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氓》的读音】《氓》扩写作文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10
  • 15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扩写】 太阳很干燥,熙攘的集市上尘土飞扬。 你走来,匆忙却又显得那么缓慢。 你走来,满脸憨厚地走入我迷离的视线,走入我的内心,如我怀中的蚕丝般的内心。 你蓬乱的头发上

【《氓》的读音】《氓》扩写作文

【扩写】  太阳很干燥,熙攘的集市上尘土飞扬。

  你走来,匆忙却又显得那么缓慢。 你走来,满脸憨厚地走入我迷离的视线,走入我的内心,如我怀中的蚕丝般的内心。 你蓬乱的头发上的尘土与草屑浸渍了你的汗味,在阳光下下旁若无地嬉戏着,钻入我的鼻孔,让我无比陶醉。   你把怀中的布匹递过来。

  你把我怀中的丝绸取过去,就那样轻轻地取过去……你哪里知道呢,每一根丝都贮存了我一个个夜晚积攒下来的思念,你就那样轻轻地取过去,笑嘻嘻的,我也断不定这是憨厚还是油滑。

  柔嫩的溪水刚刚冲洗过的我的双手在你的布匹上潺潺地流淌过来又流淌过去。 我的丝线却被你随意地塞到了怀里,一根也没有在你的目光里流淌过。 我一根根为你编织的丝线,这世界上最弱软的丝线,就这样被你随意地塞到了怀里。   你说今天的太阳真圆,你说我的丝真柔软。 我知道你根本没有看过天上的太阳,我知道你根本没有摸过我的丝。 在这个世界上,对你而言,什么的最重要的呢?你没有关注过天上的太阳,你也并不关心我的的丝……难道你真能把我当你最重要的吗?你不是来用布匹换我的丝线的,你只是急匆匆地要给我穿上嫁衣。 然而这是可以随随便便的事么?我哪里敢轻易地开口,你知道我只是个卑微而羞怯的姑娘,你可见我和别的姑娘拌过嘴,和别的小伙说过话?你呀你,你只知道一味地催逼我,你要把我催逼一个热辣辣地妹子么?一个热辣辣的妹子还能织出这么柔软地丝么?  我紧紧跟在你后边,一步一步送你呢。   亲爱的,我的目光紧紧跟在你后边,一步一步送你呢。

送你送过了淇水,一直把你送到了水的南面。 你可见过我这般远地送过别人?更何况像你这样一个男子!你这土里土气只知道嗤嗤地傻笑的呆子,你可值得让我这般远地送?就这样我把你送到里淇水的对岸,然后我回来,人回来了,心却永远留在了对岸,一直跟随着你——这你可察觉?  亲爱的,不是我故意拖延时间,惹你心急,实在是你没有给我一个顺水推舟的借口。

你只知道心焦,只知道催逼我,你可想到找一个嘴快又嘴甜的媒婆,让她来在我的手上栓根红线,也好让我半推半就,也让我的父母知道我们的事。

  亲爱的,请你不要心焦,不要生气,到了秋天,带了石榴树上开满了红灯笼的时候,我一定会抛弃我的羞怯,跟你渡过淇水。

  落英缤纷的秋季就是我们的婚期……本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