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锦衣卫薛飞,江柒花全文 传统文化有哪些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8
  • 16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主角薛飞,江柒花冒牌锦衣卫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武侠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名身份成谜的江湖草莽,在阴差阳错的情况下杀了一个要去世袭祖职的锦衣卫后代,从而用此人身份混进锦衣卫。 从小

冒牌锦衣卫薛飞,江柒花全文 传统文化有哪些

主角薛飞,江柒花冒牌锦衣卫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武侠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名身份成谜的江湖草莽,在阴差阳错的情况下杀了一个要去世袭祖职的锦衣卫后代,从而用此人身份混进锦衣卫。

从小心理极度扭曲的他越来越变得自私、残忍,仗着权势想要一步一步地爬到最高。 精彩章节“薛枫棠,听说是你打了犬子?”薛飞望着坐在厢房椅子上的徐烈,心中不禁冷哼一声。 就在下午,还没等薛飞他们几个人商议到哪里去潇洒的时候,徐烈就让人传话要见他。 他心中不免有些诧异,不过想起今天上午的事情也大致猜出来此人找自己的意思,八成是为了荆启武被杀的事情。 而且既然还问到了他儿子的事情,不过既然问了就不要怪他嘴下不留情了。

“贵公子不懂礼数,我教训一二罢了。 怎么,大人想公报私仇不成?”薛飞呵呵一笑,拿着黑棍直勾勾的看着徐烈。 既然已经被针对了,薛飞也不会怂,眼神之中竟还流露出丝许杀意。 徐烈被盯的心中有些发毛,有些紧张的握紧了椅子的扶手,吞了一口口水,哆哆嗦嗦的说道:“这怎么会呢,是我教子无方了,这次喊你来只不过是为了让你去办一件事情。 ”薛飞并没有回应徐烈而是自顾自的左看看右看看,仿佛没听到刚才的话一样。

“薛小旗,我问你话呢。 ”徐烈眉头一皱,攥紧拳头说着。

徐烈心中都快气炸了,但是又不能将他怎么样。

林家那么多人都杀不了这家伙,如果自己刻意明面招惹,他急了把自己给杀了可就真的玩完了。 “对了大人,在下最近有点紧,你看是不是给点银子。 ”薛飞扭过头盯着徐烈嘿嘿一笑继续说着,“我们哥几个也好帮您办事情不是?”这不是明着挑衅自己吗?徐烈心中的怒火已经快冲出来了,但现在也只能忍着,他还想借此事将其害死,绝对不能心急。 徐烈从怀中掏出钱袋,打开就从里面拿出来一锭银子,并抛向了薛飞。

“这五十两就送给你们哥几个喝酒吧。 ”薛飞拿到后眼睛都直了,用袖子好生的在这锭银子擦了好几下。 他长这么大一次性见这么多的银子不过二十两,而且都是碎银,这么整得银子真是第一次见。

徐烈暗骂薛飞一声土鳖,但表面上却和和气气的讲道:“薛小旗,这下可以谈谈正事了吧?”“可以了。

”薛飞将银子往怀中一揣,望着徐烈,“说吧?”徐烈抽搐了几下嘴角,心中又骂了几声,他自己要不是武功太弱早就冲上去把眼前这人砍了,实在是太贱了!“荆启武一案就归你了,办不了咱们就等着一起砍头吧。 ”徐烈嘿嘿一笑,心里简直舒服的不行。

徐烈觉得薛飞肯定没有想到自己会让他干这个棘手的案子,而且还让他知道现在他们两个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其实自己找一个替死鬼简直容易的不得了,只要薛飞查不出来就按着军法处置!“就这事?”薛飞嘴角微微一扬继续说道,“放心大人属下绝对会给你找出凶手,找不出咱们就一起去黄泉路上散散步吧?”呸!徐烈心中不禁又骂了薛飞数声,居然有这么不要脸的人!还想让我陪你一起死?想多了!“我只给你五天的时间,五天之后你没有找到凶手就按着军法处置吧!”“随你,到时候我给你找来凶手就是了。

”薛飞桀笑一声道。

“不过我得有个条件。

”“说,什么条件!”徐烈心中大喜就怕你不答应,你能找到凶手算你厉害,但是找不到就是另一回事了。

薛飞突然往前前进几步,手一挥,手中的黑棍就向徐烈腰间扫去!不过根本没有打到徐烈,但徐烈被吓得魂都快丢了,睁睁着眼喘着粗气,哆哆嗦嗦的说道:“薛...薛小旗,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你嫌银子太少我可以再给你一点,还有!你只要把凶手带过来,荆启武总旗的位置你来补!”“大人你紧张什么,我又不打你。 ”薛飞将黑棍一收,一块牙牌就顺着棍子滑倒了他的手里,随后提着牙牌的绳子晃了晃才说道,“我只不过想在办案期间用一下大人的牙牌,也好办事不是?”徐烈见此心中才有些安逸,同时故作镇定的说道:“这......这样啊。 拿去吧,拿去吧,一定要好好办案才是。

”“属下明白,那么属下就先下去了。 ”薛飞转身就往屋外走去,头都没回说道,“不过希望大人刚刚说的算数。

”望着薛飞远去的背影,徐烈在椅子上瘫坐了不知多长时间。 但下一秒眼神却突然变得尖锐起来,又自言自语道:“自以为是的东西,就算是抓住了凶手也没有什么用。

哼,五天后我看你着你死!”此时的薛飞则把伍、路两兄弟叫来,打算到哪里去潇洒一番,顺便和二人说了刚刚戏谑徐烈之事。 二人听的分外解气,倒是没有几分惧怕,毕竟他们也算从鬼门关走出来的,还怕这个?三人先是去医馆赎回了伍从的银锁,随后便走在了大街上,不过三人格外显眼毕竟三人均是锦衣卫的装扮,旁人恨不得离他们三人越远越好。

路一凡见此不禁自嘲一句道:“我们也就让外人怕上那么一下罢了,在衙门里面......”他还没说完就被伍从打断,只见伍从手扶着挂在腰间绣春刀说道:“路兄何必如此,今天就图个高兴,说不定哪天就去和阎王爷唠嗑去了。 ”“也是。 ”路一凡微微颔首,又问道,“敢问大哥可有信心在五日内将凶徒捉拿归案?”“此事待会吃酒的时候再议,你们比我熟,城中可有品味高的青楼?”路一凡和伍从不禁面面相觑,没想到自家大人原来是食色中人。

“大哥,前面的定安街上的花满楼可是京中最好的妓院,妓院中的头牌可是被京中各路公子哥捧着,称作国色天香也不为过。 ”伍从笑着答道。 薛飞在前面点了点头,淡淡说道:“你倒是挺了解,那就去这家吧。

”三人很快就穿过喧闹的人群来到了这名为花满楼的门口,此楼灯火通明,里面不断的传来女子的嬉闹声以及酒客聊天的声音。 门口揽客的几名艳丽女子见到三人吓的立马向几人走去,一黑裙女子轻盈盈施了一礼才说道:“敢问几位大人有何吩咐,小女子几人定为大人效犬马之劳。 ”薛飞默默的说了句:“喝酒。

”黑裙女子心里暗道:“还好不是来找事的,但锦衣卫实在不好得罪,得赶快通知姐姐才好。

”随后此女轻浮一笑道:“几位大人还请上二楼雅阁一坐,小女子这就去通知我们家老板。

”薛飞撇了此女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不用了,就你吧,我喜欢热闹随便在大厅里坐着就好。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