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战记安德布兰登,巴铎 结束感情句子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21
  • 143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六战记》主角安德布兰登,巴铎,是狂安最新完结的玄幻小说,安德布兰登,巴铎小说讲述了血雨落尘泥,心灰目更盲。 人龙仇与恕,故友与新伤。 六兴乱世,海陆星谜藏。 廿四征程尽,诸

六战记安德布兰登,巴铎 结束感情句子

《六战记》主角安德布兰登,巴铎,是狂安最新完结的玄幻小说,安德布兰登,巴铎小说讲述了血雨落尘泥,心灰目更盲。

人龙仇与恕,故友与新伤。 六兴乱世,海陆星谜藏。

廿四征程尽,诸国俱过往。

少年王子被害,双目失明、亲人惨死,却从此开启了彪炳史册的伟大征程!且看他,如何从隐姓埋名的小医生,团结起超越种族隔阂的战友,重整诸国、一统四海,终以盲王之姿,立于卓根索尔世界之巅!而他个性迥异的朋友们,又如何在人生的聚散离合中,铸就六骑的传说!精彩章节法岗遇到死扛价格不往下落的卡博,正心浮气躁,突然听到有人冲他欢呼,登时就腾起一股怒意。 等他扭头一看,发现竟然是维拉、巴铎、斯尕!“布兰登、阿空,法岗老大,你们怎么在这?”“我还想问呢,你们仨怎么主动跑到这来了?”“我们……”维拉不好意思了。

“老大,我们这不是觉得老让布兰登一个人为大家奔波不太好吗?所以维拉一提议,我们就决定来城里找份工作。 打听一路,就到了这,没想到却碰见了你们,这真是太巧了!”直肠子斯尕不用别人细问,就把事情的经过全交代了。 一个人类和五个龙人撇下谈到半截的生意,你一言我一语地聊起这一天发生的事。

他们越聊越热烈,被晾在一旁的卡博却越看越糊涂。

最早注意到法岗的两柄黑晶剑和阿空背后露出的火晶铳,卡博觉得布兰登应该挺有钱,可从人类少年朴素的装束上看,又不是那么回事。

待发现布兰登是盲人,他更是一头雾水。

而刚刚出现的维拉、巴铎、斯尕,都背着元素武器,并且一个比一个武装精良!整个商业大都,哪有人类会花这么多钱武装亚人奴隶?何况还是个瞎子?如果布兰登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又怎么穿得如此普通,还偏偏执着于放在巴斯庭只能算中下档的坐骑?卡博彻底看不透布兰登了。

听了一会,他忍不住插嘴问:“我说,几位客人,我能不能打断你们一下?”六个人都扭过头来。 “我就想问问……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什么什么关系?”斯尕挠头道。

“你们……怎么敢这么跟你家主人说话?你们不是……他的奴隶吗?”法岗等龙人都当场愣住了!布兰登急忙开口:“不,他们不是。 他们只是碍于巴斯庭的规矩才在外面称呼我主人,实际上,他们都是我的家人。

”“家人?”当布兰登说出这个词汇,让所有在场的龙人同时心头一震!卡博的眼中闪过一道异色!他不着痕迹地观察着几位同类的神色。

过了一会,百适特龙业商行的奴隶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好吧。

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们这一家人一份礼物。 法岗老哥,你刚才说的价格我同意了,鞍具什么的我也一并送了。

”幸福来得太快,法岗一下接受不了,他担心地问:“这样的话……卡博兄弟,你怎么跟你的老板交代?”“从别的生意匀点利润就是了。

反正他又瞧不上龙人之间的生意,一般不会仔细查账。

对于龙人朋友,还有龙人朋友的朋友,我们同血会是很乐意行个方便的。

”“同血会?”布兰登和他的家人异口同声地重复。

“既然是朋友,那我就好人做到底,多给你们透露点信息。

在巴斯庭,人、龙人、人与龙人,分别组成了三个官方之外的组织。 全部由人类组成的那个叫天权党;成员全部是龙人的叫怒鳞帮,那些家伙*前都镶着一块血红的鳞片;再就是我们这个没有种族偏见的同血会。 除此之外,巴斯庭还有大大小小几百个三大组织下属的帮派。

因此,就算是官老爷,也不敢轻易得罪三大组织,更别说我的老板了。 如果以后有别的帮派到布兰登医生的诊所找事、收保护费,就告诉我好了,我们同血会替你们出头。 ”这不就是黑帮吗!而且还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招揽人心?虽然布兰登、法岗这么想,但他们刚刚在巴斯庭立足,有同血会罩着或许不算坏事,所以都没说什么。

一笔眼看谈崩的生意,就这么出人意料地达成了。

待卡博领着法岗去办交易手续,早已等不及的阿空对六足残翅盔蜥勾了勾手指头,一脸喜意地说:“绿帽,我们走。 ”“你叫它绿帽?真是个烂名字!”维拉为六足残翅盔蜥鸣不平。

“不是我起的,是它自己告诉我的。

”“谁信?”龙人少女撇了撇嘴。 从没亲自买过坐骑的布兰登,还有从没做过生意、啥都不清楚的维拉三人,就这么边斗嘴,边簇拥着阿空和六足残翅盔蜥,大摇大摆地走了……卡博发现他们越走越远后急忙追出来:“等等!等等……算了。

”“怎么回事?他们怎么走了?”法岗也跟了出来。 “我也不知道呀。

按说只有替换过新的契约石,商行里的坐骑才会跟客人走啊?”“那怎么办?以后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法岗做猎龙人的时候,都是直接交付猎物,从没用过什么契约石。

“应该没事。

虽然不明白怎么搞的,但他们既然能把坐骑直接带走,那就说明被它当成主人了。 我把契约石给你,真有事老哥你也可以回来找我。 ”交完钱,法岗都来不及跟卡博好好道别,就拿着交易单据,急急忙忙去追阿空他们了。 返回城外山洞途中,欢喜不已地维拉抱着得意忘形的阿空,高高坐在绿帽背上。

斯尕跑前跑后,不停嚷嚷着该换他了。

布兰登扶着维拉的肩膀,面带微笑回想着一天发生的事情。 虽然在人与龙人无处不在的壁垒前惹了些不快,虽然磨了半天嘴皮子还被人瞧不起,虽然空瘪钱袋只够最低档次的开销,但布兰登却感觉这次跟随法岗买坐骑的经历,好像是父亲花光了辛苦积攒的收入,给儿子买了人生中第一份心仪已久的礼物。

这份感动和幸福,仿佛要让充斥胸膛的温暖,快要满溢而出……现在有了三层楼的诊所,他们终于在巴斯庭城里有了遮风挡雨的地方,再加上绿帽这第一头珍贵的坐骑,他们也算有房有车了!今后通过给碧海庄园的女主人看病,他肯定能慢慢在巴斯庭打开局面,前途可谓一片光明!几人都自顾自地开心,只有不紧不慢跟在队尾的巴铎,心事重重地不知在琢磨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