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神凤祁,涧秋全文 作文素材高考版2018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8
  • 10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主角凤祁,涧秋我的老公是鬼神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悬疑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涧秋暗道,糟了,礼

我的老公是鬼神凤祁,涧秋全文 作文素材高考版2018

主角凤祁,涧秋我的老公是鬼神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悬疑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涧秋暗道,糟了,礼成了,莫不是今天真要栽到这山里了?她被人牵着进了一个房间,安置好,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所谓的新房了。

又因为头上盖着红盖头,她的眼前只能看到一片红色,还有身上的红嫁衣,这嫁衣上还绣着龙凤呈祥,要不是她身陷险境,也忍不住要夸张这绣工精湛了。 “喔喔……”一声鸡鸣声传来,涧秋猛然被惊醒了。 “原来是个梦。

”涧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笑了笑,利落的收拾好帐篷,塞进背包里,简单的去昨天去过的那小溪洗漱一番。

慢慢的,太阳也出来了,涧秋伸了个懒腰,又是新的一天了,至于昨晚的那个梦,虽然有些怪异,但是她也没放在心上,一个梦而已,她是无神论者,从来不会将这些放在心上。

精彩章节林雨落吓的倒退一步,那哪里是人脸,分明是一张鬼脸。 那红衣鬼长的不像其他鬼那般恶心,却很恐怖。

大大的眼睛没有一丝的黑色,全是眼白,一条条的血色正从那眼睛里流出来。

明明没有瞳孔,却能将林雨落盯的后背发凉。

那红衣女鬼反应很快,伸出黑长的指甲朝林雨落扑来。 林雨落的反应也很快,在女鬼将要掐到她时,死死地将女鬼的爪子扣住,阻挡在她的脖子前,女鬼进攻不得,林雨落也放开不得,一人一鬼就这样僵持着。 女鬼狰狞的朝她龇牙咧嘴,那凶狠的样子像是要将她撕碎。 那女鬼暴怒,力气更大了,林雨落阻挡的有些吃力,额头上也冒出冷汗了。 眼看那黑指甲离他越来越近了,林雨落突然身体往后一仰,一腿往上一踢,狠狠的踹上女鬼的肚子,将女鬼一脚踹飞。

“啊!”女鬼暴躁的叫起来,“你找死!”“快上车!”涧秋伸出头大叫林雨落也趁机跑上车子,利落的关门。 涧秋发现女鬼后,一直躲在车上,不敢随意动作,那女鬼那般凶残,不是她不想帮林雨落,而是她根本帮不上。 所以她悄悄的爬上了驾驶座。

等林雨落上车后,她急忙发动车子,然而那车子也像是跟她作对一样,怎么也打不着火,她急的直冒冷汗。 “打不着火啊……”涧秋紧张的手都抖了。 那女鬼已经贴在了车前的玻璃上,隔着玻璃都能感到她的怒气。 一下一下的撞击着玻璃,眼看那玻璃已经起了裂痕了。 林雨落大喊,“快走啊!”“我也想走啊,打不着火啊!”涧秋急得要死,“你这什么破车!”那女鬼见前面的玻璃撞不开,直接绕到了旁边的车窗,而恰恰正好是林雨落所在的车窗。

“啪”的下,车窗被撞碎了,啊女鬼“咯咯”的笑着,恶狠狠的要来掐林雨落,林雨落直接掏出手枪,“砰砰”的开了两枪,刚好打在女鬼的两只手上。 直接穿透过去,“滋”的冒黑烟。

“呀嘎!”女鬼凄厉惨叫。 林雨落暂时将女鬼逼退了。 见涧秋还在打火,顿时火大,“你倒是快点啊!”那女鬼被打中了,又愤怒的要扑进来,与此同时,车子终于打着火了。 “好了好了。

”车子打动了,两人同时松了口气。

“林雨落警官,我觉得你必须要同上级申请,这车真该换了!”老是关键时刻掉链子!这是要命的节奏!这节省公费也不是这么个节省法。 “嗯。

”经过一场战斗,林雨落也精疲力尽,瘫软在座位上。 “真是太险了。

”现在想起了仍然心有余悸。

“涧秋将车速提到极速。 ”对林雨落说,“你倒是挺让人意外的。

”那么凶残的鬼,她竟然面不改色,连惊讶都没有。

不是说警察都是无神论者么?第一次见到鬼,惊恐交加才是正常反应。 林雨落只是淡淡的说,“我师承静心庵静心师太。

”这下涧秋更加惊讶了,“静静心庵?”那不是尼姑庵么!原来她也是修道之人!不过看她的样子,应该只是入门,道法并不高。

“嗯。

”林雨落淡淡的应声,当初她家人惨死,她又在现场看到一道影子。

警察查了很久,却没有发现一丝的蛛丝马迹,她便怀疑是有鬼怪作祟。

而且,她们村里是有鬼神传说的,所以她偷偷去了静心庵拜师,只不过静心师太说她尘缘未了,不收她入门。

她在庵门跪了两天,才同意她做了外室弟子。

但是她的天份不好,所以学的不精。 而且她还是警察,警察都是无神论者,所以没有人知道她是静心师太的半个弟子。

所以她才在第一次见到涧秋时,就能发现她的不正常,还有她房间里的阴气。

涧秋感叹,“原来,高手就在身边呐!”林雨落暼了她一眼。

经过了逃亡,两人的感情明显不一样了,至少涧秋不是那么防备她了。

“你呢?”“什么?”林雨落嗤的一声,“别装傻,你那房间里一股子的阴气,怕是带了什么不该带的东西了吧?再看你那惨白的脸色,都能和鬼比拼了!”还真以为她不知道么?现在她都已经交底了,就没打算轻易让涧秋糊弄过去。 原来她真的知道?涧秋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看样子她只是发现玲玲的存在,并不知道她和凤祁的事!虽然林雨落是警察,也算是和她出生入死过,但是凤祁的事事关重大,她不想让其他不相干的人知道。 想到林雨落只感应到玲玲的存在,涧秋的手才很自然的松开,“是,我身边带了只鬼!”林雨落挑眉,她就知道,示意涧秋继续说。 涧秋将玲玲的事半真半假的说了一遍。

她只说玲玲是她迷路时碰到的一只小鬼,因为看她身世可怜,所以想找个高人为她超度投胎。 听她这样说,林雨落也表示理解,“那你现在打算去哪里找人?”“人鬼殊途,将身边放只鬼并不是明智之举,看你的脸色就知道了,你的阳气已经减少,身上的阴气多,再这样下去,你会被耗死的。

”林雨落皱眉,虽然她也同情玲玲的遭遇,但是世界上可怜的人多了去了,何况是鬼?她的家人死了五年了,她却一次都没有看到她家人的鬼魂过。

“我知道。

”原来和鬼接触久了会影响她的阳寿?但是她的阳气应该不是因为玲玲,而是因为凤祁。 她在凤祁的阴宅呆了好几天,还是跟他躺在一张床,一口棺材中。 阳气肯定会有所折损的。

“对了,林警官既然是学过道法,也应该会捉鬼啊,刚刚怎么不收了那只女鬼?”涧秋疑惑的问。

她怎么只是用枪?不用符咒那些?林雨落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面不改色的说,“我也是第一次和鬼打照面!”涧秋,“……”也就是说,她也是第一次见到鬼?那她还是静云庵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