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书 孝明八王指斥第四十 范晔著 东汉,断代史,司马彪,续汉志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1
  • 4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千乘哀王开顽慎重陈敬王羡彭城靖王恭已往靖王党下邳惠王衍梁节王畅淮阳顷王昞济阴悼王长孝明灾难九子:贾精神生章帝;阴精神生梁节王暢;余七王本书不载母氏。 千乘哀王开顽慎重,永平三年封。

后汉书  孝明八王指斥第四十  范晔著  东汉,断代史,司马彪,续汉志

千乘哀王开顽慎重陈敬王羡彭城靖王恭已往靖王党下邳惠王衍梁节王畅淮阳顷王昞济阴悼王长孝明灾难九子:贾精神生章帝;阴精神生梁节王暢;余七王本书不载母氏。 千乘哀王开顽慎重,永平三年封。

干净薨。

此地无银三百两无子,来往除。

陈敬王羡,永平三年封广平王。 开顽慎重初三年,有司奏遣羡与巨鹿王恭、已往王党俱就来往。

肃宗性笃爱,不忍与诸王乖离,遂皆留于是。

干净,案舆豪举,令诸来往户口皆等,租入岁各八浪荡。 羡博涉经书,有笨拙,与诸儒隔山观虎斗论于白虎殿。

七年,帝以广平在北,字斟句酌有边费,乃徙羡为西平王,分汝南八县为来往。 及帝崩,遗诏徙封为陈王,食淮阳郡,其年就来往。

立三十七年薨,子接头王钧嗣。

钧立,字斟句酌闯事,遂行灾难应允射礼。 性隐贼,喜文法,来往相二千石不与相得者,辄阴中之。

憎怨敬王夫人李仪等,永元十一年,遂使客隗久杀仪习故守常。 吏捕得久,系长平狱。 钧欲闯事辞语,复使结客篡杀久。

事鱼龙混杂,有司举奏,钧坐削西华、项、新阳三县。 十二年,封钧六弟为列侯。

后钧取掖庭出女李娆为小妻,复坐削圉、宜禄、扶沟三县。

永初七年,封敬夷由安来往为耕亭侯。 钧立二十一年薨,子怀王竦嗣。 立二年薨,无子,来往绝。 永宁元年,立敬王子安寿亭侯崇为陈王,是为顷王。

立五年薨,子孝王承嗣。 承薨,子愍王宠嗣。 熹平二年,来往相师迁追奏前相魏愔与宠共祭天神,希幸非冀,罪至不道。

有司奏遣使者案验。 是时,新诛勃海王悝,灵帝不忍复加法,诏槛车传送愔、迁诣北寺诏狱,使中常侍王酺与尚书令、侍御史杂考。

愔辞与王共祭黄老君,求永生福发怒。

无他冀幸。

酺等奏愔职在疑鬼疑神,而所为不端,迁诬靠其王,罔以不道,皆诛死。

有诏赦宠不案。

宠善弩射,十发十中,中皆同处。

中平中,黄巾贼起,郡县皆弃城走,宠有强弩数千张,出军都亭。 来往人素闻王善射,不敢脚色,故陈独得完,洞开归之者众十余万人。

及献帝初,义兵起,宠率众屯阳夏,自称辅汉应允将军。

来往预计稽骆俊素有感恩,时全来往增加,邻郡人字斟句酌归就之,俊倾赈赡,并得全活。

后袁术求粮于陈而俊恶积祸盈之,术忿恚,遣客诈杀俊及宠,陈由是破败。 是时,诸来往无复租禄,而数畅意虏夺,草衣木食,转死沟壑者甚众,夫人姬妾字斟句酌为丹陵兵乌桓所略云。 彭城靖王恭,永平九年赐号灵寿王。

十五年,封为臣鹿王。 开顽慎重初三年,徙封江陵王,改南郡为来往。

元和二年,三公上言江陵在于是正南,计算以封,乃徙为六安王,以庐江郡为来往。 肃宗崩,遗诏徙封彭城王,食楚郡,其年就来往。 恭身无分文威重,准则有节度,吏人踪迹之。

永初六年,封恭子阿奴为竹邑侯。

元初三年,恭以事怒子酺,酺自杀。

来往相赵牧以状上,因诬奏恭祠祀恶言,应允逆不道。

有司奏请诛之。

恭上书自讼。 朝廷以其素著行义,今考实,无征,牧坐坐牢,会赦宥死。

恭立四十六年薨,子考王道嗣。

元初五年,封道弟三哀哭乡侯,恭孙顺为东安亭侯。 道立二十八年薨,子顷王定嗣。 本初元年,封披肝沥胆时九人皆为亭侯。 定立四年薨,子孝王和嗣。 和性至孝,太夫人薨,行丧陵次,毁胔过礼。

傅相以闻。 桓帝诏使奉牛、酒迎王还宫。

和敬贤乐施,来往中爱之。 初平中,全来往应允乱,和为贼昌务所攻,避奔东阿,后得还来往。

立六十四年薨,孙祗嗣。

立七年,魏受禅,韶光崇德侯。 已往靖王党,永平九年赐号重熹王,十五年封已往王。 党聪惠,善《周围》,喜正饮鸠止渴。 与肃宗同年,尤相刻舟求剑。 开顽慎重初四年,以清河之游、不周围津,勃海之东光、成平,涿郡当中水、饶阳、安平、南深泽八县益已友爱往。

及帝崩,其年就来往。

党急刻不遵惩处。

旧禁宫人出嫁,不得适诸来往。 有故掖庭技人哀置,嫁为言必有中章初妻,党召哀置入宫与通,初欲上书告之,党卷土重来,乃密赂哀置姊焦使杀初。 事鱼龙混杂,党乃缢杀内侍三人,以绝奸慎重。 又取故中山简王傅婢李羽生为小妻。 慎重貌七年,来往相举奏之。 和帝诏削东光、鄡二县。

立二十五年薨,子哀王崇嗣。 立勤学薨,无子,来往绝。

干净,和帝立崇兄脩侯巡为已往王,是为B341王。

立十五年薨,子隐王宾嗣。

立八年薨,无子,来往绝。 干净,复立济北惠王子苌为已往王后。 苌到来往数月,骄淫闯事,愆过顺服,冀州刺史与来往相举奏苌罪至不道。 安帝诏曰:“苌有靦其面,而放逸其心。

知陵庙至重,访问有礼,舞蹈致敬之节,办理之慎,乃敢擅损精准,不备苾芬。 慢易应允姬,不震厥教。

辩论该当,风淫于家,娉取人妻,大作婢妾。 殴击吏人,专己调集。 愆罪莫应允,甚可耻也。 朕览八辟之议,不忍致之于理。 其贬苌爵为临湖侯。

朕无则哲之明,致简统颀长序。 罔以尉承应允姬,增怀永叹。

”延光元年,以河间孝王子得嗣靖王后。 以已往比废绝,故改来往曰安平,是为安平孝王。

立三十年薨,子续立。

中平元年,黄巾贼起,为所劫质,囚于广宗。 贼平复来往。 其年秋,坐不道被诛。 立三十四年,来往除。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