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霸再世(长篇记事《寨里村往事》节选之十)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13
  • 2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傅海松二十多岁,是后街财主傅金声家多年的把式。 傅金声在村子里号称实户,家有良田百十余亩,槽头骡马成群。 由于傅金声远祖是读书人,其家族一直传承着耕读传家、开明处世的家风。

元霸再世(长篇记事《寨里村往事》节选之十)

傅海松二十多岁,是后街财主傅金声家多年的把式。 傅金声在村子里号称实户,家有良田百十余亩,槽头骡马成群。

由于傅金声远祖是读书人,其家族一直传承着耕读传家、开明处世的家风。 他的大儿子傅清礼毕业于河南大学法律专业,任郑州市法院推事,侄子傅清聚毕业于中原交通学校,在铁路上做技术工作,还有两个儿子在家和长工一起参加劳动。 傅海松和傅金声是一门子,远祖同宗同根。

海松从小父母双亡,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他自小懂事,十三岁时就给傅良生家当小把式,他说:金声爷啊,我不要工钱,只要管我吃住就行。 直到过了十八岁,海松农活上犁耧锄耙样样精通了,傅金声才说:这孩子一年年长大了,下一步还要成家,也给他一个把式的工价吧。

他这才正式成为全村十几个把式中的一员。 傅海松真正成为把式中有头面的人物,是在一次傅银昌举办的舞刀会上。

傅银昌的祖父武进士傅金檀留下的那口大刀,一直是这个家族的荣耀,每至年节或者有重大喜事时,他都要拿出来炫耀一番,一来炫示其家族深厚的渊源,二来显示自己力大无穷,勇武过人。

那是日本投降的前一年正月,傅银昌的侄子刚从高中毕业,他意欲为侄子扬名,特意在傅家饭馆门前隆重举行了一次舞刀会。

并声言:凡能舞动他家大刀的,愿来他家做活的加付一半工钱;是租户的,每亩减收一斗粮食租金。 傅銀章曾出面劝阻,说:真要有能舞动大刀的把式或租户,咱真给他加钱减租?傅银昌哈哈一笑说:咱村里除了我,你看还有谁能舞动这把大刀?傅銀章摇摇头说:想不出来。

傅银昌自信地说:这就是了,我谅也无此人。

怕什么?这一天,傅银昌弟兄一起出面,特意抬出一张大红标语,写着:侄儿高中毕业可喜可贺。 全村人都来看热闹,大人小孩站满了半条街。

傅银昌高喊一声:抬刀来!两人应声把系着红绸的大刀抬了上来。

傅银昌单手接过大刀,舞动起来,村民不禁叫好。

瞬时又把刀竖在地上,一手掐腰,高喊着:有谁能舞动的,请上来演示。 等了半天,也无人应声。

傅銀章也接上大喊:有本事的上啊!我看除了我大哥,谁还有本事来逞能啊!傅海松从西南地收完花生回来,在旁边看了多时。 他过去听老人说过,这把刀重有八十多斤,是傅金檀光绪年间春闱武殿试高中武进士留下的,没有千斤之力是难以舞动的。

看到傅银昌舞动时,他想自己身高五尺有五,一肩能扛得动两桩儿三百斤重的粮食包子,难道就不能舞动这把刀?他有点不服气,也想上去试试。

这时听到傅銀章谁还有本事来逞能的话,不禁一股横气从胸中喷涌而出,大步走出人群,高声喊道:我来试试!大家一看是海松,一起兴奋起来,喊着:海松上!这海松紧了紧裤带,搓了搓手掌,伸手抓住刀柄。 傅银昌有点鄙夷地说:你行吗?海松并不答话,用力抓过大刀,往空中轻轻举起,随之舞动起来,刀光上下翻飞,红绸随风飘舞。

舞动有一袋烟的功夫,兴之所至,竟将大刀抛向空中,足有五六尺高,又轻轻接在手中,一个鲤鱼打挺稳稳站立,大刀直直竖在身旁。 霎时,人群中叫好声四起:海松神力,海松神力!这时,一位老人从人群中缓缓走出,说:我来说几句话。 这个海松,神人也!多年以来,能把这把大刀抛向空中,又能伸手接过的,仅此一人。 据古书记载,能将上百斤的铜锤抛向空中的,仅隋朝末年的李元霸一人而已。

我看,这海松无疑就是李元霸再世,就是小李元霸。

这位老人正是村北头儿的前清秀才傅良相。

傅老说得好,海松就是元霸再世!小元霸,小元霸!人群中纷纷响应。

曾经自诩威武过人的傅银昌痴呆呆地站着,不知说啥为好;傅銀章张着大嘴,宛如呆子。

接着又有人高喊:海松,拿一个半把式的工钱!傅银昌,说话算话。

傅银昌缓过神来,犹犹豫豫走到海松跟前说:海松兄弟,你愿意到我家干把式吗?我兑现诺言。

海松把刀放在地上,笑着说:我知道,你的话不过是玩笑罢了,哪能当真?我还是回我金声爷爷家干把式吧!有人说:海松你傻呀!放在碗里的肉不吃,偏要啃干馍啊!这时,刚刚从后街赶来的傅金声走出来,拍着海松的肩膀说:海松,好样的。

回来吧,就从今年起,我给你增加半个把式的工价。

又回过身对傅银昌说:你也别作难,你许的愿我来还。 傅银昌脸上现出僵持的笑,对傅金声点头说:谢谢金声爷,谢谢金声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