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 悟净网游之白帝无双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6
  • 12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叶苍在疯人院里看到了艾丽莎和艾丽娅的母亲·艾文娜,雪白的长发,容颜却未老,眉头使劲紧紧拧着,当看到自己的两个女儿来的时候,眉头又舒展了,尤其是艾丽娅的到来更是让她感动,但两人的头发和行为让她不

第九百三十一章 悟净网游之白帝无双最新章节

叶苍在疯人院里看到了艾丽莎和艾丽娅的母亲·艾文娜,雪白的长发,容颜却未老,眉头使劲紧紧拧着,当看到自己的两个女儿来的时候,眉头又舒展了,尤其是艾丽娅的到来更是让她感动,但两人的头发和行为让她不禁失声道“你们也进来了?”“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哎。 。 ”“。 。 。

。 。

”三人。 “母亲,这是三藏大师,也是我和艾丽莎的师父,他是转世高僧,让我们知道了佛和禅,以及追求与宁静,希望你也能随我们一起伴随师父修行历练自我获得超脱。

。

”艾丽娅双手合十。

艾文娜细细打量着叶苍“你有什么目的。 ”“普度众生。

。 ”叶苍面对艾文娜恐怖的灵压依然笑面春风。

“母亲!不得无礼!!”两女将艾文娜压制了回去,站在叶苍前面的左右护在身后。

“师傅,还请您原谅我母亲对您的无礼。

。

”艾丽娅赶忙谦卑道。 “还请师傅不要生气。 。

”艾丽莎也低下了头。 叶苍浮在空中摸了摸两人的光头“她是在保护你们,害怕我是什么奇怪的人,这是母性的本能,也是一种强大的本能和善,我怎么会生气呢。 ”“我不会随你们走的,有些事我还没有想明白。

。

。

”艾文娜坐下来继续呆呆的望着窗外的月色。 叶苍暗道,看样子这疯子比这两个更像正常人,怎么办了,试试通用语“菩提本无树,灵境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

”叶苍见其眉头开始拧的更紧了,打算先空不异色什么的炸他一波,然后丢本金刚经,还不行,就说自己突然因为她找回了些许记忆,正是佛祖让我度化她,把下册丢去,让这两个继续炸她,再不行,法华经,般若经我都丢出来,逼急了我道德经,论语我都甩出来还带唱大悲咒的!悟空,悟能我都有了,悟净你以为你跑的了!?“施主,佛语有言,空不。

。 。

”叶苍还未说完,艾文娜眼泪缓缓落下“谢谢大师您的指点,原来我执念不过是自我惹的尘埃,刚刚对大师的冒犯,请您一定要原谅我,请让我随你左右修行!!”“额,嗯。 。

”叶苍有些没反应过来,立马欣慰的一笑“果然你是有慧根的。 ”“师傅,请你为她剃度吧。

”两女诚恳道,叶苍拿出美工刀推满,但没有行动“这是我记忆里的半部金刚经”艾文娜盘坐在地观阅着金刚经,一边接受着洗剪吹叶苍的剃度,这一幕像极了理发店常态,顾客看书,理发师剃头。

艾文娜迫切的渴望知道下面的内容,神色癫狂,叶苍眉头一皱“戒骄戒躁。 。

就算没有了下文又如何?你可是佛门修行之人,经书只是让你知道高僧们的感悟和他们的知识,并不是你的东西,最后靠的还是你自己完成超脱和救赎。 ”艾文娜癫狂的神色渐渐平静了下来,低头看着一地的白发,心里很是宁静,发丝不断的滑落好像那些烦恼和痛苦的根源在切断,不断在耳边和脑海回荡的污秽和噪音渐渐远去,双手合十闭上了眼,最后叶苍用火木条为其上戒疤,这份痛苦让艾文娜脸上露出了笑意。

“从今天起你的法号为悟净,净者,六根清净,心无任何邪念,内心纯净,净同静,修自己修内心修清净。 ”“感谢师傅为赐名,弟子必当谨记净字。

”艾文娜想要的就是一个净字。 “好了,这两位是你的师姐,悟空,悟能,虽然你们是母女,但既然入门还是有先来后到,私下你们无所谓,但讨论佛法之时还是记住自己的本意是修行,好了,为师去取经了,你们不必跟来,这一路很是危险,你我或许皆会陨落。

。

现在让你们回头还来得及,你们三人已经参悟到自己想要的,不用随为师冒险,好好修行他日必然也会超脱自我的,这是为师的劫难,本来就不该拖累你们。

。 我一人虽然势单力薄,但也可以为自己的禅道轮回画上一个无愧于心,无愧于众生的句号,这是我最后一世了应该。 。 ”叶苍说着说着伤感但脸上露出佛系的光辉笑道“十世苦行,善业圆满。 。 。 为师走了。

”叶苍转身的瞬间。

“师傅!能伴随你左右哪怕多一分钟听你的教诲陨落又何妨?为了普度众生,弟子甘愿赴死证道!”“师傅,悟能愿生死同济在你左右!请不要丢下我,好吗?”“朝闻夕死,师傅,悟净已经心满意足,愿同您取回度化世人之书,也是为了自我超脱,历劫。 ”三女纷纷跪了下去,叶苍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身脸上流露着的和善如同垂暮老者般的笑容,而这种感觉却出现在了一个少女的脸上,这让场外都不可思议,这是何等的装x和演技!叶苍遥望远方夜空,少女的声音清唱着《大悲咒》“南摩惹纳达拉雅雅,南摩阿里雅佳纳,萨嘎拉贝勒佳纳(可以听听黑鸭子版本的,还阔以。 )。 。 ”歌声空灵而又悠远,三女在感觉内心被彻底升华了,仿佛看到了众生之苦,老师大慈大悲的身影在每一次轮回里消失,而又再次踩着莲花踏上普度之路,就算被世人嘲笑,就算受尽万般苦难,依旧是那个身影在前行教导着,泪水早已打湿了衣襟,惭愧万分,一种奇怪的力量充斥在精神域。 “这家伙会唱歌?这技巧和气息转音自己都不会!”吴娜拍桌而起,将叶苍唱的大悲咒品位,梵音多难她是知道的。 叶苍唱罢,暗道,还好自己绕口令贼溜,这歌真尼玛绕口,转头看着盘坐在面前的三女那大彻大悟满是泪水的幸福样子“。

。 。 。 。

。 。

。 ”“师傅,您所唱是?”“此曲为《大悲咒,自我有感而发而已。 ”叶苍扶起了三位弟子“诵唱经文可是我们的基本功,你们如果有以后的话,也要如此的。

”“弟子,明白。

”三女双手合十行礼,叶苍还礼,四人踏上了在叶苍的指导下叫做取经实则日/天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