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周家小祖宗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3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七郡诗词交流大会?这跟小婿有什么关系?再说这是衙门的事吧,小婿不是衙门里的人,怕不合适……”林宇下意识地想要拒绝,凡是周提辖这家伙的意思,他坚决抵触。 能够一口气吞下十来万两银子的家伙

第一百四十七章 周家小祖宗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七郡诗词交流大会?这跟小婿有什么关系?再说这是衙门的事吧,小婿不是衙门里的人,怕不合适……”林宇下意识地想要拒绝,凡是周提辖这家伙的意思,他坚决抵触。 能够一口气吞下十来万两银子的家伙,绝对不是外表看起来那么人畜无害。 武陵官府衙门烂了,七郡诗词大会找不到人参加,如今却想要坑他,简直岂有此理。 “怎么就不合适?太乌行省七大郡,每年都要举行一次交流会,衙门作为一郡的官署,人才济济,但……这次衙门里诸位大人,身体都染上了风寒,怕是没办法赴会,所以周提辖才举荐你。

”方如松浑然没有被骗的觉悟,反而正视林宇道:“这是你扬名太乌行省的大好机会,凭你的才华,要拿个名次应该不难,要知道这些名次,对你来年文位大考有加分的意义……”“小婿也染上了风寒,咳咳!”衙门里的人装病,林宇也会,他咳嗽了两声,表示这次什么诗词交流大会,他也有心无力。

方如松毕竟太单纯了,一个只知道闭门研究的老学究,哪里有什么分辨真假的能力。

见林宇也染上了风寒,酒也醒的差不多了,急声道:“连你染上了风寒,那肯定不能去的,清雪如今在修行的关键时刻,也不能外出……”方如松突然有些犯难了起来,他看向林宇,道:“不过……你年轻力壮,一点风寒也要不了你的命,就这么说定了,你代表武陵衙门,去麻阳郡赴会……”啪嗒!方如松似乎真的醉了一样,趴在书桌上,便开始酣睡了起来。 “岳父大人,小婿剿匪受了非常严重的内伤……”“呼噜~”“周提辖,你个狗官,本公子明天扒了你的皮……”林宇咬了咬牙。 对于这诗词交流大会,他着实没有什么兴趣,因为太没挑战性了。 他脑海中随便抖出一两首诗词,那些衙门里的学子官员,还不跪舔。

你让一个大学生去吊打小学生,这样有意思吗?简直浪费时间。

……第二天一大早,林宇洗漱完毕,换了身能够很好活动筋骨的长衫,径直离开了郡守府。 他脸上充斥这一股杀气,将担心他的小桃子吓的血色全无。 武陵城衙门距离郡守府并不远,中间也就隔了几条街罢了。 林宇步行至此,看到有衙役在张贴什么通告,凑近一看,是关于狼行山贼匪一伙人被全歼的通告。 里面详细讲述了提辖官周元大人的威武不凡,打的魔头谢孟德哭爹喊娘。

“真是不要脸的家伙……”林宇忍不住呸了一声,吐了口唾沫吐到周元的名字上,冷笑着进入了衙门。

有了林宇发放银子的前车之鉴,衙门里的衙役也都没拦着他,反而谄媚地招待起来,请入座后,端茶倒水伺候。 “你们的提辖周大人还没来当值的?”风浩端坐在椅子上,一副兴师问罪的态度,衙役见林宇表情凶恶,战战兢兢地道:“昨晚周大人宴请郡守大人,与诸位大人都喝醉了,想来还要些时候才能来当值……”“他家在哪?”林宇问道。

“小的不……知道。

”衙役身体哆嗦了一下。 乓!林宇直接一两银子丢在了桌子上,那衙役口舌立刻利索了起来,道:“就在衙门左边那条街右拐的独栋宅子,就是周大人的家。 ”“赏你的!”林宇起身直接离开了衙门,一脸杀气,向来只有他坑人,如今这周提辖坑了岳父方如松也就罢了,居然还坑到他头上来了。 “多谢林公子!”那衙役腰都快弯到地上去了,多实诚的一个娃,不像周元,简直就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啊。 林宇寻到了那栋宅子,没有拜帖,直接叩门。 开门的老管家上下打量了一番林宇,发现林宇满脸煞气,立刻心生警觉,道:“你找谁?”“找你们家提辖大人周元,就说郡守女婿给他送银子来了……”林宇沉声道。

“原来是林大才子,我家大人昨晚交代了,若是林公子来了,让你去书房等他。 ”那老管家一听是名动武陵的林大才子,身体微微一哆嗦,连忙将他请了进去。

如今武陵郡谁不知道方家赘婿林宇,是得了圣眷的大才子,来年考取功名,那就是能够进京面圣的存在,前途不可限量。 “不用去书房了,告诉我你们家周大人在哪就好……”林宇摆了摆手。 “这……”老管家愣了一下。

“我爹的房间在隔壁院子,如今正酣然大睡……”一个略微稚嫩的声音响起。 林宇循声看去,看到了一个十来岁的男童,正捧着书籍看的入迷,时不时地狂咽口水。 “春宫图……”林宇艰难地移开目光,不用想这跟周元有几分相像的男童,就是他的儿子了。

只是这么小的男童,手里却捧着房中术的春宫图看的入迷,林宇不得不服提辖大人的家教,着实先进无比,简直就是跨时代。 然而,老管家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林宇感到目瞪口呆。

“咳咳,少爷,您怎么不陪您小媳妇多睡一会?”那男童冷冷地看了老管家,道:“本少爷的事,要你管?”说着,上下看了眼林宇,嘴角浮现出一抹嗤笑,低声道:“这么老了,还是个处男……”“我尼玛~”林宇闻言,要不是老管家拉着,他一定要打烂这混小子的屁股,居然,居然……林宇突然感觉到一股凄凉感油然而生。 他有妻室,却不知男欢女爱为何物,反而这周元的混账小子,不禁春宫图看的欢,还有实地操练的小媳妇……人比人,真是……“那少爷您尽兴,尽兴……”老管家灰溜溜地拉着林宇就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道:“家中小祖宗,没人治得了他,公子莫怪……”“不怪不怪,你们府中的井深不深?”林宇问道。

老管家楞了一下,疑惑道:“公子为何问这个?”“我在想你们府中的井水,够不够淹死你们的小祖宗……”林宇冷哼了一句。

老管家浑身打了个哆嗦,以林宇如今郡守女婿的身份,加上身负圣眷,真要淹死小祖宗,他怕是不敢阻拦,担心会连他也一块投井。 “林公子真会开玩笑……”老管家擦了擦额头的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