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朴民:起点与宗旨:《论语·学而》的逻辑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23
  • 3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大学》有云:“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 ”由此可见,儒家做人

黄朴民:起点与宗旨:《论语·学而》的逻辑

  《大学》有云:“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 ”由此可见,儒家做人做事的基本逻辑就是“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八个循序渐进、互为依存的纲目。 在这八大纲目中,又以“修身”为本。

  从这个意义上说,《论语》开宗明义,以“修身”这个大本说起,就是理有固宜,势所必然了,即所谓“壹是皆以修身为本”。   该如何立身为人?当遵循什么样的途径?当把握什么样的要领?当运用什么样的方法?当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学而篇》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要回答这些问题。 使“修已安人”的理想转化为现实,使“修身为本”的追求变得具有可操作性。 应该说,《学而篇》给人们提供了“修身”的门径。 这些具体方法概略而言,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要致力于学习。

在孔子看来,“生而知之”的“圣人”,“困而不学”的“斗筲之人”都是极少数。 对大多数人而言,非学习无以掌握知识、明白是非、升华境界,无以脱胎换骨,由生物人进而为社会人,能够尊道明德,知书达礼。

  至于学习,既要有正确的态度,能折节向学,虚怀若谷,即所谓“人不知而不愠”;又要有正确的方法,做到“知行合一”,一方面是“学”,向书本学,向他人学;另一方面是“习”,将学到的知识与实际生活结合起来,到实践中去印证,去升华,使之成为自己真正理解和掌握的知识,成为自己精神世界、思维方式、行为方式的有机组成部分,即所谓“学而时习之”。

应该说,孔子所主张的“学习”,是“知”与“行”的融会一体、完美统一。 包含了“由实践到理论,再由理论到实践”的正确认知规律。 “学”是基础,非“学”则“习”无所依托,就失去了根底与方向;“习”是转化,非“习”则“学”无有意义,就不能真正提升能力,运用知识。

两者不可偏废。 这其实揭示了认知世界、改造世界的一般规律,反映出孔子对待知识的通脱识见与高明境界。

  其次,是主张“修身”要有主次轻重,把思想修养放置在优先考虑与践行的位置。

这其实也是强调“学习”的重点与中心是“德义”,而不是一般的知识与学问,即所谓“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在孔子和他的弟子们看来,所谓“修身为本”,说到底是“孝悌”为本,“忠诚”为本,“诚信”为本,“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 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 ”很显然,孔子及其门徒提倡在“修身”的过程中,要抓纲举目,把握关键,突出重点,“主忠信”。 这表明,“修身”的核心内涵,是完善自己的道德,升华自己的人格。 这是理想化的学习方向,也是纯粹化的修身原则,在这个原则的指导下,人们“修身”的终极归宿,就是“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 为了达到这个崇高目标,外在的物质诱惑可加拒绝,外在的感官享受可以放弃,“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一切都以“就有道而正”为皈依,从而实现尊道明德之学习初衷。   其三,是强调“修身”必须超越世俗的功利得失,应该以达观的心态,克服患得患失的心理障碍,走出浅尝辄止的行为误区,致力于持之以恒,精益求精。

总之,要“气有浩然,学无止境”,把“修身进德”坚持到底,为做人做事奠定最坚实的基础。   “修身”是十分重要的,但同时也是非常不易的。

就过程言,它是长时段的努力,非一朝一夕之功,只有持之以恒,精益求精,才能完善自己的道德修养,“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就社会反应言,它存在着被他人所轻忽,甚至所误解的可能性,有必要超越得失成败的羁縻,进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 为此,孔子强调“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同时他还给人们指点了实现超越的途径,“贫而乐,富而有礼”。

应该说,孔子的这一认知是尊重实际、切中肯綮的:贫穷之人,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心绪恶劣,满心不快乐,乃是十分自然的;富贵之人,锦衣玉食,权势炽热,趾高气扬,忘乎所以,最容易逾越制度,率意妄为——君不见,就在今天,我们还不是动辄听到那些“官二代”“富二代”在那里神气活现,大声吆喝“我爸是李刚”“我爸就是国法”吗?可见,孔子言“贫而乐,富而有礼”,是何等的深刻,实具有超越时空的启迪意义,而且更为高明的是,孔子这番话也区分了不同阶层之人“修身进德”的各自侧重,“贫穷之人”重点应在追求乐观、达观之上;“富贵之人”的重点则应该落在谨守礼制、收敛低调之上,正所谓“不同质的矛盾,用不同质的方法”,孔子的思路可谓深谙辩证法的精髓。   能够懂得学习的重要性,能够区分学习的主次性,能够体认学习的长期性,那么所谓君子的“修身为体”识见及其相应要求就可以落到实处,就能够真正养成“温、良、恭、俭、让”的完美人格,真正养成“敏于事而慎于言”的优秀素质,从而最终实现理想化“修身”的人生至高境界。

  当然,所谓“礼之用,和为贵”。 “修身”是否卓有成效,还必须立足于“和”的基点,既做到和谐有序,收放自如,把捏分寸,恰到好处。

这种“和谐”,固然是社会政治秩序建构上的理想形态,但是,在个人道德修养践行与人格完善努力的过程中,它又何尝不是必有之义和重中之重。 由此可见,《学而篇》以“修身”为首要之务,以学习为“修身”的根本途径,不是偶然的,孔子与儒门实有其深意存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