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七四章 剥皮断腿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7
  • 16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你这老家伙的记忆力超凡,会不记得……”银澄的狐眼眯起,露出惊疑之色。 显然,胡三爷所说的不记得,并非是真的忘记,也不是托词,而是出现过意外,许多记忆遗失了。 一阵干笑,胡三爷终是

第一八七四章 剥皮断腿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你这老家伙的记忆力超凡,会不记得……”银澄的狐眼眯起,露出惊疑之色。 显然,胡三爷所说的不记得,并非是真的忘记,也不是托词,而是出现过意外,许多记忆遗失了。 一阵干笑,胡三爷终是道出实情,上一次来到白泽湖,应是遭遇了一些意外事件,关于白泽湖的许多记忆都想不起来了。 直到故地重游,一些记忆才纷纷涌现,并非是要卖关子。

“小老儿也是刚刚才发觉,关于白泽湖的许多记忆遗失了,到底当初在白泽湖中,遭遇了怎样的事情。

”胡三爷眉头紧锁,浑浊的双目中浮现凝重之色。 银澄也是浮现震惊之色,许久之前缺失的记忆,直到刚刚方才警觉过来。 这分明是中了无比高明的幻术,才会连本人都没有察觉到记忆缺失。

这种情况,若是发生在其他武者身上,银澄还能理解。 但是,胡三爷在幻术方面的造诣,可谓是独步当世,竟也会如此,这就让狐狸不得不震撼了。

到底,当初在白泽湖中,胡三爷经历了什么,或是遭遇了怎样的幻术强者,才会有此情况。 “未必是遭遇了幻术强者?很可能……”胡三爷摇了摇头,脑海中不断浮现一些记忆,“小老儿好像进入过轮回池,而后发现了某些秘密,再之后就没有记忆了。

”想及此,胡三爷与银澄交换眼神,后者立时露出笑容,既是这老头进入过轮回池。 只要再一次靠近轮回池,说不定一切记忆就能恢复,并且,还能够洞悉轮回池的秘密。

“你这老家伙果然还是溜进去了,本狐大人就知道你的德性就是如此。

”银澄龇牙,对于白泽宗的轮回池充满了期待。

突然,银澄、胡三爷停住脚步,转头望向一处。 前方,在一个山角处,一道人影若隐若现,伴随着雾气消散,逐渐清晰起来。

这是一名蓝袍青年,身形颀长,眼神锐利,正盯视过来,目光牢牢锁定在银澄身上。

“这家伙是谁……”“小心一点,这家伙来意不善,并且,实力很可怕。

”银澄、胡三爷相互传音,都是察觉到这蓝袍青年很可怕,竟是看不透修为,深不可测。

“别啰嗦了。

将宝物交出来吧。 ”蓝袍青年冰冷开口。

这家伙好嚣张!?银澄咧嘴,它最痛恨别人在其面前嚣张,一般遇到这样的家伙,都会一爪子拍死。 旁边,胡三爷则是满脸堆笑,道:“这位小哥,我们进入溪水中,尚未发掘到任何宝物啊!哪里有什么宝物能够交出来……”对于胡三爷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他说得也是实话,进入斑斓谷溪水以来,确是没有发掘到任何宝物。

然而,蓝袍青年却是不为所动,脸上冷笑更甚,目光锁定在银澄身上,眼神如刀,扫过其雪白如绸的美丽毛皮。 “我说的宝物,一定是在溪水中发掘到的吗?这妖狐身上的毛皮,就是一件美丽的宝物,剥下来吧。 ”这个臭小子!?顿时,狐狸双目立起,怒火沸腾,一向只有它找别人的麻烦,现在竟被反过来找麻烦,这家伙简直找死。

砰!下一刻,却是未等到银澄出手,蓝袍青年已是动了,身形一晃,虚空中只有一道蓝光闪过,已是失去了踪影。

只见,在银澄、胡三爷周围,刮起一道诡异的蓝色罡风,愈来愈猛烈,无数罡刃如雨,暴射而至。 这样的攻势无比突然,竟是一刹那,就形成绝杀之局。

银澄一阵冷笑,身周妖焰也是腾起,凝成一座妖焰熔炉,一股股妖焰从中疯狂涌出,将这些蓝色罡刃焚成灰烬。

同时,这狐狸抬起前爪,猛地一握,顿时,无数孔雀翎阵纹蔓延开来,这片区域立时形成一座祖级大阵。

“想打本狐大人的毛皮?可惜,本狐大人对人皮没兴趣,就将你的双腿毁去,让你再不能像老鼠那样上窜下跳吧。 ”银澄这般说着,龇牙冷笑,在森白的牙齿缝中,有着妖焰不断跳动。 狐狸的眼力超凡,它已是看出,蓝袍青年真正让它忌惮的地方,乃是迅快如鬼魅的速度。 这样的身法速度,在银澄所见过的年轻一辈中,唯有秦墨的【虚波流光】能够媲美。

对于狐狸来说,它可不愿面对这样的超快速度的高手,很容易陷入束手束脚,被动挨打的局面。

轰隆!一时间,【大梦孔雀翎】布成的大阵爆发威力,狂暴阵纹如波涛一样蔓延,将蓝袍青年困在其中。

嗖!一道蓝影闪过,竟是丝毫不受祖级大阵的禁锢,穿过了重重阵纹,落到了大阵之外。 这一幕,使得银澄、胡三爷的眼瞳都是为之一缩,能够如此轻易穿过祖级大阵的强者,尚是第一次遇到。 “不对。 是这家伙的速度太快了,祖级大阵发动之前,他就已经窜出了大阵之外。 这身法是大陆级绝学么?”银澄心中凝重,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这样的身法,实是闻所未闻,超出了想象。 对面,蓝袍青年看了过来,打量着银澄,冷笑道:“实力还不错。

正好,热身一下,毛皮剥起来更轻松,不会有什么损伤。

”轰!当即,银澄暴怒了,它不能容忍这样的挑衅,体内双色妖焰疯狂运转,体表升腾狂暴的妖焰之力,化形出一头九尾妖狐的巨影,抬爪对着蓝袍青年拍去。

“你的废话太多了,看看谁将谁废了吧。 ”一阵巨响,一波波狂暴的冲击波肆虐开来,朝着四周疯狂蔓延。 令人奇怪的则是,任凭双方如何提升力量,山路上的斑斓玉石却是没有被损坏,即便是被掀飞的斑斓玉石也很少。

整座山峰中充斥着一种可怕的力量,护持着山上的一草一木,不受外力的破坏。

……另一边。 轰隆隆……无数光霞小兽横空,不断轰击向成群结队的强者们,竟是将包围圈不断轰开,战局的平衡被打破。

一时间,阵阵喝骂声,尖叫声不断,许多强者都在谩骂,指责周围的其他武者未曾动用全力,想要等破开光霞禁制后,冲入其中捡便宜。 远处,秦墨、萧雪晨看得很清楚,实则是九成以上的强者们都没有动用全力,都是打着以逸待劳,破开禁制后夺宝的打算。

“呵呵……,如果这么下去,这处光霞禁制想要破开是没戏了。 ”秦墨目光微动,视线越过了远处的人群,看向那处光霞笼罩的地方。 以他的感知力,也是无法渗透进去,只能隐隐察觉到,在光霞禁制中,有着惊人的宝物波动若隐若现。

那里面,应是有一件惊世的宝物,至少是在圣级中阶之上。 不过,想要破开光霞禁制,却是非常困难。

单是禁制中生成的光霞小兽,已是武主境的实力,这样的禁制在以前从未遇见过。

“这么多人,宝物却只有那么多,当然不能尽全力。 ”萧雪晨轻笑,抿嘴思索道:“不过,若是这些人都退去,就凭我们俩也无法破开这样的禁制。

现在要出手么?”秦墨摇了摇头,颔首示意:“何须我们出手,白泽宗那些家伙已经忍不住了。 ”只见,远处的人群中,水色长袍青年终于有了动作,衣袖一动,一封画卷便是出现在手中。

见状,秦墨两人都是目光一凝,那封画卷与之前那女子拿出的,竟是一般模样。 仔细望去,却是又有不同,水色长袍青年持有的画卷,明显要完整的多。

哗啦……画卷展开,其中出现白泽湖的景象,一股股湖水从画卷中喷涌而出,如同怒涛一样,将成千上万的光霞小兽湮没其中。 吼吼吼……阵阵咆哮传出,这些光霞小兽陷入波涛中,其战力立时大打折扣,原本倾斜的战局,一下子再次恢复了均势,甚至开始朝着另一边偏移。 这一幕,不仅让在场强者们震撼不已,也令秦墨、萧雪晨也是很吃惊。

“这封画卷的效力看来并非是一次性的。

”秦墨摸了摸下巴,脸上浮现玩味的笑容,不愧是巨无霸势力的天才弟子,持有的强力宝物还真不少。 既是如此,他自是不能坐视,要多消耗掉一点这类宝物,否则,到时候争夺起宝物来,说不定会有点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