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母子团聚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7
  • 6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丰若香踌躇不定,回头望了母亲一眼,鼓起勇气说道:“乐公子,娘平素思念哥哥,十余年来积成心病,恐怕不久于人世。 她为了让雾灵派延续下去,要我继承她的圣母职位。 我执拗不过,这才偷偷下

第一百七十七章 母子团聚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丰若香踌躇不定,回头望了母亲一眼,鼓起勇气说道:“乐公子,娘平素思念哥哥,十余年来积成心病,恐怕不久于人世。 她为了让雾灵派延续下去,要我继承她的圣母职位。

我执拗不过,这才偷偷下山去。

”乐异扬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心想:“丰姑娘不过十几岁的妙龄女孩子,终是不肯在雾灵山孤独一辈子。

”但想到雾灵派存续之事,又想到:“此事事关重大,我不过是外人,还是不要过多干预。 ”只说道:“丰姑娘,令兄已在瀛州,可派人前去传信,让他速来雾灵山与你们团聚,也好解了伯母思念之苦。

”丰若香道:“乐公子想得周到,只是哥哥行踪不定,却是到哪里寻去。

”乐异扬拍拍胸膛,说道:“这个不难,陆兄想必并未走远,在下可为姑娘走一趟。

”丰若香微微颔首,柔声说道:“多谢乐公子帮忙。

”丰雪怜离两人不远,已将他们的谈话尽数听去,这时心中激动不已,颤巍巍地问道:“香儿,你们说的可是真的?”丰若香点点头,回答道:“娘,我前几日在苍穹山庄见过哥哥一面。 ”丰雪怜望了乐异扬一眼,目光中充满期待,连忙说道:“诚儿还活着,太好了,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他。 ”乐异扬听了丰雪怜的话,深有所感,想起自己的身世,一股忧愁涌上心头。

丰若香见她神色凝重,小声问道:“乐公子,你怎么啦?”乐异扬抬头看着她困惑的脸庞,深吸了一口气,微笑道:“丰姑娘,在下看到你们一家即将团聚,真心为你们感到高兴。 ”乐异扬见时辰不早,于是说道:“丰姑娘,在下这就下山。

”丰若香道:“乐公子,你多加小心。 ”这时眼光突然扫在他身后的梁海容身上,脸上微微一红,立刻低下头去。

乐异扬觉得莫名其妙,回过头望去,心中吃了一惊,大声说道:“梁将军,原来你也在这里,多亏你前去苍穹山庄报信,我才能及时赶到雾灵山。 ”梁海容拱手说道:“乐公子严重了。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说完向丰若香望了一眼。

乐异扬心有会意,不再多问,对丰若香说道:“丰姑娘,原来你与梁将军早就相识。 如今晋国大军已经进入瀛州,不日即可收复燕云十六州。 有梁将军在你身边,我就更放心了。 ”丰若香不解地问道:“他……他是将军?”心中想起自己在晋国皇宫与别远清说过的话,双颊更加红艳。

那****曾信誓旦旦地说过,将来他要嫁的人,必定是驰骋疆场的将军。

这时知晓梁海容是晋国将军,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乐异扬正要告辞,却望见远处走来两人,此时不知对方是敌是友,山顶众人都暗暗握紧手中的兵器。

等到那两人走进,才发现是陆之诚与来纪云。

乐异扬欣喜万分,上前问道:“陆公子,云妹,你们来了,真是太好了。 ”来纪云对他置之不理,从她身边翩然而过,来到丰若香身边。

陆之诚耸耸肩,对乐异扬道:“乐公子,陆某和师妹晚来一步,还以为你们身遭不测,幸好你们安然无恙,不然陆某可没办法像玉衡子前辈交待了。

”乐异扬问道:“玉衡子前辈没来么?”陆之诚道:“他做了天下武林盟主,又得筹备逍散真人的丧礼,确实难以脱身,故让我先行一步。 ”乐异扬听后,心想:“玉衡子武功卓绝,又平易近人,由他出任天下武林盟主,真是武林中的幸事。 ”两人谈话之间,丰雪怜已将陆之诚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一番,觉得他与丈夫有七分相识,又听他自称姓陆,更加确定无疑,上前问道:“你姓陆?真的姓陆?”陆之诚被吓了一跳,说道:“前辈,在下确实姓陆,这有什么奇怪的吗?”丰雪怜颤抖的握着他的手,激动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陆之诚朝四周望了一眼,尴尬地说道:“前辈,你这是干什么?”丰雪怜细声说道:“诚儿,真的是你,为娘想你想的好苦啊!”陆之诚听后只觉头脑发蒙。 十几年来从未听说过自己的亲娘是谁,每次他问师父显允焕,师父总是无奈地摇摇头,并不回答她。 其实并不是显允焕故意不告诉她,而是他一直在晋国江湖中打听丰雪怜与陆司怡的下落,却从未获知半分消息。 显允焕万万想不到,他一直寻找的两个人,一个人在晋国皇宫做皇妃,一个在契丹高山做圣母。 陆之诚暗运真气,挣脱丰雪怜的双手,恭敬地说道:“前辈一定搞错了。 陆某居住在潞州的悠云山庄,之前从未来过雾灵山,又怎会是您的儿子。

”丰雪怜听到悠云山庄的名字,心中一酸,几滴眼泪流了出来。 陆之诚见状,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竟将一个美貌的中年女子惹哭。 丰雪怜用手绢将眼中的泪水轻轻拭去,说道:“诚儿,你确实我的孩儿无疑。

悠云山庄是我与你父亲初次相识的地方,是你陆家世代的祖业。 你在那里长大,看来冥冥之中自有神灵相助。 ”陆之诚听到这里,仍然将信将疑。 丰若香气哼哼地走过来,说道:“哥哥,你还不信吗。 我是你的妹妹丰若香,你是我的哥哥陆之诚,今生今世都是这样。 ”她说完,突然觉得不顺口,却也不去多想。

乐异扬也说道:“陆公子,伯母所言句句属实,你若不信,他日可亲自向显盟主问询。

”来纪云静静地听了众人的话,才知道丰若香原来姓陆,是师兄的亲妹子,而乐异扬与她并无男女之情,终于明白乐异扬的所作所为,上前说道:“师兄,扬哥哥说的没错,我也可以作证。

你还有个姑姑,如今是晋国的皇太妃。 ”陆之诚见与自己最亲的师妹都这样说,终于相信了,拜倒在地上,言辞恳切地说道:“母亲大人在上,请受孩儿一拜。

”丰雪怜喜不自禁,连忙将他扶起,欢喜地说道:“诚儿,这么多年,咱们母子终于相聚了。 ”又转身对丰若香说道:“香儿,快上前叫哥哥。

”丰若香上前行过礼,对身后众人说道:“大家以后不要叫我丰若香了,我姓陆,叫陆若香。

”丰雪怜点头表示赞同,补充道:“对啊,香儿,你本来就姓陆,改了更好,这才对得起你的爹爹。 ”众人见到丰雪怜一家团聚,个个心中都舒了一口气。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