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春音乐会拉开帷幕 总编导刘国超"民歌匠心"十三年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7
  • 6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原标题:总编导刘国超“民歌匠心”十三年 “谁想花钱受气,就去搭台唱戏。 ”回想起过去十二年筹办北京新春音乐会时的点点滴滴,创办人兼总编导刘国超感叹道,每一年音乐会都当成做最后一场,心里

北京新春音乐会拉开帷幕 总编导刘国超"民歌匠心"十三年

原标题:总编导刘国超“民歌匠心”十三年  “谁想花钱受气,就去搭台唱戏。 ”回想起过去十二年筹办北京新春音乐会时的点点滴滴,创办人兼总编导刘国超感叹道,每一年音乐会都当成做最后一场,心里总想着“再做一年”。

1月20日,第十三届北京新春音乐会将在人民大会堂拉开帷幕。 北京青年报记者对话新春音乐会总编导刘国超,分享他心中的“民歌匠心”。

  13年“不忘初心”  经济学出身的刘国超曾策划、投资、制作、销售近千场大型演出活动,蔡琴、王力宏、安在旭等明星在内地的演唱会都由他操刀制作,他毫不讳言自己是个“生意人”。 直到开始做民族音乐,他觉得这是一份“终生事业”。

  北青报:创办北京新春音乐会的想法从何而来?  刘国超:我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做流行音乐演唱会,对演出公司而言,做流行音乐演出无法形成品牌。 有一次和一位老朋友彻夜长谈后发现,我们国家浩瀚的民歌艺术应当有品牌性的民歌品牌,当时还没有人做。

我深知做民歌充满了风险也需要大量资本投入,但总要有人去做,要敢于“点亮这盏灯”。 于是2003年我结束自己负责的6场大型流行音乐演出活动后,就开始探索民歌市场。 总结多年的从业经验后发现,每年元旦后春节前是演出市场的“空窗期”,这个时间段北京大型演出场次极少,然而这段时间中,“小年夜”是有节日消费需求的。 如果在每年“小年夜”办一场以民歌艺术为主打的新春音乐会将能填补市场空白。

13年来新春音乐会从最开始中老年观众居多,到近五年老中青三代观众数量均等,每位观众的认可是对我最大的肯定。

在老百姓口中赢得了“大会堂民歌春晚”的美誉,这也是我感到最有成就感的事。   推出具有民族风格的原创歌曲  在刘国超看来,民歌流传范围广、流传时间长,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开发价值,“民歌才是真正的流行音乐。

”他想通过每年的新春音乐会打造出中国的民歌艺术品牌,并将它发扬传承下去。

  问:如何将民歌与时代结合,在节目设计上有哪些亮点?  刘国超:十二年来,北京新春音乐会使用通俗、美声、民族、原生态等多种唱法推出了一批中国传统民歌、中国当代民歌、具有民族风格的原创歌曲、用创新和跨界手法创作的民族歌曲。

组曲是我们常用的形式,曾经邀请内蒙古、陕西、山西三地原生态歌手先后演唱北方最著名的劳动号子《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虽是同一首歌,但三地歌手的曲调却完全不同,展现出不同地区的黄河汉子对“母亲河”的深情颂扬。 经典民歌风格的歌曲《我的祖国》也被我们编排成维、蒙、藏、汉四种不同民族语言演绎。

陕北民歌《泪蛋蛋撒在沙蒿蒿林》的意大利语版本也在新春音乐会上演出过。

这些编排都是其他演出、电视节目中看不到的。 不同于流行乐,在民歌市场中不出明星。

所以我们在选择演出者时不以名气论英雄,反而欢迎有实力的青年歌唱家的加入。   民营音乐会的“大担当”  十三年来,音乐会票房收入基本能维持其正常运转,音乐会坚守着作为文化传播者的社会责任。

刘国超介绍,每年都会有将近一半的赠票分发给基层工作者。

  问:作为一台自负盈亏的民营音乐会,加入公益元素的初衷?  刘国超:在我看来,文化活动若是没有社会担当,不可能有群众基础,更不可能形成品牌。 从音乐会开办的第一年起就每年坚持公益捐赠,拿出将近一半的门票做公益慈善活动,关注社会弱势群体。 将那些喜爱民歌艺术但不会主动购买演出票的社会群体带到民歌艺术的舞台前,和他们一起分享节日的喜悦。   问:对新春音乐会未来的展望?  刘国超:今年我已经60岁了,我要把最精彩的民歌节目带到观众面前。

“从来不求人”是我一贯的坚持,在经费方面都是靠自己的公司维持运转。 十几年来得到了北京市委宣传部、共青团北京市委员会、中国国际交流中心、北京市总工会、北京青年联合会和北京青年报社等主办方的支持。

在我心里,“品牌”的定义就是观众无条件的信任,现在能卖掉三年之后的票,这就是真正的成功品牌,也是我想要达到的目标。

(责编:温璐、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