼里,此人与烈火真君并列为魔教四*王之一,阴风掌、搜魂爪与僵尸功一向凶名满江湖,几年前自己刚出道时碰到的血手判官,就是其得意弟子。 若是换了三年前,李沧行自问当然不是其对手,但这几年自己武功大进,前一阵击毙老烈火虽是靠了两仪剑法,但已经有了与其正面一战的勇气,而且这酒楼地方狭窄,用兵刃多有不易,正好发挥自己拳脚功夫。 真正让李沧行担心的是远处那个青衣人,此人一直背对着大家,也完全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不知道是敌是友。 想到这里,李沧行自己也收起了气息,继续吃起面来。

鬼圣同样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那青衣人时似乎微微一怔,接着又摇了摇头,慢慢踱到李沧行的桌前,猛地一拍桌子。

李沧行放在桌上的碗一下子跳了起来,汤汁飞溅地他满身都是,李沧行佯装大怒,抬头骂起来:“你这人怎么回事!走路也不小心!”再看到鬼圣那张脸,李沧行吓得赶紧低头,不再言语,鬼圣经此一试。 判定他并无武功,连起码的躲闪反应也没有,心下便无疑虑,转身走向刘大哥等三人。 刘大哥和青衣的老李已经吓得面无人色了,不停地在发抖,只有王朋友仍然倔强地瞪着眼,昂首盯着鬼圣。

鬼圣突然露出了笑容,那一口白牙配合着他没有半分生气的脸显得格外的阴森,即使在大白天也让人背后顿生寒意:“你们刚才说我们是什么?老夫已经上了年纪,耳朵不太好。 能不能再说一遍?”刘大哥陪着笑脸。 小心地说道:“哥几个有眼不识泰山。

不知您老人家在此,对神教多有冒犯,您老大人大量,别跟小辈们一般见识。 ”老李也随身附和:“是啊是啊。 鬼圣前辈在江湖上如雷贯耳,跟我们几个小辈较真,那也太失了您的身份了,哥几个酒后胡言,您老就把我们当个屁给放了吧。

”鬼圣“嘿嘿”笑了两声,不置可否,却盯着王朋友一直不说话。 王朋友的脸已经胀得通红,站着又喝了一碗酒,“啪”地一声把碗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朗声道:“砍掉脑袋不过碗大的疤,老刘,老李,姓王的错看了你们,如此贪生怕死。

不配好汉二字。 ”骂完了同伴,王朋友转向了鬼圣,挺胸喝道:“那个什么鬼圣,老子知道打不过你,魔教是老子叫的,这二位只是跟着老子喝酒罢了,有什么你冲着老子来,不关他们的事。 老子就是叫魔教了,怎么地!”鬼圣阴恻恻地道:“很好,很好,好汉子,有血性,你们两个应该跟人家多学学。

知道老夫的规矩吧,自己动手。 ”刘大哥和老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头上青筋直暴,犹豫了很久后,突然双双一咬牙,抽出刀来,生生地砍掉自己左手的小手指头,登时血流如注。

“还算识相,滚吧。 ”鬼圣看也不看二人一眼,任由二人连滚带爬地下了楼梯。

王朋友的酒有点醒了,但事已至此,再服软亦是无用,便挺直了腰大声道:“鬼圣,爷爷乃是丐帮大勇分舵新晋弟子王老六,魔教就是爷爷叫的,要打要杀冲着爷爷来,皱一下眉头不算好汉。 ”他的话音未落,鬼圣的身形一动,人一下子到了他面前,王朋友只觉得眼前一花,脸上“噼哩啪啦”地就挨了十几个耳光,顿时两边脸颊高高肿起,一张口吐出两颗断牙,却是再也说不出话来。

鬼圣冷冷地说道:“小子,硬刚是得有硬刚的实力才行,手底没活,嘴上没罩,你在江湖上这么多年是怎么活过来的?看你还算有种,也算给公孙豪一点面子,这次就不杀你了,自断左臂,从我裤档下爬过去,就饶你一命!”王朋友虽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却还是倔强地站着,狠狠地瞪着鬼圣,一动也不动。

这时只见窗边的李沧行打了个哈欠:“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鬼圣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气在身后出现,心中暗骂自己大意,居然走了眼,漏过了一个高手。 从杀气的强烈程度看,此人武功非同小可,而且还一直在增长。

鬼圣也不说话,突然身形直接向后飘出三丈,长长的指甲带起一阵腥风,向着李沧行所在的桌子抓去,“啪”地一声,木屑飞扬,桌子被生生地拍成两半,飞了起来。 空中两条腿迅如雷电,连环向鬼圣的头部与上路踢去,鬼圣心中暗地吃了一惊,来人的力量与速度极佳,忙运起搜魂爪相抗,掌腿相交之声不绝于耳,二十余招后,鬼圣退出七八步,才勉强挡住来人的连环飞腿。 李沧行落地之后,也不给对方喘息之机,运起折梅手,直奔鬼圣中门而去,他这折梅手与敌交手越多,自身的领悟与变招也会更上层楼。 这几年他用这折梅手多次与高手生死相搏,功力早非当年初学时可同日而语,无论是变化还是速度都有了许多提高,若不是忌惮鬼圣的爪上总是带着中人欲呕的腥气,早已经能占据主动了。

鬼圣从未料到对面这瘦小汉子为何突然变成了一个昂藏大汉,而且他看着也就三十四五,却有如此强的实力,自己的搜魂爪也算驰名江湖的绝技,此刻却只能勉强维持一个均势,这要是传了出去,自己这张老脸还往哪里放!想及于此,鬼圣一咬牙,变爪为掌,顿时李沧行觉得刺鼻的腥气已经不见,周身笼罩在一阵阴森森的冷风之中。

他知道这是鬼圣的成名绝技阴风掌,与魔教的三阴夺元掌有异曲同功之妙,而这鬼圣的内力强过宇文邪不少,浸淫此功亦有数十年,不能再抱当日拖字诀取胜的心思,神火心经运起,浑身上下顿时火热,沉下心来,见招拆招。 李沧行自从练成冰心诀后,对这种阴气寒气的适应能力大大增强,再加上神火心经的催动,已无当日大战宇文邪时,那种阴风入体时让人提不起劲的难受感。

又战了一百多招,李沧行越打越有信心,见招拆招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渐渐地处于上风,二人拳来脚往,所过之处桌椅板凳无一幸免。

李沧行心中暗想这鬼圣虽然拳脚招式不如自己,但毕竟内力深厚,打到现在,眼看二百招过去后,招数仍未有重复,再战下去,还不知道打到猴年马月,而那名青衣人始终不明敌友,看来还得速战速决,先打倒鬼圣再说。 想到这里,李沧行一咬牙,卖了个破绽,右手一招拨云见日故意使老,右肩微微露出一点空隙。 鬼圣这等高手哪会放过,双眼一亮,右掌虚晃缠住李沧行的左拳,左手划出一个半圆,“啪”地一掌便击在李沧行的右肩。

感谢网友雅清居士的打赏,您的支持就是天道继续创作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