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宵小(3),嫡女轻狂之璃华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8
  • 16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说完之后,庄传荣作势要用手轻轻地打了打自己的嘴巴,而后又对着上官璃华说道:“方才,庄某听璃华小姐说有事需要离开,不知所谓何事?不知庄某可否能尽绵薄之力?”庄传荣故作潇洒又好像是确有其事一般。

第127章 宵小(3),嫡女轻狂之璃华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说完之后,庄传荣作势要用手轻轻地打了打自己的嘴巴,而后又对着上官璃华说道:“方才,庄某听璃华小姐说有事需要离开,不知所谓何事?不知庄某可否能尽绵薄之力?”庄传荣故作潇洒又好像是确有其事一般。 上官璃华此时已经懒得浪费自己的表情去看庄传荣那令人作呕的嘴脸。 这会儿,上官璃华心知自己估计再怎么也是无法赶上三皇子轩辕御辰他们了,所以当即打算摆脱完庄传荣的纠缠之后,再出发追上去。 于是,上官璃华也停下自己急着离开的脚步,而后直接掠过那令人作呕的庄传荣,径自看着江碧明,而后缓缓地向着江碧明的方向走去。 而反观那庄传荣,见上官璃华在听完自己的解释之后,依旧不愿意理会自己,甚至选择忽视自己,反而向江碧明走去,心中不由得对江碧明也怨恨了起来。 然而,心中更是不断地后悔起来,若是早知道自己今日可以在街上遇到上官璃华的话,他是说什么也不会为了在江碧明面前炫耀自己得到太子轩辕御瓴的礼遇,一而再再而三地区游说江碧明跟自己出来街上。

说不定,这会儿自己定然是早已经同上官璃华单独相处下去了。

更不会在江碧明的面前丢脸。 庄传荣此刻心想,说不定凭着自己的才华和容貌,还能得到上官璃华的青睐,从而一跃成为这定国公上官傲的乘龙快婿,从此便青云直上,官运亨通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但是,偏偏就这么被自己给毁了。

庄传荣越是这么想,便越是觉得有可能。 越是觉得有可能,便越是后悔自己今日非要拉着江碧明上街的举动,最后无法,只能化作对江碧明和上官璃华的怨念,眼睁睁地看着那上官璃华掠过自己,向江碧明走去。

待上官璃华走至江碧明跟前站定之后,遂抬眸看向江碧明,见此时江碧明也是一脸错愕的呆愣表情之后,上官璃华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上官璃华素来听闻江先生才情学识皆属上乘,这会儿子倒是不知江先生如何评定庄公子此番当街阻拦上官璃华的行径?庄公子此番行径当属何为,我想,不用上官璃华说,江先生也能猜到一二。 江先生与这般小人为伍,岂非是平白地辱没了他人对江先生的多番赞誉?”上官璃华的话中,既没有提及是从哪里听说的这江碧明的才情学识高深,也没有明确告知又是谁在她上官璃华的面前对这江碧明多番赞誉。

但是,这上官璃华的话里话外,无一不是在暗讽着庄传荣此番当街阻拦她的行径属于宵小之辈,不啻为伍。 若是江碧明仍旧继续与这宵小之人为伍相交,恐怕到最后还会连江碧明自己原有的赞誉都牵连进去。

此时的江碧明,在上官璃华越过庄传荣,径自踏着莲步往自己这边走来的时候,心脏便乱跳如麻,就好比是那小鹿撞到了心脏一般,有些隐隐的慌乱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但是他此时竟然有些不敢将自己的目光投注在上官璃华身上。

原本,江碧明还在对上官璃华为何会想自己走过来而感到心有疑惑,但是此刻他在听到上官璃华对自己所说的这一番话的当下,便已经脸色泛红。 他自己也是个聪明人,否则也不会被某人所赏识。 故此时他也非常清楚上官璃华对他说的这番话并非是针对于他,也听出了上官璃华话中的弦外之意,但是他此时依旧还是被上官璃华的话说得只想让自己找一个地洞钻进去藏起来才好。

此时的江碧明,无暇去问上官璃华她是从何处听得自己的学识才情高深,又是谁对她多番赞誉。

虽然,这江碧明清楚,今日上官璃华的怒气,皆来源于庄传荣的几番阻拦,并且口不择言地要求上官璃华陪同于他。 说实话,自己那会儿也想开口阻止庄传荣,但是还来不及阻止,庄传荣的话便已经说出口了。

上官璃华这话,虽然是她对庄传荣当街阻拦她的事情表示不满,也暗中提醒自己庄传荣的为人。 但是这话儿,听在江碧明耳中,却生生让他无法再提起勇气直视上官璃华。 江碧明不知晓自己这是怎么了,从来也不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但是他每每见到上官璃华,他似乎都特别容易心乱如麻,变得不像往常的自己一般。

越是如此,江碧明便越是不像在上官璃华面前出糗,就好比此时这番。

虽然他江碧明见过上官璃华的次数不多,加上今天这番偶遇,总共也只有见过三面而已,但是,江碧明还是会当成上官璃华是在指责他交友不慎一般,恼怒极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上官璃华的话虽然是对着江碧明所说,但是话里话外无不是意有所指,究竟是在指责谁,想必除了江碧明听懂了之外,那个正被上官璃华暗讽的庄传荣也一样听懂了。 正因为庄传荣自己也听懂了,所以她此刻的脸色变如同猪肝那般失了血色,更是一道青一道白地煞是难看,不一会儿,庄传荣的眼神中便是忽明忽暗,好似在计算着什么一般。 不过,不管庄传荣此时的脸色如何难看,亦或者是他的眼神如何像毒蛇一般盯着自己,上官璃华都没有心情去理会。 当然,她也不在乎这江碧明是否会回答自己方才对他所问的问题,继续说道:“如今允州水灾成患,允州百姓民不聊生、流离失所,不知江先生可曾听说?上官璃华听别人说过江先生好像也是允州人士,就是不知江先生可是那允州城人?亦或者是家中还有亲友留作允州城内?”上官璃华一连几个问题问下来,不单单是江碧明,就是连想要再说些什么的庄传荣此时都楞在一处,没心思再去想着怨恨上官璃华丝毫不给自己留点颜面的事情,也没心思再去怨恨江碧明夺了属于上官璃华应该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