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辰之谁夺走了我的青春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7
  • 13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2018-5-15北京时间2018年5月15日10时23分,北京大学珠峰登山队成功登顶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2018-3-313月28日,在浙江省浦江县杭坪镇中心小学,来自全国各地的诗人与

2018-5-15北京时间2018年5月15日10时23分,北京大学珠峰登山队成功登顶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2018-3-313月28日,在浙江省浦江县杭坪镇中心小学,来自全国各地的诗人与孩子度过一段充满诗意的温暖时光,13位诗人与这所学校的孩子结成了“帮扶”对子。共131篇文章首页|上一页|1||20篇文章/页转到第页

  回收食品工业污水  在食品工业中,很多生产流程都会产生废水,这些废水中淀粉、酵母、脂肪、乳糖  以及蛋白质等有机物含量相对较高,存在着巨大的回收利用价值。加上食品工业废水中含大量的COD、BOD,若不进行水处理直接排放到环境中,会造成很大的环境污染。

江辰之谁夺走了我的青春

(四年前)“我们可说好了,一会儿也可以藏在我家里。 ”“可是你姥爷在睡觉——”“没事,我姥爷他一睡着了就叫不醒,我们只要不去他房间就不会把他吵醒的。 ”晓露一只手掐着腰,另一只手拍着胸脯担保着,浩飞还是比较犹豫,晓露有些急了。

“没事,我舅妈也不会在意,她人很好的。

”“那,那好吧。

”浩飞吞吞吐吐的答应了,晓露立刻喜笑颜开。

“我先藏。 ”晓露说着就转身跑开了,浩飞努努嘴,无奈的数着数。 晓露打开家门,又快速的关上了,小步轻声的穿过客厅,跑到了阳台上——那里摞着三个一米长、五十厘米宽的铁柜子,里面放着的是一些衣服床单。 晓露早就看好了这个地方,她以前就试过藏在里面,自己蜷着身子侧卧在里面正合适——保证浩飞找不到。

她这样骄傲的想着就轻手轻脚的打开了早就被自己清理干净的最下面的铁柜子,侧身躺了进去,暗暗地偷笑。 “你找的货车符合我给你的那些标准吗?还有我让你注意的事你都记住了吗——别在今天下午出意外。 ”是舅妈——嘿嘿,她肯定也不知道我藏在这里,这里就只有我知道。

晓露捂着嘴,偷偷的笑了。 “你最好是向我保证一次性把他撞死——不然事情会很难办,处理不好我们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刚,刚才舅妈说什么?要把谁撞死?晓露不由的缩紧了身体,柜子因为她的动作发出了轻微的响声——一直背对着柜子的徐文娇转过了身,眼睛紧紧盯着最下面一层——晓露不敢再动一动,伸手用力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那就今天下午,另外——”“晓露,你藏好了吗——我进来了。

”浩飞的声音。 门锁转动的声音。

“先挂了。 ”徐文娇说完就挂了电话,匆匆走进客厅。

“浩飞过来了,找晓露吗?”“阿姨好。

”浩飞扬起头看着徐文娇那张美丽的脸,他的笑容灿烂而纯真——漂亮的女人总是招小孩子喜欢。 “嗯!我们在玩捉迷藏——”哦,捉迷藏啊——徐文娇心里一动,眼睛下意识的看向了阳台。 “我知道晓露进来了——阿姨,我可以在这里找她吗?”“当然可以了——不过,晓露藏得很好,你不一定能找到她。 ”徐文娇的笑容很柔和。 清楚听到声音的晓露浑身发颤,但却死死的忍住了。 “我每次都能找到她。 ”浩飞说着就跑开了——一间一间的翻找着,高喊着“我找到你了”,但却一无所获。 徐文娇看浩飞消失在客厅里,便迈步朝阳台走了过去。 她看着角落里的柜子,慢慢的蹲下了身——晓露隔着铁轨子清楚的听到了徐文娇慢慢走近的脚步声,她憋住了呼吸,要哭了——徐文娇的手轻轻的扣在了柜子的把手上——嘿,在这吗?晓露感觉到了把手的转动,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写满恐惧——徐文娇打开了柜子,看到了蜷缩在里面的晓露瘦小的身体——晓露闭上了眼睛——徐文娇嘴角不由得泛起一抹笑,想把门开的更大一些——“哎,晓露在这啊——阿姨,你找到她了!”身后,浩飞的声音响起,徐文娇的身体颤了一下,转过头,依旧温柔的笑了。

“嗯嗯,是啊——她竟然会藏在这个地方。 ”“晓露,快起来,找到你了——”浩飞跑到晓露身边,蹲下身,把铁门完全的敞开后,把头探了进去,轻轻拍了拍她。 “该你了——快起来——阿姨,你看晓露——”“啊?嗯——”“晓露,你是不是睡着了——”徐文娇从浩飞身后探过了头,看到晓露的嘴角全是口水。

“晓露,晓露。 ”徐文娇轻轻唤着她的名字,脸上依旧是温柔的笑容,她的手却慢慢的伸了出来,想要去摸晓露的心跳——晓露睁开眼,眨巴眨巴,没有犹豫的往外爬——徐文娇缩回了手,紧紧盯着晓露——听到了吗?听到了是吧。 “晓露,我就说我一定能找到你吧!你怎么睡着了——找到你了,这次该你了——”浩飞在晓露周围转了两圈,高兴的手舞足蹈,晓露却假装揉了揉眼,背过身去,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了浩飞。 “我也不知道,进去一会儿就睡着了。

”浩飞感觉到晓露的手在颤抖,攥的自己疼的想哭,但却看见晓露已经哭了,他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走……我们去你家里……去,去你家里玩……”晓露的最后一句话几乎听不到了,浩飞却全都明白了,他配合的点点头。

“嗯,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