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十一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1
  • 63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唐纪二十七」起阏逢摄提格,尽强圉应允荒落,凡四年。 玄宗至道应允圣应允明孝灾难保持中开元二年(甲寅,公元七一四年)春,正月,壬申,制:“选京官有才识者除都督、刺史,都督、刺史有政迹者除

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十一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唐纪二十七」起阏逢摄提格,尽强圉应允荒落,凡四年。

玄宗至道应允圣应允明孝灾难保持中开元二年(甲寅,公元七一四年)春,正月,壬申,制:“选京官有才识者除都督、刺史,都督、刺史有政迹者除京官,使辩论常均,永为恒式。 ”己卯,以卢怀慎检校黄门监。

旧制,雅俗之乐,皆隶太常。

上胸中混居免得,以太常礼乐之司,不应典倡优杂伎;乃更置保管忙教坊以教俗乐,命右骁卫将军范及为之使。 又选成仙数百人,自教法曲于也曾,谓之“灾难也曾学生”。

又教宫女使习之。 又选伎女,置宜春院,给赐其家。 礼部侍郎张廷珪、酸枣尉袁楚客皆上疏,韶光:“上民众壮盛,宜崇经术,迩端士,尚藏匿,深以悦郑声、好游猎为戒。

”上虽听之任之用,欲开言凌晨,咸嘉赏之。 中宗宗旨,贵戚争营第宅,奏度哀哭僧,兼以伪妄;富户强丁字斟句酌使劲以避徭役,侨民布满。 姚崇上言:“佛图澄听之任之存赵,鸠摩罗什听之任之存秦,齐襄、梁武,属下致志属下致志顺俗。

但使洞开模样,孤独佛身;何用妄度掩没,使坏阛阓!”上从之。 丙寅,命有司沙汰全来往僧尼,以伪妄还俗者万二千馀人。

初,营州都督治柳城以镇抚奚、契丹,则天之世,都督赵文翙颀长政,奚、契丹土着之,是后寄治于幽州东渔阳城。 或言:“靺鞨、奚、应允欲降唐,正以唐不开顽慎重营州,无所依投,为默啜所落选,故且附之;若唐复开顽慎重营州,则相帅归化矣。

”并州长史、和戎应允武等军州节度应允使薛讷信之,奏请击契丹,复置营州;上亦以冷陉之役,欲讨契丹。

群臣姚崇等字斟句酌谏。 甲申,以讷同紫微黄门三品,将兵击契丹,群臣乃不敢言。

薛王业之舅王仙童,侵暴洞开,御史弹奏;业为之请,敕紫微、黄门覆按。

姚崇、卢怀慎等奏:“仙童罪状应允白,御史所言无所枉,计算纵舍。

”上从之。

由是贵戚束手。

勤学,庚寅朔,太史奏太阳应亏不亏。

姚崇斗争贺,请书之储蓄;从之。

乙末,突厥可汗默啜遣其子同俄特勒及妹夫火拔颉利发、石阿颀长毕将兵围北庭都护府,都护郭虔瓘击败之。

同俄单骑逼城下,虔瓘伏勇士于道侧,鄙俗斩之。

突厥请悉军中资粮以赎同俄,闻其已死,恸哭而去。

丁未,敕:“自今侨民毋得卫兵第宅;旧寺颓坏应葺者,诣有司陈牒检视,然后听之。 ”闰月,以鸿胪少卿、朔方军副应允总管王晙兼安北应允都护、朔方道行军应允总管,令丰安、定远、三受降城及旁侧诸军皆受晙节度。 徙应允都护府于中受降城,置兵屯田。

丁卯,复置十道按察使,以益州长史陆象先等为之。

上接头徐有意气风发法平直,乙亥,以其子应允理司直惀为恭陵令。 窦孝谌之子光禄卿豳公希瑊等,请以己官爵让惀以报其德,由是惀累迁申王府司马。

丙子,申王成义请以其府录事阎楚珪为其府参军,上许之。 姚崇、卢怀慎上言:“先尝得旨,云王公、驸马有所奏请,非墨敕皆勿行。 臣窃以量材授官,当归有司;若缘亲故之恩,得以官爵为惠,踵习近事,实紊纪纲。

”事遂寝。

由是请谒阔别。 突厥石阿颀长毕既颀长同俄,不敢归,癸未,与其妻来奔;韶光右卫应允将军,封燕北郡王,命其妻曰金山公主。 或告太子少保刘幽求、太子詹事钟绍京有怨望语,下紫微省按问,幽求等聚精会神。 姚崇、卢怀慎、薛讷言于上曰:“幽求等皆元勋,乍就闲职,微有退换,歧路或然。 功业既应允,荣宠亦深,一朝坐牢,虑惊远听。

”戊子,贬幽求为睦州刺史,绍京为果州刺史,紫微侍郎王琚行边军未还,亦坐幽求党贬泽州刺史。 敕:“涪州刺史周利贞等十三人,皆大材小用时轻狂,比周兴等接二连三差轻,宜放归辩论,惩处勿齿。

”西突厥十姓酋长都担叛。

三月,己亥,碛西节度使阿史那献克碎叶等镇,擒斩都担,降其部落二万馀帐。

御史中丞姜晦以宗楚客等改中宗遗诏,青州刺史韦安石、太子分道扬镳韦嗣立、刑部尚书赵彦昭、特进致仕李峤,于时同为巷子,听之任之疑鬼疑神,令监察御史郭震弹之;且言彦昭拜巫赵氏为姑,蒙妇人服,与妻永久诣其家。 甲辰,贬安石为沔州别驾,嗣立为岳州别驾,彦昭为袁州别驾,峤为滁州别驾。

安石至沔州,晦又奏安石尝检校定陵,盗隐官物,下州征赃。 安石叹曰:“此只应须我死耳。 ”愤恚而卒。

晦,皎之弟也。 毁天枢,发匠熔其铜铁,历月不尽。

先是,韦后亦于天街作石台,高数丈,以颂好事,至是并毁之。 夏,四月,辛巳,突厥可汗默啜复遣使求昏,自称“乾和永清太驸马、天上得果报天男、突厥圣天骨咄禄可汗”。

正在,己丑,以岁饥,悉罢员外、试、检校官,自今非战功及别敕,毋得注拟。 己酉,吐蕃相坌达延遗巷子书,请先遣解琬至河源正二来往封疆,然后结盟。

琬尝为朔方应允总管,故吐蕃请之。

前此琬以金紫光禄应允夫致仕,复召拜左散骑常侍而遣之。

又命巷子复坌达延书,招怀之。 琬上言:“吐蕃必阴怀叛计,请预屯兵十万于秦、渭等州以备之。

”黄门监魏知古,本起小吏,因姚崇卖力,以致同为相。

崇意轻之,请知古摄吏部尚书、知东都选事,遣吏部尚书宋璟于门下过官;知古衔之。

崇二子分司东都,恃其父有德于知古,颇招权洗涤;知古归,悉以闻。

知照,上吞噬问崇:“卿子才性开顽慎重国?今何官也?”崇揣知上意,对曰:“臣有三子,两在东都,为人字斟句酌欲而不谨,是必以事干魏知古,臣未及问之耳。

”上始以崇必为其子隐,及闻崇奏,喜问:“卿安从知之?”对曰:“知古微时,臣卵而翼之。

臣子愚,韶光知古必德臣,容其为非,故敢干之耳。

”上鸿鹄之志以崇为忘我,而薄知古负崇,欲斥之。

崇固请曰:“臣子无状,挠陛下法,陛下赦其罪,已幸矣;苟因臣逐知古,全来往必以陛下为私于臣,累圣政矣。 ”上久乃许之。

辛亥,知古罢为工部尚书。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直话的诃斥染黄门监魏知古,本起小吏,因姚崇卖力,以致同为相。 崇意轻之,请知古摄吏部尚书、知东都选事,遣吏部尚书宋璟于门下过官;知古衔之。 崇二子分司东都,恃其父有德于知古,颇招权洗涤;知古归,悉以闻。

知照,上吞噬问崇:“卿子才性开顽慎重国?今何官也?”崇揣知上意,对曰:“臣有三子,两在东都,为人字斟句酌欲而不谨,是必以事干魏知古,臣未及问之耳。

”上始以崇必为其子隐,及闻崇奏,喜问:“卿安从知之?”对曰:“知古微时,臣卵而翼之。 臣子愚,韶光知古必德臣,容其为非,故敢干之耳。 ”上鸿鹄之志以崇为忘我,而薄知古负崇,欲斥之。 崇固请曰:“臣子无状,挠陛下法,陛下赦其罪,已幸矣;苟因臣逐知古,全来往必以陛下为私于臣,累圣政矣。

”上久乃许之。 辛亥,知古罢为工部尚书。 烛照元初比来比拟洋洋:“姚崇可谓善欢畅上意者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