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写绛翎的寒假日记[(部分二)4篇]的作文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08
  • 123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2006年1月22日星期日天气:晴 year·little 小年了。 快得如飞一般,我看着外面的那些直飞冲天的烟花,一片乌黑的苍穹染上了这种那种的诡异色彩。 我依然

关于写绛翎的寒假日记[(部分二)4篇]的作文

  2006年1月22日星期日天气:晴  year·little  小年了。

  快得如飞一般,我看着外面的那些直飞冲天的烟花,一片乌黑的苍穹染上了这种那种的诡异色彩。

  我依然在对家里人不出去而生气。

  难得碰到一遭我有心情,这下子别人都没心情了,我这不是活遭罪吗?不过我庆幸的是可以看一次全的春晚了,爸爸这次去长春,正月十四五回来,真好,可以不吃那该死的元宵了。 不过,我对所谓的春晚期待并不大。

  取第一绝不取第二。

我一直坚持这种理念。

杨利伟上了天,行,你放到春晚了,对;费俊龙,聂海胜上了第二次天,得,还请去春晚,你是不是闲得慌?航天员回来一次各请去春晚,咱中国这地儿还不愁航天员?得了,我看,每年春晚就盼着看航天员吧!  不是我说话偏激,我很奇怪为什么中国人总喜欢第一,第二,第三,第四,这样无限制地轮回下去。 第一个上太空的是加加林,第二个是谁?多少人记得?世界首富比尔·盖茨,第二个是谁?多少人记得?  要得了第一,要不得第二!  心情越来越郁闷。   为什么人的素质这么低。 以前我可以说,中国人有一小部分通俗不低俗,现在我可以说,中国人有一小部分不仅低俗的要死而且败坏门风!  呵,这次更不是我说话偏激。   我邮的信曾几次被人揭了邮票?妈妈的远邮包裹有几次被人提前掉了包?得!你没钱,去国家要去,瞅着人家荷包里鼓点儿你就下黑手你俗不俗你襂不襂得慌!  气没地儿发,写文章发郁闷,悲文一票一票,被人骂个不轻。   行,我不招你们了,我自个儿咽郁闷我自个儿找地儿撒气儿成了吧!  我常常想,如果鲁迅先生晚生一会儿,看看如今的中国,他的批斗是不是论箱子算了。

  别说我傻,无聊谈论自己国家;  别说我混,瞅着自己家不顺眼;  别说我滚,这里不欢迎你请走,  我只是愁。 愁什么?愁我将来怎么在这里混下去!我怎么胡口饭吃我愁这个!就论这发展下去,得,回老家种苞米估计还得扣你80%税!  我干脆和老舍一样投湖吧;不过我不是他那样的文豪,老家的小破井凑合着用吧!  2006年1月22日星期日天气:晴  猥琐·我·论言  一直认为“我”这个字很猥琐,猥琐得不得了。   原因是什么我不清楚,印象里是有一个网友,她发帖子很少用“我”这个字,如果必须用,只不过拿网络流行的“某人”或者别的代替掉。

  “我”这个字太过于大众化了,然而生活中没有这个字也不行。

  设想一下满大街的人交谈一到需要“我”字的时候就用“某人”代替会是如何的一番壮观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