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6章 出手阴阳同修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2
  • 15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旋即一股愤怒涌上心头!这楚易简直狂到没边了!难道他认为自己一个人就能够随意和在场所有人为敌?他凭什么!在场许多人可都是成名已久,实力超强,平日里也都低调做人,要知道当初姬轩被称为年轻一辈的第一

第3276章 出手阴阳同修最新章节

旋即一股愤怒涌上心头!这楚易简直狂到没边了!难道他认为自己一个人就能够随意和在场所有人为敌?他凭什么!在场许多人可都是成名已久,实力超强,平日里也都低调做人,要知道当初姬轩被称为年轻一辈的第一人,那可是人家有实打实的战绩,与同辈交手,且在大罗金仙境界多年,远超四宗三绝,那可是人家有和四宗三绝交手过!你楚易也就杀杀妖族,那算什么本事?在场能够来到这场晚宴的人,本身就是身份上的一个认可,哪一个手上没杀过妖族!就楚易他一个人,修为进境虽快,但是众人也认定楚易的仙气肯定很薄弱,这样的人,就算运气好能够击败一两个人,但是道最后,绝对顶不住众人车轮战,他居然有胆子说,有本事打败他?这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不少人的脸上流露出冷笑,眼中则是流露出几分异彩。

在他们看来,楚易可能有点本事,但是只要大家轮流与他车轮战,等到对方仙气不足,那打败他的人,岂不是有机会捞足荣耀!打败楚易的身份,不管用什么手段,终究是击败了他,只要将这个消息一传出去,那么自己立马身价倍增!不少年轻修者心头一阵火热。 张三丰,三藏法师和金蝉子皆是流露出焦急的神色,楚易这话一出口,可谓是惹了众怒,楚易的实力是强,可是这样的举动,等若是直接跳出来,挑战所有的人,他们倒是不担心楚易失败,而是担心就算是楚易最终赢了,但是这个名声,可就毁了。 不将同辈放在眼中,狂妄自大。

想到这些字眼,张三丰他们不免有些头疼,在场年轻一辈,都是佼佼者,都有各自的宗门,国家,到时候,如果楚易将他们全部击败,让他们集体丢脸,那么这无疑让他们背后的势力,脸上无光。

到时候,楚易岂不是得罪了更多的人!如果顾忌这一点,那么楚易败了,也是对于他的名声不利。

这等于是说,不管楚易输赢,都对他不利!楚易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以拓跋律这心机深沉之人的打算,恐怕就是想要挑拨楚易与其他修者之间的关系,不管输赢,他必然会让拓跋家族大肆宣传,到时候,楚易的名声,将会更加糟糕!拓跋律的眼中一闪而过一抹喜色,对于楚易的开口,更是让拓跋律有种得逞的快意,他本意就是要算计楚易,让其与众人敌对,没有想到,楚易竟然如此配合。 此刻他的心中生出一股对于楚易的不屑,这个人或许真的有实力,甚至击杀了拓跋轩,但是说到底,在经验和智慧上,还是差了自己几条街!自己还没有引诱对方上当,对方就主动招惹在场众人,这种作死之法,让拓跋律更是嗤之以鼻。 真是没有脑子,受不得激。 他的成就也不过如此,不过还真的要感谢他,替自己解决了拓跋轩和拓跋锋这两个竞争对手!拓跋律心头狂笑,神情却故意流露出忐忑和尴尬,显得无比讶然的看向楚易,似乎没有想到楚易先前会有那么“过激”的言论。 “怎么,连个挑战都没有吗?”楚易依然显得极为冷淡,“不是不服气我作为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吗?既然不服气,为什么连这份挑战的勇气都没有?你们先前是开玩笑吗?亦或者说,你们只是一群无胆匪类。 ”“楚易,过了。

”金蝉子低声道,楚易这种说法,无疑是逼疯所有人,就算是原本不想和楚易交手的人,恐怕现在也会对楚易出手!楚易这接连几句话,无疑是捅了马蜂窝,而且是一句比一句严重,可是楚易好像是乐此不疲,不仅是捅完马蜂窝不算,还要跳上去踩两脚。 “大胆狂徒!我狂刀越衫,来会一会你!”就听得一声怒喝,二楼之上,有一个雄壮身影,直接跃然而下,一刀出手劈向楚易。 一股无形的刀道之意,笼罩着楚易,瞬间狂风大作,吹拂四周,让人衣裳烈烈作响。 声到,刀到!那刀芒形成的可怕刀道之意,让人从心中生出一股无法抵御,无法逃避的心态,让在场之人无比变色。 “不亏是狂刀越衫,成名数十年的强者,此刀已经濒近刀道巅峰,可以朝着更高层次逼近!”“越衫师兄,好好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狂刀好样的!”……人群之中,顿时响起一片叫好之声,在场之人皆是不俗之辈,自然能够看出此刀的神奇,甚至有些人不是作为其进攻的目标,都生出难以抵御的感觉!反观楚易,似乎丝毫不为所动,又好似在这一刀之下被吓傻了一般,让众人的脸上皆是露出讥讽的神情。

什么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也不过如此!楚易身形轻轻一晃,原本出刀的越衫脸色骤然一变。

原本自己以刀道之意,牢牢锁定的楚易,四周的狂风更是让楚易连腾挪都做不到,楚易根本无法摆脱自己这一刀,他有十足的把握在这一刀之下,砍中对方,不过越衫也留了个心眼,知道楚易如今风头极大,自己只需要把刀架在楚易的脖子上,自己风风光光的获得胜利。

只不过,此刻他终于明白,自己错了。

楚易的移动,只有少数人才能够注意到,其他的人只觉得楚易的身影一花。 旋即一声惨叫声传来。

原本自上而下,攻向楚易的越衫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竟然倒飞而出,原本他从二楼跃下,显得霸气无双,此刻整个人竟然重新抛飞进入二楼,狠很的砸在酒楼的桌子上。 一声爆响,桌子四分五裂,越衫更是一脸狼狈!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少人的目光忍不住朝着二楼望去,在看向站在望月楼门口,似乎从未移动过的楚易,一股惊骇从心头冒出。

这家伙,先前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原本就要获胜的越衫,转眼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