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二六章 巨擎之战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6
  • 7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呵呵……”黑袍老者眯着眼睛,看了看那件手套,眼中有着贪婪之色,“门主,我门这件至宝固然强大,但是,想以此与老夫对抗,恐怕还有些不够。 这件枪皇手套在门主手上,实是明珠暗投了,还是交由老

第一八二六章 巨擎之战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呵呵……”黑袍老者眯着眼睛,看了看那件手套,眼中有着贪婪之色,“门主,我门这件至宝固然强大,但是,想以此与老夫对抗,恐怕还有些不够。 这件枪皇手套在门主手上,实是明珠暗投了,还是交由老夫保管,才是物尽其用。

”“古师伯,这件手套乃是门主才能持有,你有此言,已是形同叛门。

本座今日,只能将古师伯拿下问罪了。 ”破霄门主眼中掠过浓烈的寒意,如此说道。

闻言,黑袍老者大笑,不再说什么,手掌一招,一杆乌黑长枪凭空出现在手中,径直朝前刺去。 砰!大殿中,如同有一条黑色毒龙出现,毒气弥漫,宛如地狱中的诡异毒气倾泻而至。 “这力量……”破霄门主脸色骤变,他是一代巨擎,立时察觉出来,这一枪的可怕之处。 黑袍老者的枪劲,已是达到了皇主境的巅峰,并且,施展枪式时,那种黑色毒气竟是浓烈了百倍,难以再进行压制,皇主之下的强者很可能触之即死。

当即,破霄门主右臂抬起,那枚手套一闪,化为一杆鎏金长枪,挥动着迎了上去。 他不得不仓促迎战,甚至连启动【破霄枪令】的机会都没有,因为若是稍有迟疑,己方众强者中毒,很可能当即毒发身亡。 当!两道身影碰撞在一起,双方皆是真罡沸腾,各自凝成一道场域,笼罩了对方,让对手都无法退缩。 一时间,两道场域如同两个牢笼,却是重叠在一起,将破霄门主,黑袍老者齐齐笼罩其中,谁也无法退出。

“门主,你还是与以前一样,太过心慈手软了。 这般将自身置于险地,实非门主所为,你不适合领导破霄门,还是将这位置交出来吧。 ”黑袍老者冷厉笑着,双手握枪,那杆黑墨长枪疯旋起来,一道黑色飓风形成,朝着破霄门主席卷而至。 这一刻,他的强横无匹的实力,顿时展露无遗,那可怕的波动仅是泄露一点,也让人心胆欲裂。 “破霄极枪!”破霄门主神情冷峻,手中长枪直刺,煌煌浩瀚,散发着不可匹敌的枪势,其锋芒之盛,令得观战双方都是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轰隆……两股可怕枪势碰撞在一起,如同是针尖对麦芒的撞击,重叠场域中的虚空皆是被震爆,泄露出的余波震得整个大殿都是摇摇欲坠。 这般碰撞之中,两道身影也是各自倒飞出去,双双落在场域的边缘。 “你的破霄极枪!是完美境!”黑袍老者脸色阴沉,目光中跳动着森寒之色,此时,他持枪的手掌有些颤抖,在这一记碰撞中,他没有占到任何便宜,竟是被破霄门主无比霸道的枪势給轰退了。

这样的结果,大大出乎黑袍老者的意料,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要知道,以修为而论,在百年之前,黑袍老者就强过现在的破霄门主,更遑论此次闭关而出,他的修为有了突破性的进展,虽是尚未达到主宰之境,却也是相差不远了。

再者,在枪技上,黑袍老者的枪道另辟蹊径,融入了一种成长性的剧毒,随着枪道的提升,这种剧毒也是越发厉害。 就算破霄门主持有的手套,乃是破霄门的镇门之宝,也至多能够抗衡这种剧毒,在战斗中,凭借黑袍老者修为上的优势,则是能将之逐渐压制。

这是黑袍老者的盘算,本来自认为稳操胜券,却是想不到,破霄门主竟是在枪道上,狠狠压了他一头。 对面,破霄门主持枪而立,眼帘低垂,平静道:“古师伯,你曾说,我只专注于本门枪技中的一式,格局实在太小,在枪道上难以走远。 今日,就验证一下,究竟是古师伯的预言是对的,还是我坚持的枪道是对的。

”伴随着这样的话语,破霄门主手中长枪抬起,立时枪势滔天冲起,一股璀璨枪芒沸腾,映照得整个大殿一片通明。

“好。 老夫来亲自验证一下。 ”黑袍老者脸上浮现凶戾,身形一动,再一次出手。

顿时,两道身影再一次碰撞,巨响阵阵。 “门主果然厉害,抗衡住了古师伯。 ”大门处,蔺前辈看到这情景,才是松了口气,她刚才随时准备驰援,以防破霄门主不敌。

在她这一辈中,古师伯在同门师兄弟的心目中,乃是代表着强大,可怕,以及狠毒,乃是破霄门上一代的不世之雄。 当初,古师伯争夺门主之位,之所以会失败,并非是其实力,或是手段不够,而是两脉势力协商的结果。

在破霄门数位元老的联手施压下,古师伯才退出了门主之争,事实上,在当时的破霄门,在单打独斗的情况下,无人是其敌手。

却是想不到,时至今日,破霄门主竟凭一己之力,与古师伯相抗衡。

即便是借助那件神器手套之力,也是足以震动整个破霄门。

对面,大长老一脉的其他强者也是脸色凝重,原本挂着的得意笑容,都是慢慢消失,显然他们都没有想到,这场战斗会演变成这样的局面。 “破霄门主的实力竟是如此强大,与原先探查到的情报截然不同。

”青年男子低沉自语。 旁边,其他灰袍强者也是很震惊,对于这样的局面,完全是出乎意料。 前来破霄门之前,钟家仔细探查过破霄门,了解到破霄门主固然强大,持有镇门神器,但是,与古师伯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现在的情景,着实是令他们有些不知所措。

“无妨。 大长老早有安排,只要古师伯能拖住门主,剩下的我能够解决。

”大殿深处,陡得响起一个刺耳的声音,一个黑铠武者迈步而出,脚步踏在地上,仿佛能撼动山岳,震得地面嗡嗡作响。 秦墨等看到这黑铠武者时,眼皮皆是一阵狂跳,这一身黑铠与主峰中的那些黑铠武者,分明是同一制式,并且,这黑铠武者身上的气息,比主峰中最强的那人更加可怕,也更加暴戾。

“解元羽那个老家伙,布置的还真是周密啊!”银澄咧嘴,传音道。

蔺前辈等强者们的脸色顿变,这个黑铠武者带来的压迫力,实是太强了,竟是不逊色大长老解元羽多少。

大殿中,无论是敌我双方,心中都是震动,解元羽实是手段惊人,在宗门内藏着这样一名大高手,却是无人发觉。

这时,那黑铠武者戴着的黑色头盔下,一双赤红眼眸亮起,扫过秦墨一群强者,目光一转,则是落在蔺前辈身上。

“你是这群入侵者当中最强的,只要将你拿下,就结束了。 ”话音落,黑铠武者身形一晃,原地只留下一道残影,其速如黑色疾电,笔直撞向蔺前辈,狂暴气势如海啸般冲起。 蔺前辈美眸闪了闪,白皙手指弹动,一对翠金短枪出现在手中,虚空立时绽放翠金枪花,如一颗颗星辰绽放光辉,却是没有狂暴的杀意,只有浩瀚而平静的枪意弥漫。 这样的枪势,落在在场双方的众强者眼中,却是一个个惊呼出声,纷纷撑开护体真罡来躲避抵挡。 “小心!这是第一护法的【凝水碎星枪魄】!”“枪芒绽星辉,第一护法的枪魄大成了,快点避开,不要被波及!”在场的敌我双方,都是纷纷变色,他们深知蔺前辈的可怕,在她闭关前,就是破霄门前十的盖代强者。 其【凝水碎星枪魄】更是超品的层次,有着极其可怕的威力,在静谧之境中爆发星辉,使武者的枪劲增幅数成。 单以枪魄的品阶而论,破霄门无人可及蔺前辈,即使是大长老那样的天才,也是逊色一筹。

若非是早年时,因为奕铭风之事,还有宗门的纷争,干扰了她的心境,其枪魄早就该大成,那时就该是破霄门最强武者之列。

如今,【凝水碎星枪魄】终是大成,蔺前辈的枪势一经施展,就让同门的众强者骇然,避之惟恐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