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昌月升 作文本小学生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11
  • 11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口述 >> 文章
简介 第一百四十二章:昌月升小说:作者:更新时间:2019/6/1014:56:04“谢谢。 ”昌月升说:“我不是红军长征时留下养伤的伤员。 我是红军到了陕北后。 派出来的一支游击

第一百四十二章:昌月升 作文本小学生

第一百四十二章:昌月升小说:作者:更新时间:2019/6/1014:56:04“谢谢。

”昌月升说:“我不是红军长征时留下养伤的伤员。 我是红军到了陕北后。 派出来的一支游击队到川陕这一带联系地下党组织,开辟根据地的,我任队长。

谁知道还没落稳脚就被国民党与民团给围剿了。

等我醒来后,我才知道与我一起来的十多位同志全部牺牲。

我在山上养伤的日子,也看山下送回来的报纸新闻。 伤好后,也快过年了。

我与大哥一起带着几个兄弟到牛头镇去采买年货。 我也想与镇上的同志联系上。

在与大哥采购好年货后,大哥叫我们到杨掌柜那儿吃饭,说是吃完了大家看看有什么还要买的,就在转一下,然后就回山上来,我也想利用这点时间与镇子上的同志接一下头。 我们来的时候,家里领导告诉了我这一带的两个联络点,为了安全只告诉我一个人。

可是在吃饭的时候,我听还有人说起一个多月前民团与国民党围剿我们的事。

有一个人说,要是有人还活着。

这民团的功不是白庆了吗?另一个人答,不可能,要是有人还活着,那个人一定是叛徒要不就是奸细。 我听到这里,我的背冷汗都冒出来了。 我活着就证明我是叛徒和奸细了吗?可是我不是。 我就仔细的想了一下,我们遇害的前几天发生的事,没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呀。

在山上养伤,我没想过我们的游击队里会出叛徒。 要开辟一片根据地,领导对我的信任,这些同志都是我一手挑出来的精英骨干,怎么会出叛徒了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唉。

”昌月升长叹了一声,喝了一口水沉默了。 骆重光问:“为了证明你不是叛徒,你就放弃了与你们的组织接头,就与大哥一起回山上来了。 ”“哎,是的。

”昌月升说:“回到山上后我就想这件事,到底谁是叛徒和奸细?转眼也就过年了。

年后,老三一股怨恨杀气的带着弟妹,那时还是他家里的丫头,上山来入了伙。 他虽然杀了财主家也放了一把火,可是还不解气。 因为那天财主与财主婆就没在家,他杀的是管家与几个家丁。 大王接收了三弟,带着一干人到财主的儿子驻防营地干了一仗。

财主和财主婆没死,他那个儿子死了,老百姓都说死的好,给当地除了一霸。

也提升了我们牛头山的势气。

清明前,老四你就带着你原来的人马投奔了大王。 大王就按先来后到。 我当了二哥。

年底,大王让我与老三一起去牛尾巴镇收一些乡绅商贾们准备的保护费。

我们这里是牛头,他们是牛尾巴。 也就是陕西的地界了。 那里偏远,也没有什么出产。 一年也难得看到一个生人过路。

不过现在就不好说了,有不少的难民也走到那里去了。

”昌月升抱歉的说:“不好意思扯远错了,还是说我们到了牛尾巴镇吧。

对这些保护费我们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收。 就派兄弟们傍晚去那些乡绅地主家去收。 我与老三就门外等着。 大王有规定。 对老实的乡绅我们不进屋。 就站在外面敲几下门。 他们家就会有人拿出来。

我们的兄弟接上就走,也不清点,回来在说。

要是与说的数少了。

我们会放话回去了。

瞧我,又啰嗦了。

这些你们都知道。

”昌月升又叹了一口气说:“我们在一家姓罗的财主家收保护费时,我看到,一个非常像与我们一起出来的指导员。 那人拿了一包大洋出来,兄弟收了后他也就关了门,当时我都傻眼了。 我问自己:怎么可能?老三叫我,二哥我们走。

我才回过神来,后来一路的回来,我就想这事儿。

指导员是叛徒还是奸细?也许有长的相像的人?就这个问题在围着我转。 后来我给大王扯了个谎,我又去了一趟牛尾巴镇,打听一下这个人。

这个人姓巫,也是一年前入赘罗家的上门女婿。 罗家的女儿有些残疾。

就是腿脚不好,有些瘸。 镇上的人说他们夫妻恩爱。

正说着话,那小两口就来了。

这会儿是白天,我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罗家的女婿就是我的那个指导员,姓陶。 罗家的闺女这时挺个大肚子。 那时我就断定是我们的指导员出了问题。 真想冲出去一枪杀了他。 可是我没有,我的忍着。

忍着让他活着为我做证明,证明我不是叛徒他才是。

我就离开了镇子回来了。 一路上我为我对不起同志们流泪,我想,有一天我一定要把他抓到同志们牺牲的那个地方。 杀了他告慰同志们的在天之灵。 ”“有很多机会抓他的呀。 ”骆重光说:“为什么要等有一天。 ”“你还真是不懂。

”狄俊儒说:“抓了他把他杀了,痛快了。 谁给你二哥证明,罗家的女婿就是叛徒或是奸细。 你二哥不是就永远让他们组织误会,也回不了组织了。 ”“二哥。 ”骆重光问:“那镇子上,你们的联络点你也没联系过?”“没有。

”昌月升说:“我就要一联系就证明自己是叛徒和奸细,我没联系他们。

他们这几年还在工作,也可以证明我不是叛徒,要是我是叛徒和奸细的话,我知道的两处联络点可能早就不在了。 ”“还好,你们家里领导就对你一个人说。 ”栾家和说:“要是你们的那个指导员也知道的话,你们的损失就更大了。

”昌月升应道:“是的。 所以家里以为我们这支小分队全部牺牲了。

”“二哥。

”骆重光神秘的问:“可以告诉我们镇上的联络点和暗号吗?”“对不起,我不能。

”昌月升说:“这是纪律。 昌月升也不是我的真名,我真名叫尚中天。 这昌月升是那天醒来,大哥问的,我看到窗子外的月亮。 就说起的一个名子。 ”“好了,老二的事放到后面解决。 ”牛不屈说:“当下先解决这个药品护送的事,我刚才说的行动方案大家同意吗?”“同意。

”大家一致通过。 昨天牛不屈与兄弟们就把事情给定好了。 今天早上,牛不屈和狄俊儒,唐峰,昌月升,栾家和,骆重光他们正在校场练功。

就收到了山下的飞鸽传回来的消息,牛不屈看了后,笑一下给了唐峰,唐峰看后笑了一下说:“尽敢称与牛魔王称兄道弟。 莫非还真是孙悟空不成?”狄俊儒问:“什么事?”唐峰把飞鸽送回来的消息纸条给了他。

昌月升,栾家和,骆重光他们几个就围过来看。

唐峰说:“老三,老四,早饭后带几个兄弟去大门二门接接这位大王的‘拜把子兄弟’。 去打前站的事,看他们是什么来头在说。 ”“好。

”栾家和与骆重光应着。

狄俊儒拿着纸条说:“恐怕也是为明天到的那批药品来的。

”“不怕。

”骆重光说:“钱财留下,在山上关他几天。

这批药品在西安开了发布会后,我们就放人。 我们谋财不害命。 嘿嘿。

”他说完就走了,去做准备工作去了。

狄俊儒拿着纸条对牛不屈说:“就说上来两个人,没说有钱财,莫不是还真是你兄弟。

”“除了我师兄与你们,我没有兄弟。

还有早些年走有那几位兄弟。 ”牛不屈说:“看看来人可不可以做兄弟了。 吃饭去。

我们还要招待好我们昨天上来的那四位客人。 ”大家也分头去做准备去了。 “哦,师兄。

”牛不屈叫住了唐峰。

唐峰停了下来,牛不屈对他说:“等一下我的那个‘拜把子兄弟’来了。 麻烦师兄当一回山大王。

”“行。 ”唐朝峰笑说:“好久没这样乐呵了。

”“哈哈哈。 ”他们一起笑着去吃早饭去了。