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抓不住越来越远的单纯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13
  • 15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人不懂狗的心思,狗却知道主人是谁,并一生相伴到老,没有利益冲突,没有纠纷不断,与狗相处,没有软胁,不需要铠甲。 我在考虑,独在家中坐,是不是也该养一条狗,一起在阳台看斜阳,慢慢染红天际。

我们抓不住越来越远的单纯

人不懂狗的心思,狗却知道主人是谁,并一生相伴到老,没有利益冲突,没有纠纷不断,与狗相处,没有软胁,不需要铠甲。

我在考虑,独在家中坐,是不是也该养一条狗,一起在阳台看斜阳,慢慢染红天际。 下班后不想出去,倒也不是天太热,时间太短,到不了想去的河边凉快。 反倒是极容易遇见熟人,见面自然是少不了一阵儿的问候,这也很好。 问题是遇见的很多人是你并不是乐意相见的,那些用力的握手,那些分明知道的假笑,让人不舒服。

还是坐在家里喝茶吧,乱翻一通书,逮着什么就看什么。 乱点一首曲子,它放什么我就听什么。 没人来乱心,天气感觉也不怎么热了。 有人说,岁月老了,人心要年轻。 不知道怎么搞的,老想找旧时朋友闲坐,或者出门更是想独来独往。 日子不惊不诧的过着,没有风和雨,也没有彩虹,应当是极好的养生的状态。

但一路上的红尘烟火里,少不得拱手做揖和挥手道别,虽不走近谁,也不远离谁,更不讨厌谁,也不讨好谁,但就是不得抽身世外,双眼还是装下了许多的不平静。

幸好明白热闹处就是是非处,所以不去触碰那些热闹的地儿,风平浪静地过日子。 午后,从窗口望望天,天色暗了很多,一阵风从远处街口跑过来,晚来风急,从窗外一路奔过去,天要下雨了,关上窗户。

前些日子,和旧时老友到附近山沟去玩,大家头上都有了白发,只是多少不同而已,经历不同,但年轮都从额头碾过同样的痕迹,把脑门上的头发如推子推了三二下,脑门一样的光溜,大家心照不宣,不言伤感,只说喜庆。 认真地在山沟中摸鱼、找螃蟹,像是忘记了我们已不年轻这一扎心的实事。

同行四人,穿蓝衣服的哥们还带了一条狗同行。

一看就不是本地狗,样子高高大大的,倒还温顺,见了我们不吵不叫,倒像它的主人一直那么温和。

蓝衣哥介绍,狗是女儿上大学时同学给的,是外国狗,当初象只小兔子,后来越长越大,到现在成了一表狗才。

随着狗儿长大,女儿离他们也越来越远,他们每天必须关照这狗的饮食起居,如关照女儿一般。

边走边听边看这洋狗,这狗近二岁,正当风华正茂的好时候,一路跑一路回头看主人远近,常常来来回回围着我们转,增加了不少情趣。 因平日里住在高楼,狗也只在阳台观望这个人来车往匆匆忙忙的世间。 到野外还是头式一次,很是欢喜,慢慢发觉它少了当地土狗的野性。 假如是当地土狗放在这野外,早疯狂地把草趟倒了一大片了,那里还记得草丛中那些开得起劲的花呀。

狗当然不懂惜花草,但它懂主人的喜怒,这就很好了。 路过一片山石乱堆的河道,我们几人爬上去,坐在石头上看河边开着无数朵的百合花。 商量一会儿摘了,拿回去烙馍吃,应该是少时的味道。

蓝衣哥们却叫,糟了,狗过不来!它围绕这一堆大石头转来转去就是上不上来。

白衣哥说,这个年纪的土狗早上来了,记得三岁左右的狗,那可是来去如风,跳上窜下是拿手好戏。

蓝衣哥说,这家伙还没走过江湖呢,我们去帮忙,没有锻炼过,它比不了谁。 蓝衣哥跳下石头抱起狗往上递,白衣哥站在石头上抓住狗腿像是在握手,向上拉。 蓝衣哥双手托着狗屁股往上送,狗急的后脚在石头上乱划。 白衣哥一急,用手抱着狗脖子向后挪。

狗儿上来了,它却回头看石头下的主人。

不太喜欢这洋狗的白衣哥那一瞬间,难以置信地和蓝衣哥配合的那么默契,那一刻的画面美到不可复制。 我们常常为一些小事而感动不已,至少我就是这样,我记住了这个细节。

有人说,感动不仅仅是一种能力,更是对生命最好的解读。 突然间,我懂了蓝衣哥为什么养狗了,他养的这只洋狗不会守猎,不会撵猎物,搞不好连兔子也撵不起来,或许更追不上,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它喜欢它主人就够了。 哥们是从事工程承包的老板,天天儿与人打交道,应该是人中龙凤了,但他却养了一条无法交流的狗。 一路烟火中的他,那双眼读透了多少人间的不单纯。 好像我懂了他养狗的一点点原因。

人不懂狗的心思,狗却知道主人是谁,并一生相伴到老,没有利益冲突,没有纠纷不断,与狗相处,没有软胁,不需要铠甲。 我在考虑,独在家中坐,是不是也该养一条狗,一起在阳台看斜阳,慢慢染红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