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衣边江:龙蛇争锋(边江,田芳) 作文素材清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11
  • 4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主角边江,田芳小说《便衣边江:龙蛇争锋》是不周山散人最新完结的一部佳作,这是一本揭秘盘踞在北京四大火车站骗子团伙的书。 人不是只有善恶之分,在本书中,年轻干警边江卧底黑帮,为您讲述一个快

便衣边江:龙蛇争锋(边江,田芳) 作文素材清

主角边江,田芳小说《便衣边江:龙蛇争锋》是不周山散人最新完结的一部佳作,这是一本揭秘盘踞在北京四大火车站骗子团伙的书。 人不是只有善恶之分,在本书中,年轻干警边江卧底黑帮,为您讲述一个快意恩仇的故事。 精彩章节边江不敢再耗下去了,担心会引起怀疑,也许现在就有人在观察他了,于是他找了一家便宜的小旅店住了进去。 第二天一早,边江准时去广场行骗,等到傍晚的时候,有个好心人要带边江去吃饭。

虽然这好心人换了身行头,但边江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家伙就是那天打他的其中一个。

边江跟着那人去了一家面馆,刚走到门口,就被那人句捂着嘴巴,拽进了面馆旁边的暗巷里。

此时,田芳已经和另外四个壮汉在巷子里等着他了。 边江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最后被带到了田芳的面前。

“能不能给条生路……”在田芳下令动手之前,边江先开了口。 那几个壮汉互相看看,噗嗤一声笑出来,其中一个咧着大嘴说:“嘿嘿,好啊,你去问问阎王,看他给不给你生路!”“我……”没等边江说下去,另一个光头大汉一脚踹在边江肚子上,疼得他顿时喘不上气来。

“诶,让他说下去。 ”“芳姐,跟他啰嗦什么啊,这样的咱见多了不是。 ”说话的是个瘦竹竿,一副猥琐样。

田芳略带厌恶地瞪了瘦竹竿一眼,瘦竹竿一下子就不说话了。 边江赶紧解释,说自己打小跟妹妹相依为命,如今妹妹好不容易念了大学,却得了急病,急需用钱,他迫不得已才开始在这骗钱。 “行了,别扯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为什么上次都被打成那样了,还敢来?”田芳一眼识破了边江的谎言,当然这也在边江的预料之中。 他立马换了个语气,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穷日子过怕了,不想再过没钱的日子,这儿来钱快,挨打我也愿意干,只要你们肯让我在这干,我可以上交一部分收入给你们,怎么样?”田芳一下子被逗乐了:“不错,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有点头脑,还挺敢拼。 ”边江以为刚才那番话得到了田芳的赏识,没想到她话锋一转,来了句:“可惜,这是柴哥的地盘,你说的这一套。

”她撇了下嘴,继续说:“我们不感兴趣。 ”说完她后退了一步,背过身去,与此同时,两个壮汉一左一后架住边江,使他没办法再挣脱。

那个光头则从腰里拔出一把短刀,嘿嘿一乐,在边江面前比划着。 “左手还是右手?”光头用手指头肚拨了下刀刃,漫不经心地问边江。 一看这架势,边江知道这次是来真的了。

他并不想这么早亮出真本事,但再不想想办法,可就要变残废了。

“诶!警察同志!救命啊!”边江灵机一动,朝着暗巷口喊了一声,左右两边抓着他的人,条件反射般的,松了下手。

当他们意识到上当了的时候,边江已经一甩肩膀挣脱了,他身体灵活,跑得也快,没等那几个大块头出手,已经跑出了人堆。 跑到暗巷口的时候,正好遇到六个男人,吊儿郎当走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那人扫了边江一眼,跟在他身后的人想上前拦住边江,但那个人一摆手,制止了其他人。 边江赶紧让开,让那些人从自己身边过去。 他又往前跑了两步,突然意识到,田芳的人好像也没追过来。

紧接着阴暗的巷子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当他回头看去的时候,田芳一伙已经跟刚来的那六个人打了起来。 边江一看这架势,估计刚来的那几个八成是柴狗团伙的对手,当然也不是什么好鸟,这种火拼十有八九是因为双方有利益纷争,谈不拢,只有用刀棍说话了。 要跑就趁现在,不然落到哪边手里都没他好果子吃,边江清楚得很。 他刚跑到暗巷口,隐约听到后面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芳儿,你说,要是我在你这脖子上来一刀,会怎么样呢?啧啧,就是你长这么好看,杀了怪浪费,要不咱来个先奸后杀,也让你死而无憾啊?”他的嗓子跟破锣似的,说完淫笑起来。 边江忍不住停下来,躲在墙后面,观察着那边的情形。

田芳已经被对方领头的抓住了,男人死死勒着她的脖子,一把弹簧刀贴着她的脖子,田芳的人顿时不敢轻举妄动了。 “随便你,反正你今天敢伤我一毫,明天柴哥就能把你们老窝给端了,你最好想清楚了。 ”“呦呵,口气不小,那就试试喽。

嘿嘿嘿!”男人说着伸出舌头,要去舔田芳的脸。

她呼哧喘着粗气,冲着男人的脸吐了口唾沫,然后把头一扭,没让男人碰到自己。 那破锣嗓子恼羞成怒,立刻把刀子紧紧贴上田芳的脖子,雪白的肌肤上,立刻出现了一条血线。 “你们到底要什么?”田芳的一个手下终于按捺不住了。 “住口大嘴!让他们杀了我,看他们是不是真有种!”田芳立刻呵斥自己的手下。

破锣嗓子呵呵一笑:“好啊,那就成全你!你们几个回去跟柴哥说,要么合作,要么退出,想抢我们的货只有一个下场,死!”就在刀子划破田芳的大动脉之前,边江已经死死抓住了那个人的手腕。 他脚步轻,速度快,加上暗巷里光线昏暗,以至于这伙人都没注意到边江已经过来了。

边江用力一扭破锣嗓子的手腕,弹簧刀立刻掉在地上,边江伸脚一踢,弹簧刀就被踢飞到了角落里。 田芳则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刀,猛地刺进了那人的**根部。 那人顿时发出一声惨叫,随即伸手掐住了田芳的脖子。 此时暗巷里已经再次乱作一团,边江一脚踹在那人的后背上,抓着他的衣服猛地拖到一边,救出了田芳。 田芳剧烈地咳嗽着,边江始终护在她的身前,帮着田芳对付破锣嗓子的手下。

田芳则悄悄观察着边江的一招一式。 有了边江的加入,田芳这边打赢那伙人只是时间问题。 就在这时,巷子口传来汽车发动机的声音,那破锣嗓子男人的脸上,顿时流露出得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