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7章 果真不凡阴阳同修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6
  • 5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一旁的青年看了男子一眼,微微一叹,“此次我计算,对于你我而言,有着莫大的凶险,刘兄当真要去?或许这不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若是不去,变数更大,我好歹身为太神强者,真正能够威胁我之人,在

第1697章 果真不凡阴阳同修最新章节

一旁的青年看了男子一眼,微微一叹,“此次我计算,对于你我而言,有着莫大的凶险,刘兄当真要去?或许这不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若是不去,变数更大,我好歹身为太神强者,真正能够威胁我之人,在这片海域上屈指可数,想杀我,那些人还要看看自己的斤两!”这个时候,青年手中忽然多出一个龟甲,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只见那龟甲忽然闪烁一道光芒,一道卦象凭空而起,青年细细看了这道卦象,神情闪过几分疑惑。 随即他又再度轻点龟甲,不断的计算,青年的脸色越发的凝重起来。

男子闪过几分不解,看向青年,静候青年的解释,他与青年相交不知多少岁月,对方精通龟甲卜算,乃是家族绝学,几乎是每一次都极为准确!青年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摇了摇头,“看不透,看不透,此行刘兄恐怕极为凶险,我连续测算数次,皆是大凶之兆!”男子的脸色微沉,不过随即脸色恢复如常,“此次乃是为我等世家而行,若是让两族得到仙人宝藏,我等世家,将在海外无立足之地,如今大陆,还不是我等回去之时,这一次,必须得到仙人宝藏,否则的话,今后我们隐匿世家,将处于极为不利的局势!”青年闻言亦是微微点了点头,“刘兄此言甚是有理,若非我修炼在此,还需要不少功夫,否则此次我去便可,如今倒是要刘兄出手了。

”“此事无妨,诸葛兄,在下先行一步!”男子缓缓说道。

青年闻言心中一个咯噔,不知为何男子的先行一步,让他心中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他不由出言道:“刘兄,此行之中,当小心火!”“火?”男子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青年。 “我也不得而知,只是卦象上有此显示,恐怕刘兄此行的凶险与火有关。

”青年苦笑道。 男子轻轻一点头,身形一闪,向着海山城赶去!这时一个身穿道袍之人,正向的海岩城而去,此人正是颠道人,他的神色之中,充满了忧虑,他在前行的途中,也是听说了海族强者和飞禽一族正在追杀一个青年,颠道人自然怀疑那个人是否就是楚易,在之后,他遇到几名人族,更是听闻了飞禽一族和海族两族一同联手攻打海山诸岛之事,他昔日曾经游历过海外,完全没有想到,昔日还算和平的海外,如今竟然爆发了两族对付海外人族的争斗!原本以为阴之大陆进攻阳之大陆,在大陆上造成巨大的混乱,也就罢了,但是没想到连海上,如今也是这幅光景。

这几日下来,海外的情况已经变得极为混乱,随着飞禽一族和海族的联手,路途之中,两族之人对于人族也是极为仇视,好在如今颠道人也是有主神巅峰的实力,这一路下来,倒是有惊无险,他微微一叹,如今只有尽快赶到海岩城,仔细打听一下情况!但愿楚易还活着。 颠道人摇了摇头,向着远处的海岩城而去。

赵曼冷冷的看着楚易等人,此刻他的言语,却让诸葛云龙和刘先,没有了先前那份勇气,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法者更是如此,赵曼的修为比他们高,更是拥有话语权,就像是先前楚易一般,在实力不如别人之时,即便拥有一战之力,也不愿意将彼此之间矛盾扩大化!“我等不敢。 ”诸葛云龙语带苦涩的说道,形势比人强,不是对方的对手,自己又怎敢招惹对方。

赵曼的嘴角浮现起一丝冷笑,“既然如此,还不快滚,看在你们的老祖面上,别逼我动手杀人!”“是!多谢!”诸葛云龙诺诺答道,心中却是无比恼怒,这个赵信不过是实力比自己强上一个境界,竟然如此嚣张,原本自己等人赶到海山城,对方还是千恩万谢的嘴脸,他无奈的看了一眼刘先,向着外面走去。

楚易此刻也是跟着诸葛云龙和刘先的后面,这个赵信的修为有太神境界,实在是不宜招惹,自己还是在暗中找寻机会,看看能否获得仙人之骨。 “等等!”忽然赵曼开口说道。

“赵城主你,还有什么事情?”诸葛云龙和刘先脚步微微一颤,惊疑不定的看着赵曼,对方莫非改变主意,要杀了他们?赵曼扫了一眼诸葛云龙,目光却是落在楚易的身上,语气平淡的说道:“你们两个走,此人留下。

”诸葛云龙和刘先闻言顿时一愣,目光疑惑的看着楚易,楚易心中却是一震,故作疑惑的看着赵曼。 “怎么?不行么?”赵曼慢条斯理的说道,语调淡然,却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自然可以。

”诸葛云龙赔笑道,楚易与他们没有任何瓜葛,并且此人出现的极为古怪,如今赵曼要人,他们自然不无不可。 赵曼闻言,眼中闪过几分若有所思的神色,楚易此刻却是心中大感无奈,在三人的目光之中,走向了赵曼。

赵曼的目光落在了楚易的身上,他冷冷的说道:“将你的道境施展出来!”楚易闻言有些不解,不过还是将自己的生死道境施展了出来,太极图运转圆融,生死平衡,相生相合,运转不止。 “好!好!好!”赵曼的眼中闪过几分炙热。

“生死道境圆融,能够将此道境推衍至圆满,倒是不同凡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