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 你离婚,是必然的,顾少的独家挚爱 作者秦汤汤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5
  • 5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项上聿认真了起来,眼神也锋锐了几分,“你嫁给邢不霍的时候我就觉得不爽,我去找你了,你倒好,避而不见,你们离婚是必然的,无所谓对错,我不可能看着你和他幸福的在一起,夫唱妇随,举案齐眉。 ”

项上聿认真了起来,眼神也锋锐了几分,“你嫁给邢不霍的时候我就觉得不爽,我去找你了,你倒好,避而不见,你们离婚是必然的,无所谓对错,我不可能看着你和他幸福的在一起,夫唱妇随,举案齐眉。 ”“就是因为你不喜欢,所以你制造那么多的污蔑强加在我的身上,让我被全世界的人唾弃和辱骂,在历史上遗臭万年?”穆婉反问道,心里又凉了半截。

“我不喜欢的是你嫁给了邢不霍,给你洗白本来就在我的计划之中,举手之劳,一句话的事情,看我心情而已。

”项上聿说道。 穆婉抿着嘴巴,没有说话。 之前吕伯伟提醒过她,她必须是白的,很多事情才能进行,她才能方便的成为人上人,而,帮她洗白,必须从让她变黑的人这里入手。 她稳住了情绪,问道:“那你的心情现在怎么样?”“很糟糕。 ”项上聿说了三个字。

穆婉已经习惯了他性格的喜怒无常,阴晴多变。

也正常,当她想起过去被污蔑的事情,所有稳定的情绪瞬间就爆炸了。 “你慢用,我回房间休息。

”穆婉站了起来。 “上药。 ”项上聿冷冷的丢过去两个字。

穆婉拿了茶几上的药膏,去房间。 项上聿生气,把桌子上的碗拂到了地上,眼神锋锐中,又带着某种挫败。 “夫人太不知好歹了。

”楚简趁机说道。

项上聿起身,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穆婉躺在床上,听到楼下汽车离开的声音,叹了一口气。 她还是太沉不住气,有些问题是雷区,她不应该问的。 但问题憋在她的心里,就像插进去了一根刺,总是存在着。 明知道问出来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她还是要去挑战项上聿的耐心。

她能活到现在,还真是万幸。 有点累了,闭上眼睛休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开门声,警觉的睁开了眼睛,捂住被子坐了起来。 项上聿面无表情的进来,把一个盒子丢在了沙发上,走去了洗手间。 穆婉缓缓地又躺了下来,睡了一觉,情绪稳定了很多,看起来安安静静的,有千层浪在脑子里起起伏伏。

她应该为了更好的未来去奋斗,改变,也是为了适者生存。

项上聿从浴室里面出来,只是围着浴巾。

他凉飕飕的瞟她一眼,没有说话,躺在了她的旁边,关上了灯,闭上了眼睛。

穆婉面朝着他。 有月光投入进窗户,她能很清晰地看清楚他的轮廓,五官。 沉默了三分钟。

“你要睡了吗?”穆婉问道。 项上聿眼睛没有睁开,声音有些疲倦,暗哑道:“不然呢?”穆婉想起医生说的,他昨晚为了照顾她,没有睡觉。

她也就没有说什么了,转过身,背对着他。

又过了三分钟,项上聿翻身,搂住了她的腰,把她拉到了怀中,“有时,真想弄死你算了,一了百了,省的让我烦躁。

”穆婉背脊僵硬起来。

与虎谋皮,连骨头都不会剩下,她的命,时刻拿捏在别人的手上,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现在害怕了?气我的时候怎么就不怕死呢?”项上聿又说道。 穆婉沉默着。 气他的时候,她也是在没有理智中的。

他摆过她的脸,让她正对着他。 在黑暗中,他的眼睛如同深渊一般。

望着,让人有几分眩晕感。

“还在恨我?”项上聿冷声问道。

穆婉定定地看着他。

说恨,他估计下一秒要掐死她。

说不恨,他也不可能相信。 她转过身,正对着他,“项上聿,我曾经觉得嫁给邢不霍是件幸运的事情,而在现实面前,那份幸运反而成了我的不幸,很久以前,一个人养了一匹马,这匹马有天不见了,大家都在惋惜,为他着急,他却笑着说道:“老朽失马,焉知非福。 ”果然,不久后,这匹马回来了,还带了另外一只马。

别人都在夸赞他的好运气。 他反而发愁了,说道:“福祸两相依。 ”不久,就有官府找到他,说他偷取别人的马,他花了钱,才免了牢狱之灾。

”“所以呢?”“过去的事情,情也好,爱也好,恨也好,我已经都忘记地差不多了,但,只要想到那些和我无关的录像,还是会觉得委屈,我跟着你的时候还是我的第一次,却被天下人认为我不知廉耻。 如果换做你,会生气吗?”穆婉轻柔地问道。 “找个机会,给你洗白。

”项上聿承诺道。 “嗯。 ”穆婉应道,她需要洗白。

“你之前喊醒我,有什么事情?”项上聿问道。 穆婉抬头,亲了他的嘴唇一下,很快的一下,也不说话,只是望着他。

“想要?”项上聿问道,眼中流淌着潋滟的色泽。

“你好像很累。 ”穆婉说道。 “那要看什么事情。

”项上聿亲上了她的嘴唇。

穆婉浮浮沉沉,黏黏糊糊,又迷迷糊糊的。

第二次的时候,脖子上被套上了一个冰冷的东西,只是,他没有让她去看是什么,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一般。 第二天,她睡到自然醒,睁开眼睛,项上聿也还睡在她的旁边。

她浑身懒洋洋的,也懒得起来,又闭上了眼睛。

晕晕乎乎地,又睡着了。

等再次醒过来,是被项上聿吵醒的。

他起床,穿衣服。 穆婉定定地看着他。

项上聿的身材还挺好的,脱衣有肉,穿衣显瘦,平时的腹肌若隐若现,但是那什么的时候,能看到清晰的线条。 项上聿喜欢她盯着他的眼神,“想什么呢?”穆婉移开眼睛,察觉到脖子上戴着东西,她看了一眼,是快黑不溜秋的石头,简单粗暴的用不知道什么材质的金属穿过,并不好看,“这是什么?”“锎。

”项上聿说道。

“锎,是什么?”穆婉第一次听到这个字,“稀有金属?”“算是吧。 ”项上聿说道。 穆婉拧眉。

项上聿其实还算个有品位的人,至少,很土豪,如果只是普通的稀有金属,不会弄成这么一块小石头的模样,直接挂在她的脖子上。 “像是狗链。

”穆婉直白的说道。 项上聿弹了一下她的脑门,“自己去查是什么东西,给我好好戴着,别弄丢了。

现在已经是中午,赶紧起来吃饭,还有事情要做。 ”。

第1116章 你离婚,是必然的,顾少的独家挚爱 作者秦汤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